澳门皇家赌场网址-澳门皇家赌场最新网站『欢迎您』 > 文学天地 > 郡置硕士四个人,中郡立大学生壹人

原标题:郡置硕士四个人,中郡立大学生壹人

浏览次数:193 时间:2019-10-01

儒林上

梁越 卢丑 张伟 梁祚 平恆 陈奇 常爽 刘献之 张吾贵 刘兰孙惠蔚 徐遵明 董徵 刁冲 卢景裕 李同轨 李业兴

梁越 卢丑 张伟 梁祚 平恆 陈奇 刘献之 张吾贵 刘兰 孙惠蔚族曾 孙灵晖 马子结 石曜 灵晖子万寿 徐遵明 董徵 李业兴子崇祖 李铉 冯伟 张买奴 刘轨思 鲍季详 邢峙 刘昼 马敬德子元熙

北史卷八十一

自晋永嘉从此,运钟丧乱,宇内分崩,群凶肆祸,生民不见俎豆之容,黔黎唯 睹戎马之迹,礼乐小说,扫地将尽。而契之所感,斯道犹存。高才有德之流,自强 蓬荜;鸿生硕儒之辈,抱器晦已,太祖初定中原,虽日繁忙给,始建都邑,便以经 术为先,立太学,置五经大学生生员千有余名。天兴二年春,增国子太学生员至3000。 岂不以天下可立刻取之,不得以登时治之,为国之道,文武兼用,毓才成务,意在兹乎?圣达经猷,盖为远矣。四年春,命音乐大师入学习舞,释菜于先圣、先师。太宗 世,改国子为中书学,立教师博士。世祖始光四年春,别起太学于城东,后征卢玄、 高允等,而令州郡各举才学。于是人多砥尚,儒林转兴。显祖大安初,诏立乡学, 郡置大学生四位,教授四位,学生六九个人。后诏:大郡立大学生四人,教师几个人,学生 97个人;次郡立硕士三位,教授叁位,学生八十一人;中郡立硕士壹人,助教二人, 学生六12人;下郡立大学生一个人,教师一个人,学生肆十四个人。太和中,改中书学为国子 学,建明堂辟雍,尊三老五更,又开皇子之学。及迁都洛邑,诏立国子太学、四门 小学。高祖钦明稽古,笃好坟典,坐舆据鞍,不忘讲道。海岩、李丰诸人以经书进, 崔光、邢峦之徒以文学和艺术学达,别的涉猎典章,关历词翰,莫不糜以好爵,动贻赏眷。 于是文明郁然,比隆周汉。世宗时,复诏营国学,树小学于四门,公投儒生,以为小学大学生,员肆十位。虽黉宇未立,而经术弥显。时天下承平,学业余大学盛。故燕齐 赵魏之间,横经著录,千千万万。大者千余人,小者犹数百。州举茂异,郡贡孝廉, 对扬王庭,每年逾众。神龟中,将立国学,诏以三品已上及五品清官之子以充生选。 未及简置,仍复停寝。正光二年,乃释奠于国学,命祭酒崔光讲《孝经》,始置国 子生叁二十位。暨孝昌其后,海内淆乱,四方校学所存无几。永熙中,复释奠于国 学;又于显阳殿诏祭酒刘钦讲《孝经》,黄门李郁说《礼记》,中书舍人卢景宣讲 《大戴礼夏小正篇》;复置生七10个人。及迁都于鄴,国子置35人。至于兴和、 武定之世,寇难既平,儒业复光矣。

张景仁 权会 张思伯 张雕武 郭遵

列传第六十九  儒林上

汉世郑玄并为众经注脚,服虔、何休各装有说。玄《易》、《书》、《诗》、 《礼》、《论语》、《孝经》,虔《左氏春秋》,休《公羊传》,大行于西藏。王 肃《易》亦间行焉。晋世杜预注《左氏》,预玄孙坦、坦弟骥于刘义隆世并为青州 抚军,传其行当,故齐地多习之。自梁越以下传受讲说者甚众。今举其有名者附列 于后云。

儒者,其为教也大矣,其利物也博矣!以笃父子,以正君臣。开政化之本原, 凿生灵之耳目,百王利润或亏本,万法归宗。虽世或污隆,而Sven不坠。自永嘉之后,宇 内分崩,礼乐作品,扫地将尽。魏道武初定中原,虽日繁忙给,始建都邑,便以经 术为先。立太学,置《五经》大学生生员千有余人。天兴二年春,增国子太学生员至 3000人。岂不以天下可及时取之,不得以及时临之?圣达经猷,盖为远矣。四年春, 命美术大师入学习舞,释菜于先师。明元时,改国子为中书学,立教授大学生。太武始光 八年春,起太学于城东。后征卢玄、高允等,而令州郡各举才学。于是人多砥尚, 儒术转兴。献文天安初,诏立乡学,郡置学士三位,教师三人,学生六十二个人。后诏 大郡立大学生肆位,教师三人,学生玖17个人;次郡立大学生三个人,助教三人,学生八十一人;中郡立大学生一位,教授二个人,学生63人;下郡立博士壹个人,教师一位,学生 四十五人。太和中,改中书学为国子学,建明堂、辟雍,尊三老五更,又开皇子之学。 及迁都洛邑,诏立国子、太学、四门小学。孝文钦明稽古,笃好坟籍,坐舆据鞍, 不忘讲道。李碧华、叶荣添诸人以经书进,崔光、邢峦之徒以文学和经济学达。别的涉猎典章, 闲集词翰,莫不縻以好爵,动贻赏眷。于是文明郁然,比隆周、汉。宣武时,复诏 营国学。树小学于四门,大选儒生认为小学大学生,员四十二个人。虽黉宇未立,而经术 弥显。时天下承平,学业余大学盛,故燕、齐、赵、魏之间,横经著录,不可枚举。大 者千余名,小者犹数百。州举茂异,郡贡孝廉,对扬王庭,每年逾众。神龟中,将 立国学,诏以三品以上,及五品清官之子以充生选。未及简置,仍复停寝。正光四年,乃释奠于国学,命祭酒崔光讲《孝经》,始置国子生三十九人。暨孝昌其后, 海内淆乱,四方校学,所存无几。

  梁越卢丑张伟梁祚平恆陈奇刘献之张自身贵刘兰孙惠蔚族曾孙灵晖马子结石曜灵晖子万寿徐遵明董徵李业兴子崇祖李铉冯伟张买奴刘轨思鲍季详邢峙刘昼马敬德子元熙张景仁权会张思伯张雕武郭遵

梁越,字玄览,新兴人也。少而好学,博综经传,无所不通。性纯和笃信,行 无择善。国初为《礼经》博士。太祖以其谨厚,举动可则,拜上海医应用研商究生命授诸皇子经 书。太宗即祚,以师傅之恩赐爵祝阿侯后出为雁门校尉,获白雀以献,拜光禄先生。 卒。子弼,早卒。

齐神武生于边朔,长于戎马,杖义建旗,扫清区或县。因魏氏丧乱,属尔硃严酷, 小说咸荡,礼乐同奔,弦歌之音且绝,俎豆之容将尽。永熙中,孝武复释奠于国学, 又于显阳殿诏祭酒刘钦讲《孝经》,黄门李郁说《礼记》,中书舍人卢景宣讲《大 戴礼夏小正》篇,复置生柒拾个人。及永熙西迁,天平北徙,虽庠序之制,有所未 遑,而雅致之道,遽形心虑。时初迁都于鄴,国子置生叁十八个人。至兴和、武定之 间,儒业复盛矣。始天平中,范阳卢景裕同从兄仲礼于本郡起逆,齐神武免其罪, 置之酒馆,以经教学汉密尔顿公以下。及景裕卒,又以赵郡李同轨继之。二贤并大蒙恩 遇,待以殊礼。同轨云亡,复征江门张雕武、勃海李铉、刁柔、苏州石曜等递为诸 子老师和朋友。及天保、大宁、武平之朝,亦引入名儒,授皇世子、诸王经术。然爰自始 基,暨于季世,唯拉巴斯之在青宫,性识聪敏,颇自砥砺,以成其美。自余多骄恣傲 狠,动违礼度,日就月将,无闻焉尔。镂冰雕朽,迄用无成,盖有由焉。夫天子子 孙,习性骄逸。况义方之情不笃,邪僻之路竞开,自非得自生知,体包上智。而内 纵声色之娱,外多犬马之好,安能入则笃行,出则友贤者也?徒有师傅之资,终无 商量之实。贵游之辈,饰以明经,可谓稽山竹子箭,加之括羽,俯拾青紫,断可见焉。 而齐氏司存,或失其守;师保疑丞,皆赏勋旧;国学博士,徒有虚名。唯国子一学, 生徒数十位耳。胄子以通经进仕者,唯博陵崔子发、广平宋游卿而已。自外莫见其 人。幸朝章宽简,政纲疏阔,游手浮惰,十室而九。故横经受业之侣,遍于乡邑; 负笈从宦之徒,路远迢迢。入闾里之内,乞食为资,憩桑梓之阴,动逾十数。燕、 赵之俗,此众尤甚焉。齐制,诸郡并立学,置博士、助教授经。学生俱久差逼充员, 士流及豪富之家,皆不从调。备员既非所好,坟籍固不开怀。又多被州郡官人促使, 纵有游惰,亦不查看。皆由上非所好之所致也。诸郡俱得察孝廉,其博士、教授及 游学之徒通经者,推择充举。射策十条,通八上述,听九品出身,其尤异者,亦蒙 抽擢。

  儒者,其为教也大矣,其利物也博矣!以笃父亲和儿子,以正君臣。开政化之本原,凿生灵之耳目,百王利润或蚀本,一以贯之。虽世或污隆,而Sven不坠。自永嘉之后,宇内分崩,礼乐文章,扫地将尽。魏道武初定中原,虽日忙于给,始建都邑,便以经术为先。立太学,置《五经》博士生员千有余名。天兴二年春,增国子太学生员至3000人。岂不以天下可即时取之,不能马上临之?圣达经猷,盖为远矣。八年春,命音乐家入学习舞,释菜于先师。明元时,改国子为中书学,立教授博士。太武始光四年春,起太学于城东。后征卢玄、高允等,而令州郡各举才学。于是人多砥尚,儒术转兴。献文天安初,诏立乡学,郡置硕士二个人,教授几个人,学生六十一位。后诏大郡立博士肆个人,助教四个人,学生九市斤人;次郡立大学生几个人,教授多少人,学生八千克个人;中郡立大学生壹人,教授四人,学生六12位;下郡立大学生一个人,教师一个人,学生四十贰位。太和中,改中书学为国子学,建明堂、辟雍,尊三老五更,又开皇子之学。及迁都洛邑,诏立国子、太学、四门小学。孝文钦明稽古,笃好坟籍,坐舆据鞍,不忘讲道。王海鸰、孙本伟诸人以经书进,崔光、邢峦之徒以文学和历史学达。其他涉猎典章,闲集词翰,莫不縻以好爵,动贻赏眷。于是大方郁然,比隆周、汉。宣武时,复诏营国学。树小学于四门,大选儒生认为小学学士,员四十三人。虽黉宇未立,而经术弥显。时天下承平,学业余大学盛,故燕、齐、赵、魏之间,横经著录,不可计数。大者千余名,小者犹数百。州举茂异,郡贡孝廉,对扬王庭,每年逾众。神龟中,将立国学,诏以三品以上,及五品清官之子以充生选。未及简置,仍复停寝。正光三年,乃释奠于国学,命祭酒崔光讲《孝经》,始置国子生39个人。暨孝昌随后,海内淆乱,四方校学,所存无几。

弼子恭,袭。降为云中子。无子,爵除。

周文受命,雅重杰出。于时西都板荡,戎马生郊。先生之旧章,往圣之遗训, 扫地尽矣!于是求阙文于三古,得至理于千载,黜魏、晋之制度,复姬旦之茂典。 卢景宣学通群艺,修五礼之缺;长孙绍远才称洽闻,正六乐之坏。由是朝章渐备, 学者向风。明皇纂历,敦尚学艺,内有崇文之观,外重成均之职。握素怀铅,重席 解颐之士,间出于朝廷;员冠方领,执经负笈之生,著录于京邑。济济焉,足以逾 于向时矣。洎衡水六年,帝乃下诏尊中国太平洋保障公司燕公为三老。帝于是服兗冕,乘碧辂,陈 文物,备礼容,清跸而临太学,袒割以食之,奉觞以酳之。斯固一世之大事也。其 后命輶轩而致玉帛,征沈重于南荆。及贺州藏,降至尊而劳万乘,待熊安生以殊礼。 是以天下慕向,文化教育远覃。衣儒者之服,挟先王之道,开黉舍,延学徒者偏官;励 从师之志,守特地炎业,辞亲朋好友,甘勤勉者成市。虽通儒盛业,不逮魏、晋之臣, 而风移俗变,抑亦近代之美也。

  齐神武生于边朔,长于戎马,杖义建旗,扫清区或县。因魏氏丧乱,属尔硃冷酷,小说咸荡,礼乐同奔,弦歌之音且绝,俎豆之容将尽。永熙中,孝武复释奠于国学,又于显阳殿诏祭酒刘钦讲《孝经》,黄门李郁说《礼记》,中书舍人卢景宣讲《大戴礼夏小正》篇,复置生七10位。及永熙西迁,天平北徙,虽庠序之制,有所未遑,而高雅之道,遽形心虑。时初迁都于鄴,国子置生35个人。至兴和、武定之间,儒业复盛矣。始天平中,范阳卢景裕同从兄仲礼于本郡起逆,齐神武免其罪,置之旅舍,以经教学罗兹公以下。及景裕卒,又以赵郡李同轨继之。二贤并大蒙恩遇,待以殊礼。同轨云亡,复征威海张雕武、勃海李铉、刁柔、芜湖石曜等递为诸子老师和朋友。及天保、大宁、武平之朝,亦引入名儒,授皇世子、诸王经术。然爰自始基,暨于季世,唯普埃布拉之在青宫,性识聪敏,颇自砥砺,以成其美。自余多骄恣傲狠,动违礼度,日就月将,无闻焉尔。镂冰雕朽,迄用无成,盖有由焉。夫圣上子孙,习性骄逸。况义方之情不笃,邪僻之路竞开,自非得自生知,体包上智。而内纵声色之娱,外多犬马之好,安能入则笃行,出则友贤者也?徒有师傅之资,终无探讨之实。贵游之辈,饰以明经,可谓稽山竹子箭,加之括羽,俯拾青紫,断可见焉。而齐氏司存,或失其守;师保疑丞,皆赏勋旧;国学学士,徒有虚名。唯国子一学,生徒数10位耳。胄子以通经进仕者,唯博陵崔子发、广平宋游卿而已。自外莫见其人。幸朝章宽简,政纲疏阔,游手浮惰,十室而九。故横经受业之侣,遍于乡邑;负笈从宦之徒,千里迢迢。入闾里之内,乞食为资,憩桑梓之阴,动逾十数。燕、赵之俗,此众尤甚焉。齐制,诸郡并立学,置博士、助助教经。学生俱久差逼充员,士流及豪富之家,皆不从调。备员既非所好,坟籍固不开怀。又多被州郡官人促使,纵有游惰,亦不查看。皆由上非所好之所致也。诸郡俱得察孝廉,其博士、教授及游学之徒通经者,推择充举。射策十条,通八上述,听九品出身,其尤异者,亦蒙抽擢。

卢丑,昌黎徒河人,枣阳王鲁元之族也。世祖之为监国,丑以笃学博闻入授世 祖经。后以师傅旧恩赐爵济阴公。除镇军将军,拜郎中,加散骑常侍,出为卡萨布兰卡里胥。延和二年冬卒。阙初,苏州袭爵,太和中,以老疾自免。

自正朔不一,将三百年,师训纷纶,无所取正。隋文膺期纂历,平一寰宇,顿 天钢以掩之,贲旌帛以礼之,设好爵以縻之,于是四海九州,强学待问之士,靡不 毕集焉。君王乃整万乘,率百僚,遵问道之仪,观释奠之礼。大学生罄县河之辩,郎中竭重席之奥。考正亡逸,研核异同,积滞群众的可疑,涣然冰释。于是超擢奇俊,厚赏 诸儒。京邑达乎四方,皆启黉校。齐鲁赵魏,学者尤多。负笈追师,不辞劳苦,讲 诵之声,道路不绝。中州之盛,自汉魏以来,临时罢了。及帝暮年,精湛稍竭,不 悦儒术,专尚刑名,执政之徒,咸非笃好。暨仁寿间,遂废天下之学,唯存国子一 所,弟子七15人。炀帝即位,复开庠序,国子、郡县之学,盛于开皇之初。徽辟 儒生,远近毕至。使相与座谈得失于东都以下,纳言定其差次,一以闻奏焉。于时, 旧儒多已凋亡,惟信都刘士元、河间刘光伯拔萃出类,学通南北,博极今古,后生 钻仰。所制诸经义疏,缙绅咸师宗之。既而外交事务北狄,戎马不息,师傅和徒弟怠散,盗贼 群起。礼义不足防止君子,刑罚不足以威小人,空有建学之名,而无弘道之实。其 风渐坠,以致毁灭。方领矩步之徒,亦转死沟壑,凡有精彩,由此湮没于煨烬矣。 遂使后进之士,不复闻《诗书》之言,皆怀攘窃之心,相与陷于不义。《传》曰: “学者将殖,不专家将落。”不过盛衰是系,兴亡攸在,有国有家者,可不慎欤!

  周文受命,雅重优良。于时西都板荡,戎马生郊。先生之旧章,往圣之遗训,扫地尽矣!于是求阙文于三古,得至理于千载,黜魏、晋之制度,复姬旦之茂典。卢景宣学通群艺,修五礼之缺;长孙绍远才称洽闻,正六乐之坏。由是朝章渐备,学者向风。明皇纂历,敦尚学艺,内有崇文之观,外重成均之职。握素怀铅,重席解颐之士,间出于朝廷;员冠方领,执经负笈之生,著录于京邑。济济焉,足以逾于向时矣。洎玉溪四年,帝乃下诏尊中国太平洋保证公司燕公为三老。帝于是服兗冕,乘碧辂,陈文物,备礼容,清跸而临太学,袒割以食之,奉觞以酳之。斯固一世之大事也。其后命輶轩而致玉帛,征沈重于南荆。及定湖北,降至尊而劳万乘,待熊安生以殊礼。是以全球慕向,文化教育远覃。衣儒者之服,挟先王之道,开黉舍,延学徒者正印;励从师之志,守特地炎业,辞亲属,甘勤勉者成市。虽通儒盛业,不逮魏、晋之臣,而风移俗变,抑亦近代之美也。

子升头,袭爵,后例降。

汉世,郑玄并为众经注脚,服虔、何休,各装有说。玄《易》、《诗》、《书》、 《礼》、《论语》、《孝经》,虔《左氏春秋》,休《雄性羊传》,大行于台湾。王 肃《易》,亦间行焉。晋世,杜预注《左氏》。预玄孙坦,坦弟骥,于西夏并为青 州太守,传其行业,故齐地多习之。

  自正朔不一,将三百年,师训纷纶,无所取正。隋文膺期纂历,平一寰宇,顿天钢以掩之,贲旌帛以礼之,设好爵以縻之,于是四海九州,强学待问之士,靡不毕集焉。圣上乃整万乘,率百僚,遵问道之仪,观释奠之礼。硕士罄县河之辩,左徒竭重席之奥。考正亡逸,研核异同,积滞群众的疑忌,涣然冰释。于是超擢奇俊,厚赏诸儒。京邑达乎四方,皆启黉校。齐鲁赵魏,学者尤多。负笈追师,不辞劳苦,讲诵之声,道路不绝。中州之盛,自汉魏以来,不时罢了。及帝暮年,精粹稍竭,不悦儒术,专尚刑名,执政之徒,咸非笃好。暨仁寿间,遂废天下之学,唯存国子一所,弟子七11人。炀帝即位,复开庠序,国子、郡县之学,盛于开皇之初。徽辟儒生,远近毕至。使相与座谈得失于东都是下,纳言定其差次,一以闻奏焉。于时,旧儒多已凋亡,惟信都刘士元、河间刘光伯拔萃出类,学通南北,博极今古,后生钻仰。所制诸经义疏,缙绅咸师宗之。既而外交事务北狄,戎马不息,师傅和徒弟怠散,盗贼群起。礼义不足防止君子,刑罚不足以威小人,空有建学之名,而无弘道之实。其风渐坠,以致灭亡。方领矩步之徒,亦转死沟壑,凡有特出,由此湮没于煨烬矣。遂使后进之士,不复闻《诗书》之言,皆怀攘窃之心,相与陷于不义。《传》曰:「学者将殖,不专家将落。」可是盛衰是系,兴亡攸在,有国有家者,可不慎欤!

张伟,字仲业,外号翠螭,圣Pedro苏拉中都人也。高祖敏,晋秘书监。伟学通诸经, 讲明乡党,受业者常数百人。儒谨泛纳,勤于教训,虽有顽固不晓,问至数十,伟 告喻殷勤,曾无愠色。常依赖优异,教以孝悌,门人感其仁化,事之如父。性恬平, 不以夷嶮易操,清雅笃慎,违规不言。世祖时,与高允等俱被辟命,拜中书博士。 转太师、上大夫乐安王范从事中郎、冯翊经略使。还,仍为中书经略使、本国民代表大会中正。 使攀枝花,慰劳沮渠无讳。还,迁散骑校尉。聘刘义隆,还,拜给事中、建威将军, 赐爵成皋子。出为平东北学院将、营州郎中,进爵建安公。卒,赠征南将军、并州里正, 谥曰康,在州郡以仁德为先,不任刑罚,清身率下,宰守不敢为非。

自魏末,大儒徐遵明门下讲郑玄所注《周易》。遵明以传卢景裕及清河崔瑾。 景裕传权会、郭茂。权会早入鄴都,郭茂恆在门下教授,其后能言《易》者,多出 郭茂之门。江苏及青齐之间,儒生多讲王辅嗣所注,师训盖寡。

  汉世,郑玄并为众经注脚,服虔、何休,各装有说。玄《易》、《诗》、《书》、《礼》、《论语》、《孝经》,虔《左氏春秋》,休《公羊传》,大行于云南。王肃《易》,亦间行焉。晋世,杜预注《左氏》。预玄孙坦,坦弟骥,于北周并为青州太师,传其产业,故齐地多习之。

子仲虑,太和初,假给事中、高丽副使,寻假散骑常侍、高丽使。后出为章武 上卿,加宁远将军。仲虑弟仲继,学尚有父风,善《仓》、《雅》、《林说》。太 和中,官至侍御长,坐事徒西裔,道死。

齐时,儒士罕传《上卿》之业,徐遵明兼通之。遵明受业于屯留王聪,传授浮 阳李周仁及勃海张文敬、李铉、河间权会,并郑康成所注,非古文也。下里诸生, 略不见孔氏注脚。武平末,刘光伯、刘士元始天尊得费甝《义疏》,乃介意焉。

  自魏末,大儒徐遵明门下讲郑玄所注《周易》。遵明以传卢景裕及清河崔瑾。景裕传权会、郭茂。权会早入鄴都,郭茂恆在门下助教,其后能言《易》者,多出郭茂之门。海南及青齐之间,儒生多讲王辅嗣所注,师训盖寡。

梁祚,北地泥阳人。父劭,皇始二年回国,拜吏部郎,出为济阳里正。至祚, 居赵郡。祚笃志好学,历治诸经,尤善《雄性羊春秋》、郑氏《易》,常以教师。有 儒者风,而无当世之才。与交州别驾平恆有旧,又姊先适范阳李氏,遂携亲属侨居 于蓟。积十余年,虽羁贫窘而写作不倦。恆时相请屈,与论经史。辟秘书中散,稍 迁秘书令。为李所排,摈退为中书博士。后出为统万镇司马,征为散令。撰并陈 寿《三国志》,名曰《国民党统治》。又作《代都赋》,颇行于世。清贫守素,不交势贵。 年八十七。太和十二年卒。

其《诗》、《礼》、《春秋》,尤为那时候所尚,诸生多兼通之。

  齐时,儒士罕传《太守》之业,徐遵明兼通之。遵明受业于屯留王聪,传授浮阳李周仁及勃海张文敬、李铉、河间权会,并郑康成所注,非古文也。下里诸生,略不见孔氏评释。武平末,刘光伯、刘士元始天尊得费甝《义疏》,乃在乎焉。

子元吉,有父风。少子重,历碎职,后为相州镇北府参军事。

《三礼》并出遵明之门。徐传业于李铉、祖俊、田元凤、冯传、纪显敬、吕白虎、夏怀敬。李铉又传授刁柔、张买奴、鲍季详、邢峙、刘昼、熊安生。安生又传 孙灵晖、郭仲坚、丁恃德。其年轻能通《礼经》者,多是完好无损门人。诸生尽通《小 戴礼》。于《周仪礼》兼通者,十二三焉。通《毛诗》者,多出于魏朝刘献之。献 之传李周仁。周仁传董令度、程归则。归则传刘敬和、张思伯、刘轨思。其后能言 《诗》者,多出二刘之门。西藏诸儒能通《春秋》者,并服子慎所注,亦出徐生之 门。张买奴、马敬德、邢峙、张思伯、张奉礼、张彫、刘昼、鲍长宣、王元则并得 服氏之精微。又有卫觊、陈达、潘叔虔,虽不传徐氏之门,亦为通解。又有姚文安、 秦道静,初亦学服氏,后兼更讲杜元凯所注。其河外儒生,俱伏膺杜氏。其《雄羊》、 《谷梁》二传,儒者多不厝怀。《论语》、《孝经》,诸学徒莫不通讲。诸儒如权 会、李钦、刁柔、熊安生、刘轨思、马敬德之徒,多自出义疏。虽曰特意,亦皆相 祖习也。

  其《诗》、《礼》、《春秋》,尤为那时候所尚,诸生多兼通之。

平恆,字继叔,宋国蓟人。祖视,父儒,并仕暮容为通宦。恆耽勤读诵,研综 经籍,钅句深致远,多所博闻。自周以降,暨于魏世,国王传代之由,贵臣升降之 绪,皆撰录品第,商略是非,号曰《略注》,合百余篇。好事者览之,咸以为善焉。 与世浮沉,不以屡空改操。征为中书硕士。久之,出为明州别驾。廉贞寡欲,不营 资金财产,衣食至常不足,夫人不免饥寒。后拜小说佐郎,迁秘书丞。

大概南北所为章句,好尚互有差别。江左,《周易》则王辅嗣,《上卿》则孔 安国,《左傅》则杜元凯。河洛,《左传》则服子慎,《太傅》、《周易》则郑康 成。《诗》则并主于毛公,《礼》则同遵于郑氏。南人约简,得其英华;北学深芜, 穷其枝叶。考其终始,要其会归,其立身成名,殊方同致矣。

  《三礼》并出遵明之门。徐传业于李铉、祖俊、田元凤、冯传、纪显敬、吕青龙、夏怀敬。李铉又传授刁柔、张买奴、鲍季详、邢峙、刘昼、熊安生。安生又传孙灵晖、郭仲坚、丁恃德。其年轻能通《礼经》者,多是平静门人。诸生尽通《小戴礼》。于《周仪礼》兼通者,十二三焉。通《毛诗》者,多由于魏朝刘献之。献之传李周仁。周仁传董令度、程归则。归则传刘敬和、张思伯、刘轨思。其后能言《诗》者,多出二刘之门。广东诸儒能通《春秋》者,并服子慎所注,亦出徐生之门。张买奴、马敬德、邢峙、张思伯、张奉礼、张彫、刘昼、鲍长宣、王元则并得服氏之精微。又有卫觊、陈达、潘叔虔,虽不传徐氏之门,亦为通解。又有姚文安、秦道静,初亦学服氏,后兼更讲杜元凯所注。其河外儒生,俱伏膺杜氏。其《母羊》、《谷梁》二传,儒者多不厝怀。《论语》、《孝经》,诸学徒莫不通讲。诸儒如权会、李钦、刁柔、熊安生、刘轨思、马敬德之徒,多自出义疏。虽曰特意,亦皆相祖习也。

时高允为监,河间邢祜、北平阳嘏、河东裴定、广平程骏、金城赵元顺等为著作佐郎,虽才学互有短长,然俱为尽职,并号长者。允每称博通经籍无过恆也。

自魏梁越已下,传授讲议者甚众,今各依时期而次,以备《儒林》云尔。

  大略南北所为章句,好尚互有不相同。江左,《周易》则王辅嗣,《少保》则孔安国,《左傅》则杜元凯。河洛,《左传》则服子慎,《通判》、《周易》则郑康成。《诗》则并主于毛公,《礼》则同遵于郑氏。南人约简,得其英华;北学深芜,穷其枝叶。考其终始,要其会归,其立身成名,殊方同致矣。

恆即刘彧将军王玄谟舅子。恆三子,并不率父业,好酒自弃。恆常忿其世衰, 植杖巡舍侧岗而哭,不为营事婚宦,任性官娶,故仕聘浊碎,不得及其门流。恆妇 弟邓宗庆及外生孙玄明等每认为言。恆曰:“此辈会是衰顿,何烦劳小编。”乃别构 精卢,并置经籍于当中,一奴自给,夫人莫得而往,酒食亦不与同。时有珍美,呼 时老东安公刁雍等共饮啖之,亲人无得尝焉。太和十年,以恆为书记令,而恆固请 为郡,未授而卒,时年七十六。赠平东老将、金陵太傅、都昌侯,谥曰康。

梁越,字玄览,新兴人也。博通经传,性纯和。魏初,为《礼经》大学生。道武 以其谨厚,迁太师,令授诸皇子经书。明元初,以师傅恩,赐爵祝阿侯,出为雁 门通判。获白雀以献,拜光禄先生,卒。

  自魏梁越已下,传授讲议者甚众,今各依时代而次,以备《儒林》云尔。

子寿昌,太和初,秘书令史。稍迁郑城征虏府录事参军。

卢丑,昌黎徒何人也。樊城王鲁元之族也。太武监国,丑以博学入授经。后以 师傅旧恩,赐爵济阴公。位首相,加散骑常侍,卒于布里斯班上卿。

  梁越,字玄览,新兴人也。博通经传,性纯和。魏初,为《礼经》大学生。道武以其谨厚,迁太师,令授诸皇子经书。明元初,以师傅恩,赐爵祝阿侯,出为雁门太史。获白雀以献,拜光禄先生,卒。

陈奇,字脩奇,福建人也,自云晋广陵教头骧之八世孙。祖刃,仕慕容垂。奇 少孤,家贫,而奉母至孝。龆龀聪识,有夙成之美。性气刚亮,与俗不群。爱玩杰出,博通坟籍,常非马融、郑玄解经失旨,志在作文《五经》。始注《孝经》、 《论语》,颇传于世,为搢绅所称。

张伟,字仲业,罗兹中都人也。学通诸经。乡邻受业者,常数百人。儒谨泛纳。 虽有顽固,问至数十,伟告喻殷勤,曾无愠色。常依赖优异,教以孝悌,门人感其 仁化,事之如父。性温婉,违法不言。太武时,与高允等俱被辟命,授中书大学生, 累迁为中书左徒,本国民代表大会中正。使中卫慰劳沮渠无讳,又使宋,赐爵成皋子。出为 营州都督,进爵建筑和安装公。卒,赠并州大将军,谥曰康。

  卢丑,昌黎徒哪个人也。老河口王鲁元之族也。太武监国,丑以博学入授经。后以师傅旧恩,赐爵济阴公。位首相,加散骑常侍,卒于温哥华太尉。

与河间邢祐同召赴京。时秘书监游雅素闻其名,始颇好之,引入秘省,欲授以 史职。后与奇论典诰及《诗书》,雅赞扶马郑。至于《易讼卦》天与水违行,雅曰: “自葱岭以西,水皆西流,推此来讲,《易》之所及自葱领以东耳。”奇曰:《易》 理绵广,满含宇宙。若如公言,自葱领以西,岂东向望天哉?”奇执义非雅,每如 此类,终不苟从。雅性护短,因感到嫌。尝众辱奇,或尔汝之,或指为小人。奇曰: “公身为君子,奇身且小人耳。”雅曰:“君言身且小人,君祖父是哪位也?”奇 曰:“祖,燕东边侯釐,”雅质奇曰:“侯釐何官也?”奇曰:“三皇不传礼,官 名岂同哉?故昔有云师、火正、鸟师之名。以斯来讲,世革则官异,时易则礼变。 公为皇魏南宫内侍长,侍长竟何职也?”由是雅深憾之。先是敕以奇付雅,令铨补 秘书,雅既恶之,遂不复叙用焉。

梁祚,北地泥阳人也。父邵,皇始二年归魏,位济阳太守。至祚,居赵郡。祚 笃志好学,历习杰出,尤善《雄羊春秋》、郑氏《易》,常以教师。有儒者风,而 无当世之才。与汴州别驾平恆有旧,恆时请与论经史。辟秘书中散,稍迁秘书令, 为李所排摈,退为中书大学生。后出为统万镇司马,征为散令。撰并陈寿《三国志》, 名曰《国统》。又作《代都赋》,颇行于世。贫困守素,不交势贵,卒。子元吉, 有父风。

  张伟,字仲业,宿雾中都人也。学通诸经。乡友受业者,常数百人。儒谨泛纳。虽有顽固,问至数十,伟告喻殷勤,曾无愠色。常依据经典,教以孝悌,门人感其仁化,事之如父。性温婉,不合规不言。太武时,与高允等俱被辟命,授中书学士,累迁为中书太尉,国内民代表大会中正。使长治慰劳沮渠无讳,又使宋,赐爵成皋子。出为营州令尹,进爵建筑和安装公。卒,赠并州士大夫,谥曰康。

奇冗散数年,高允与奇仇温古籍,嘉其远致,称奇通识。特出学所窥。允微劝 雅曰:“君朝望具瞻,何为与野儒办简牍章句?”雅谓允有私于奇,曰:“君宁党 小人也!”乃取奇所注《论语》、《孝经》焚于坑内。奇曰:“公妃子,不乏樵薪, 何乃燃奇《论语》?”雅愈怒,因告京师后生不听传授。而奇无降志,亦评雅之失。 雅制昭皇太后碑文,论后名字之美,比谕前魏之甄后。奇刺发其非,遂闻于上。诏 下司徒检对碑史事,乃郭后,雅有屈焉。

平恆,字继叔,燕郡蓟人也。祖视、父儒,并仕慕容为通宦。恆耽勤读诵,多 通博闻。自周以降,暨于魏世,太岁传代之由,贵臣升降之绪,皆撰品第,商略是 非,号曰《略注》,合百余篇。坐怀不乱,不以屡空改操。征为中书大学生。久之, 出为金陵别驾。廉贞寡欲,不营资金财产,衣食至常不足,老婆不免饥寒。后迁秘书丞。 时高允为监,河间邢祐、北平阳嘏、河东裴宗、广平程骏、金城赵元顺等为作品郎。 允每称博通经籍,无过恆也。

  梁祚,北地泥阳人也。父邵,皇始二年归魏,位济阳都督。至祚,居赵郡。祚笃志好学,历习杰出,尤善《雄性羊春秋》、郑氏《易》,常以教师。有儒者风,而无当世之才。与兖州别驾平恆有旧,恆时请与论经史。辟秘书中散,稍迁秘书令,为李所排摈,退为中书大学生。后出为统万镇司马,征为散令。撰并陈寿《三国志》,名曰《国民党统治》。又作《代都赋》,颇行于世。清寒守素,不交势贵,卒。子元吉,有父风。

有人为谤书,多怨时之言,颇称奇不得志。雅乃讽在事云:“此书言奇不遂, 当是奇假人为之。如依律文,造谤书者皆及孥戮。”遂抵奇罪。时司徒、汉少帝陆 丽知奇见枉,惜其才学,故得迁延经年,冀有宽宥。但执以狱成,竟致大戮,遂及 其家。奇于《易》尤长。在狱尝自筮卦,未及成,乃揽破而叹曰:“吾不度新春冬季!”及奇受害,如其所占。

恆三子,并不率父业,好酒自弃。恆常忿其世衰,植杖巡舍,侧岗而哭。不为 营事婚宦,任性官娶,曰:“此辈会是衰顿,何烦劳笔者!’故仕娉浊碎,不得及其 门流。别构精庐,并置经籍于中,一奴自给,爱妻莫得而往,酒食亦不与同。时有 珍美,呼时老东安公刁雍等共饮啖之,亲戚无得尝焉。太和十年,以恆为书记令, 而固请为郡,未受而卒。赠益州令尹、都昌侯,谥曰康。

  平恆,字继叔,燕郡蓟人也。祖视、父儒,并仕慕容为通宦。恆耽勤读诵,多通博闻。自周以降,暨于魏世,天子传代之由,贵臣升降之绪,皆撰品第,商略是非,号曰《略注》,合百余篇。束身自好,不以屡空改操。征为中书硕士。久之,出为彭城别驾。廉贞寡欲,不营资金财产,衣食至常不足,老婆不免饥寒。后迁秘书丞。时高允为监,河间邢祐、北平阳嘏、河东裴宗、广平程骏、金城赵元顺等为小说郎。允每称博通经籍,无过恆也。

奇初被召,夜梦星坠压脚,明而告人曰:“星则好风,星则好雨,梦星厌脚, 必无善征。但时命峻切,不敢不赴耳。”奇妹适常氏,有子曰矫之。仕历郡守。神 龟中,上书陈时事政治所宜,言颇忠至,汉明帝怿称美之。奇所注《论语》,矫之传掌, 未能行于世,其义多异郑玄,往往与司徒崔浩同。

陈奇,字脩奇,湖南人也。少孤贫,而奉母至孝。龆祇聪识,有夙成之美。爱 玩杰出,常非马融、郑玄解经失旨。志在编写《五经》。始注《孝经》、《论语》, 颇传于世,为缙绅所称。与河间邢祐同召赴京。时秘书省游雅素闻其名,始颇好之, 引进秘省,欲授以史职。后与奇论典诰,至《易讼卦》“天与水违行”,雅曰: “自葱岭以西,水皆西流,推此来说,自葱岭西,岂东向望天哉?”雅性护短,因 以为嫌。尝众辱奇,或尔汝之,或指为小人。奇曰:“公身为君子,奇身且小人。” 雅曰:“君言身且小人,君祖父是哪个人也?”奇曰:“祖,燕南部侯厘。”雅质奇 曰:“侯厘何官也?”奇曰:“昔有云师、火正、鸟师之名,以斯来说,世革则官 异,时易则礼变。公为皇魏南宫内侍长,竟何职也?”先是,敕以奇付雅,令铨补 秘书。雅既恶之,遂不复叙用焉。

  恆三子,并不率父业,好酒自弃。恆常忿其世衰,植杖巡舍,侧岗而哭。不为营事婚宦,大肆官娶,曰:「此辈会是衰顿,何烦劳我!'故仕娉浊碎,不得及其门流。别构精庐,并置经籍于中,一奴自给,妻子莫得而往,酒食亦不与同。时有珍美,呼时老东安公刁雍等共饮啖之,亲属无得尝焉。太和十年,以恆为书记令,而固请为郡,未受而卒。赠临安大将军、都昌侯,谥曰康。

常爽,字仕明,卡拉奇温人,魏太常卿林六世孙也。祖珍,苻坚南安上大夫,因世 乱遂居彭城。父坦,乞伏世镇远将军、大夏镇将、显美侯。爽少而聪明,严正有志 概,虽亲属僮隶未尝见其宽诞之容。笃志好学,博古通今,明习纬候,《五经》百 家多所研综。州郡礼命皆不就。

奇冗散数年,高允每嘉其远致,称奇通识,优异学所及。允微劝雅曰:“君朝 望具瞻,何为与野儒辩简牍章句!”雅谓允有私于奇,曰:“君宁党小人也?”乃 取奇注《论语》、《孝经》,烧于庭内。奇曰:“公妃子,不乏樵薪,何乃燃奇 《论语》!”雅愈怒,因告京师后生,不听传授。而奇无降志,亦评雅之失。雅制 昭皇太后碑文,论后名字之美,比谕前魏之甄后。奇刺发其非,遂闻于上。诏下司 徒检对,雅有屈焉。

  陈奇,字脩奇,青海人也。少孤贫,而奉母至孝。龆祇聪识,有夙成之美。爱玩经典,常非马融、郑玄解经失旨。志在作文《五经》。始注《孝经》、《论语》,颇传于世,为缙绅所称。与河间邢祐同召赴京。时秘书省游雅素闻其名,始颇好之,引进秘省,欲授以史职。后与奇论典诰,至《易讼卦》「天与水违行」,雅曰:「自葱岭以西,水皆西流,推此来说,自葱岭西,岂东向望天哉?」雅性护短,因以为嫌。尝众辱奇,或尔汝之,或指为小人。奇曰:「公身为君子,奇身且小人。」雅曰:「君言身且小人,君祖父是哪个人也?」奇曰:「祖,燕南边侯厘。」雅质奇曰:「侯厘何官也?」奇曰:「昔有云师、火正、鸟师之名,以斯来讲,世革则官异,时易则礼变。公为皇魏北宫内侍长,竟何职也?」先是,敕以奇付雅,令铨补秘书。雅既恶之,遂不复叙用焉。

世祖西征凉土,爽与兄仕国归款军门,世祖嘉之。赐仕国爵五品,显美男;爽 为六品,拜宣威将军。是时戎车屡驾,伐罪为事,贵游子弟未遑学术,爽置馆开水之右,教师门徒七百余名,京师学业,翕然复兴。爽立训甚有劝罚之科,弟子事之 若严君焉。太尉左仆射元赞、平原大将军司马真安、作品郎程灵虬,皆已爽教所就, 崔浩、高允并称爽之严教,奖厉有方。允曰:“文翁柔胜,先生刚克,立教虽殊, 成年人一也。”其为通识叹服如此。

有人为谤书,多怨时之言,颇称奇不得志。雅乃讽在事云,此书言奇不遂,当 是奇假人为之。如依律文,造谤书者,皆及孥戮。遂抵奇罪。时司徒、汉顺帝陆丽 知奇见枉,惜其才学,故得迁延经年,冀得宽宥。狱成,竟致大戮,遂伙同家。奇 于《易》尤长,在狱尝自筮。卦未及成,乃揽破而叹曰:“吾不度新春冬天。”及 奇受害,如其所占。奇初被召,夜梦星坠压脚。明而告人曰:“星则好风,星则好 雨,梦星压脚,必无善征。但时命峻切,不敢不赴耳。”

  奇冗散数年,高允每嘉其远致,称奇通识,卓绝学所及。允微劝雅曰:「君朝望具瞻,何为与野儒辩简牍章句!」雅谓允有私于奇,曰:「君宁党小人也?」乃取奇注《论语》、《孝经》,烧于庭内。奇曰:「公妃嫔,不乏樵薪,何乃燃奇《论语》!」雅愈怒,因告京师后生,不听传授。而奇无降志,亦评雅之失。雅制昭皇太后碑文,论后名字之美,比谕前魏之甄后。奇刺发其非,遂闻于上。诏下司徒检对,雅有屈焉。

因上课之暇,述《六经略注》,以广制作,甚有系统。其序曰:“《传》称: ‘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立人之道曰仁与义。’然而仁义者人之 性也,精粹者身之文也,都以扶植神情,启悟耳目,未有不由学而能成其器,不由 习而能利其业。是故季路勇士也,服道以成忠烈之概;宁越庸夫也,讲艺以全名贵之节。盖所由者习也,所因者本也,本立而道生,身文而德备焉。昔者先王之训天 下也,莫不导以《诗书》,教以《礼乐》,移其风俗,和其人民。故恭俭肃穆而不 烦者,教深于《礼》也;广博易良而不奢者,教深于《乐》也;温柔敦厚而不愚者, 教深于《诗》也;疏文告远而不诬者,教深于《书》也;洁静精微而不贼者,教深 于《易》也;属辞比事而不乱者,教深于《春秋》也。夫《乐》以和神,《诗》以 正言,《礼》以明体,《书》以广听,《春秋》以断事,五者盖五常之道相须而备, 而《易》为之源。故曰:“《易》不可见则乾坤其大致息矣。”由是言之,《六经》 者先王之遗烈,受人爱护的人之大事也。安可不游心阅览,习性文身哉!顷因暇日,属意艺 林,略撰所闻,斟酌其本,名曰《六经略注》以训门徒焉。”其《略注》行于世。

奇外生常矫之,仕历郡守。奇所注《论语》矫之传掌,未能行于世。其义多异 郑玄,往往与司徒崔浩同。

  有人为谤书,多怨时之言,颇称奇不得志。雅乃讽在事云,此书言奇不遂,当是奇假人为之。如依律文,造谤书者,皆及孥戮。遂抵奇罪。时司徒、汉少帝陆丽知奇见枉,惜其才学,故得迁延经年,冀得宽宥。狱成,竟致大戮,遂伙同家。奇于《易》尤长,在狱尝自筮。卦未及成,乃揽破而叹曰:「吾不度新年冬季。」及奇受害,如其所占。奇初被召,夜梦星坠压脚。明而告人曰:「星则好风,星则好雨,梦星压脚,必无善征。但时命峻切,不敢不赴耳。」

爽不事王侯,独守闲静,讲肄杰出二十余年,时人号为“儒林先生”。年六十 三,卒于家。

刘献之,博陵饶阳人也。少而孤贫,雅好《诗》《传》。曾受业于勃海程玄, 后遂博客官籍。见名法之言,掩卷而笑曰:“若使杨、墨之流,不为此书,千载什么人知其小也?”曾谓其所亲曰:“观屈平《九章》之作,自是狂人,死其宜矣。孔夫子曰‘无可无不可’,实获小编心。”时人有从献之学者,献之辄谓之曰:“人之立身, 虽百行殊涂,准之四科,要以色列德国行为首。子若能入孝出悌,忠信仁让,不待出户, 天下自知。傥不能够然,虽复下帷针股,蹑屩从师,正可博闻多识,不过为土龙乞雨, 眩惑以往。其于立身之道,有什么益乎?孔门之徒,初亦未悟,见皋鱼之叹,方乃归 而养亲。嗟乎!先达何自觉之晚也?”由是四方学者,莫不高其行义,希造其门。

  奇外生常矫之,仕历郡守。奇所注《论语》矫之传掌,未能行于世。其义多异郑玄,往往与司徒崔浩同。

子文通,历官至镇西司马、南中卫里正、西翼经略使。文通子景,别有《傅》。

献之善《春秋》、《毛诗》。每讲《左氏》,尽隐公八年便止,云:“义例已 了,不复须解。”由是弟子不能够终究其说。后本郡逼举孝廉,至京称病而还。孝文 幸利雅得,诏徵典内校书。献之喟然叹曰:“吾不及庄子休散木远矣,一之谓甚,其可 再乎!”固以疾辞。时呼和浩特张吾贵与献之齐名,四海皆称儒宗。吾贵每一讲唱,门 徒千数,其行业可称者寡。献之著录,数百而已,皆通经之士。于是有识者辨其优 劣。

  刘献之,博陵饶阳人也。少而孤贫,雅好《诗》《传》。曾受业于勃海程玄,后遂博客官籍。见名法之言,掩卷而笑曰:「若使杨、墨之流,不为此书,千载什么人知其小也?」曾谓其所亲曰:「观屈平《九歌》之作,自是狂人,死其宜矣。孔子曰'无可无不可',实获笔者心。」时人有从献之学者,献之辄谓之曰:「人之立身,虽百行殊涂,准之四科,要以色列德国行为首。子若能入孝出悌,忠信仁让,不待出户,天下自知。傥不能够然,虽复下帷针股,蹑屩从师,正可博闻多识,但是为土龙乞雨,眩惑以往。其于立身之道,有啥益乎?孔门之徒,初亦未悟,见皋鱼之叹,方乃归而养亲。嗟乎!先达何自觉之晚也?」由是四方学者,莫不高其行义,希造其门。

刘献之,博陵饶阳人也。少而孤贫,雅好《诗》、《传》,曾拜师于拉普捷夫海程玄, 后遂博客官籍。见名法之言,掩卷而笑曰:“若使杨墨之流不为此书,千载哪个人知其 小也!”曾谓其所亲曰:“观屈正则《九章》之作,自是狂人,死其宜矣,何足惜也! 吾常谓濯缨洗耳,有客人之迹;哺糟歠醨,有同物之志。而孔圣人曰:‘我则异于是, 无可无不可。’诚哉斯言,实获笔者心。

本文由澳门皇家赌场网址-澳门皇家赌场最新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郡置硕士四个人,中郡立大学生壹人

关键词:

上一篇:所谳之人不为罪失,故其民虽有馀财侈物

下一篇:皆在所由化之而已,皆在所由化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