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皇家赌场网址-澳门皇家赌场最新网站『欢迎您』 > 文学天地 > 然后斩洛侯以谢百姓,三曰法令

原标题:然后斩洛侯以谢百姓,三曰法令

浏览次数:192 时间:2019-10-01

酷吏

于洛侯 胡泥 李洪之子神 张赦提赵霸 崔暹 邸珍 田式 燕荣 元弘嗣 王文同

北史卷八十七

列传酷吏第七十七

夫为国之体有四焉:一曰仁义,二曰礼制,三曰法令,四曰刑罚。仁义、礼制, 教之本也;法令、刑罚,教之末也。无本不立,无末不成。然教化远而刑罚近,可以助化而无法专行,能够立威而不得以繁用。老子曰:“其政察察,其人缺缺。” 又曰:“法令滋章,盗贼多有。”不过,令之烦苛,吏之严谨,不可致化,百世可见。考览前载,有的时候而用之矣。

列传第七十五  酷吏

于洛侯胡泥李洪之高遵张赦提羊祉崔暹郦道元谷楷

昔秦任狱吏,赭衣满道。汉革其风,矫枉过正,禁纲疏阔,遂漏吞舟。故大奸 巨猾,犯义悖礼。郅都、宁成之伦,猛气感奋,摧拉凶邪,一切以救时弊。虽乖教 义,或有所取焉。于洛侯之徒,前书编之《酷吏》。或因余绪,或以微功,蒙受时 来,忝窃高位。肆其褊性,多行无礼,君子小人,咸罹其毒。凡所莅职,莫不懔然。 居其下者,视之如蛇虺;过其境者,逃之如仇敌。与人之恩,心非好善;加人之罪, 事非疾恶。其所笞辱,多在无辜。察其所为,豺狼之不若也。其禁奸除猾,殆与郅、 宁之伦异乎。君子贱之,故编于《酷吏》。

  于洛侯胡泥李洪之子神张赦提赵霸崔暹邸珍田式燕荣元弘嗣王文同

  淳风既丧,奸黠萌生;法令滋章,弄禁多设。为吏罕仁恕之诚,当官以威猛为济。魏氏以戎马定王业,武术平海内,治任刑罚,肃厉为本,猛酷之伦,所以列之今史。

魏有于洛侯、胡泥、李洪之、高遵、张赦提、羊祉、崔暹、郦道元、谷楷。齐 有邸珍、宋游道、卢斐、毕义云。《周书》不立此篇。《隋书》有库狄士文、田式、 燕荣、赵仲卿、崔弘度、元弘嗣、王文同。今检高遵、羊祉、郦道元、谷楷、宋游 道、卢斐、毕义云、库狄士文、赵仲卿、崔弘度各从其家传,其他并列于此云。

  夫为国之体有四焉:一曰仁义,二曰礼制,三曰法令,四曰刑罚。仁义、礼制,教之本也;法令、刑罚,教之末也。无本不立,无末不成。然教化远而刑罚近,能够助化而不得以专行,可以立威而不可以繁用。老子曰:「其政察察,其人缺缺。」又曰:「法令滋章,盗贼多有。」然而,令之烦苛,吏之残忍,不可致化,百世可见。考览前载,有时而用之矣。

  于洛侯,代人也。以劳旧为秦州太师,而贪酷安忍。州人富炽夺民吕胜胫缠一具,洛侯辄鞭富炽一百,截其右腕。百姓王陇客刺杀民王羌奴、王愈贰位,依律罪死而已,洛侯生拔陇客舌,刺其本,并刺胸腹二十余疮。陇客不堪苦痛,随刀战动。乃立四柱磔其兄弟,命将绝,始斩其首,支解四体,分悬道路。见之者无不伤楚,阖州惊震,人怀怨愤。百姓王元寿等一代哗变。有司纠劾。高祖诏大使于州刑人处宣告兵民,然后斩洛侯以谢百姓。

于洛侯,代人也。为秦州太尉,贪酷安忍。部人富炽夺人吕胜胫缠一具,洛侯 辄鞭富炽一百,截其右腕。百姓王陇客刺杀人王羌奴、王愈三个人,依律罪死。而洛 侯生拔陇客舌,刺其本,并刺胸腹二十余疮。陇客不堪苦痛,随刀战动。乃立四柱, 磔其兄弟。命将绝,始斩其首,支解四体,分悬道路。见者无不伤楚叹愕。百姓王 元寿等时期哗变。有司纠劾,孝文诏使者于州常刑人处,发布兵人,然后斩洛侯以 谢百姓。

  昔秦任狱吏,赭衣满道。汉革其风,矫枉过正,禁纲疏阔,遂漏吞舟。故大奸巨猾,犯义悖礼。郅都、宁成之伦,猛气激昂,摧拉凶邪,一切以救时弊。虽乖教义,或有所取焉。于洛侯之徒,前书编之《酷吏》。或因余绪,或以微功,境遇时来,忝窃高位。肆其褊性,多行无礼,君子小人,咸罹其毒。凡所莅职,莫不懔然。居其下者,视之如蛇虺;过其境者,逃之如敌人。与人之恩,心非好善;加人之罪,事非疾恶。其所笞辱,多在无辜。察其所为,豺狼之不若也。其禁奸除猾,殆与郅、宁之伦异乎。君子贱之,故编于《酷吏》。

  胡泥,代人也。历官至司卫监,赐爵永城侯。泥率勒禁中,不惮豪贵。殿中校尉叔孙侯头应内直而阙于偶然,泥以法绳之。侯头恃宠,遂与口诤。高祖闻而嘉焉,赐泥服装一袭。出为雍州都尉,假范阳公。以此平阳尼硕学,遂表荐之。迁平东将军、定州都督。以严酷,刑罚酷滥,受纳货贿,征还戮之。将就法也,高祖临太华殿引见,遣侍臣宣诏责之,遂就家赐自尽。

胡泥,代人也。历官至司卫监,赐爵永成侯。泥率勒禁中,不惮豪贵。殿中郎中叔孙侯头应内直而阙于一时,泥以法绳之。侯头恃宠,遂与口诤。孝文闻而嘉焉, 赐泥服装一袭,出为寿春太尉,假范阳。以北平阳尼宏达,遂表荐之。转为定州少保。以无情,刑罚酷滥,受纳货贿,徽还戮之。将就法,孝文临太华殿引见,遣侍 臣宣诏责之,遂就家赐尽。

  魏有于洛侯、胡泥、李洪之、高遵、张赦提、羊祉、崔暹、郦道元、谷楷。齐有邸珍、宋游道、卢斐、毕义云。《周书》不立此篇。《隋书》有库狄士文、田式、燕荣、赵仲卿、崔弘度、元弘嗣、王文同。今检高遵、羊祉、郦道元、谷楷、宋游道、卢斐、毕义云、库狄士文、赵仲卿、崔弘度各从其家传,其他并列于此云。

  李洪之,本名文通,恆农人。少为僧人和尼姑,晚乃还俗。真君中,为狄道护军,赐爵呼伦贝尔男。会永昌王仁随世祖南征,得元后姐妹二个人。洪之以宗人潜相饷遗,结为兄弟,遂便如亲。颇得元后在南兄弟名字,乃改名洪之。及仁坐事诛,元后入宫,得幸于高宗,生显祖。元后临崩,昭太后问其亲,因言洪之为兄。与相诀经日,具条列南方诸兄珍之等,手以付洪之。遂号为显祖亲舅。太安中,珍之等兄弟至都,与洪之相见,叙元后常有趣事,计长幼为昆季。

李洪之,本名文通,恆农人也。少为僧人和尼姑,晚乃还俗。真君中,为狄道护军, 赐爵大同男。会永昌王仁随太武南征,得元后姐妹三人,洪之潜相饷遗,结为小家伙, 遂便如亲。颇得元后在南兄弟名字,乃改名洪之。及仁坐事诛,元后入宫,得幸于 文成,生献文。元后临崩,太后问其亲,因言洪之为兄。与相诀经日,具条列南方 诸兄珍之等,手以付洪之。遂号为献文亲舅。太安中,珍之等兄弟至都,与洪之相 见,叙元后根本典故,计长幼为昆季。以外戚为柏林节度使,进爵任城侯,威仪一齐通判。卡拉奇北连上党,西临武牢,地险人悍,数为劫害,长吏不可能禁。洪之至郡, 严设科防,募斩贼者,便加重赏,勤劝务本,盗贼平息。诛锄奸党,过为酷虐。后 为怀州大将军,封汉郡公,征拜内都大官。河西羌胡领部落反叛,献文亲征,命洪之 与侍郎、东郡王陆定总统诸军。舆驾至并州,诏洪之为河西都将,讨山胡。皆保险距战,洪之筑垒于石楼南白鸡原以对之。时诸将悉欲进攻,洪之乃开以大信,听其 复业。东夷遂降。献文嘉之。迁拜御史、外都大官。

  于洛侯,代人也。为秦州里正,贪酷安忍。部人富炽夺人吕胜胫缠一具,洛侯辄鞭富炽一百,截其右腕。百姓王陇客刺杀人王羌奴、王愈几个人,依律罪死。而洛侯生拔陇客舌,刺其本,并刺胸腹二十余疮。陇客不堪苦痛,随刀战动。乃立四柱,磔其兄弟。命将绝,始斩其首,支解四体,分悬道路。见者无不伤楚叹愕。百姓王元寿等一代哗变。有司纠劾,孝文诏使者于州常刑人处,宣布兵人,然后斩洛侯以谢百姓。

  以外戚为卡萨布兰卡太傅,进爵任城侯,威仪一齐大将军。费城北连上党,南邻武牢,地险人悍,数为劫害,长吏无法禁。洪之至郡,严设科防,募斩贼者便加重赏,劝农务本,盗贼停歇。诛锄奸党,过为酷虐。

后为使持节、安南将军、秦、益二州郎中。至任,设禁奸之制。有带刃行者, 罪与劫同。轻重品格,各有条章。于是大飨州中铁汉长老,示之法制。乃夜密遣骑 总局覆诸要路,有犯禁者,辄捉送州,发表斩决。个中枉见迫害者,至有百数。赤 葩渴郎羌深居山谷,虽相羁縻,王人罕到。洪之芟山为道,广十馀步,示以军行之 势。乃兴军临其境,山人惊骇。洪之将数十骑至其里闾,抚其爱妻,问所清贫,因 资遗之。众羌欢欣,求编课调,所入十倍于常。洪之善御戎夷,颇负威惠,而刻害 之声,闻于朝野。

  胡泥,代人也。历官至司卫监,赐爵永成侯。泥率勒禁中,不惮豪贵。殿中御史叔孙侯头应内直而阙于临时,泥以法绳之。侯头恃宠,遂与口诤。孝文闻而嘉焉,赐泥服装一袭,出为顺德节度使,假范阳。以北平阳尼积厚流光,遂表荐之。转为定州郎中。以凶横,刑罚酷滥,受纳货贿,徽还戮之。将就法,孝文临太华殿引见,遣侍臣宣诏责之,遂就家赐尽。

  后为怀州太守,封汲郡公,征拜内都大官。河西羌胡领部落反叛,显祖亲征,命洪之与刺史、东郡王陆定总理诸军。舆驾至并州,诏洪之为河西都将讨山胡。皆保险拒战。洪之筑垒于石楼南白鸡原以对之。诸将悉欲进攻,洪之乃开以大信,听其再生,西戎遂降。显祖嘉之,迁拜都尉外都大官。

初,洪之微时妻张氏,亦聪强妇人,自贫贱至富贵,多所补益,有孩子几十二位。 洪之后得何侯择从姊,重之,疏张氏。亦多所产育。为两宅别居,偏厚刘室,由是二 妻妒竞,两宅老妈和儿子,往来如仇。及莅西州,以刘自随。

  李洪之,本名文通,恆农人也。少为僧人和尼姑,晚乃还俗。真君中,为狄道护军,赐爵内江男。会永昌王仁随太武南征,得元后姐妹四位,洪之潜相饷遗,结为兄弟,遂便如亲。颇得元后在南兄弟名字,乃改名洪之。及仁坐事诛,元后入宫,得幸于文成,生献文。元后临崩,太后问其亲,因言洪之为兄。与相诀经日,具条列南方诸兄珍之等,手以付洪之。遂号为献文亲舅。太安中,珍之等兄弟至都,与洪之相见,叙元后常有有趣的事,计长幼为昆季。以外戚为卡拉奇太傅,进爵任城侯,威仪一起教头。卡塔尔多哈北连上党,西隔武牢,地险人悍,数为劫害,长吏不可能禁。洪之至郡,严设科防,募斩贼者,便加重赏,勤劝务本,盗贼安息。诛锄奸党,过为酷虐。后为怀州太师,封汉郡公,征拜内都大官。河西羌胡领部落反叛,献文亲征,命洪之与刺史、东郡王陆定总理诸军。舆驾至并州,诏洪之为河西都将,讨山胡。皆保证距战,洪之筑垒于石楼南白鸡原以对之。时诸将悉欲进攻,洪之乃开以大信,听其再生。西戎遂降。献文嘉之。迁拜都督、外都大官。

  后为使持节、安南将军、秦益二州令尹。至治,设禁奸之制,有带刃行者,罪与劫同,轻重品格,各有条章。于是大飨州中国和英国华长老,示之法制。乃夜密遣骑分局覆诸要路,有犯禁者,辄捉送州,公布斩决。在那之中枉见残害者百数。赤葩渴郎羌深居山谷,虽相羁縻,王人罕到。洪之芟山为道,广十余步,示以军行之势,乃兴军临其境。山人惊骇。洪之将数十骑至其里闾,抚其太太,问所清寒,因资遗之。众羌兴奋,求编课调,所入十倍于常。洪之善御戎夷,颇负威惠,而刻害之声闻于朝野。

洪之素非廉清,每有受纳。时孝文始建禄制,法禁严格,遂锁洪之赴京,亲临 太华,庭集群臣数之。以其大臣,听在家自杀。洪之志性慷慨,多所堪忍。疹病炙 疗,艾炷围将二寸,首足十馀处,不经常俱下,言笑自若,接宾不辍。及临尽,沐浴 衣幍,防卒扶持,出入遍巡家庭,如是反复,泣叹长久,乃卧而引药。

  后为使持节、安南将军、秦、益二州提辖。至任,设禁奸之制。有带刃行者,罪与劫同。轻重品格,各有条章。于是大飨州中国和英国华长老,示之法制。乃夜密遣骑分局覆诸要路,有犯禁者,辄捉送州,宣布斩决。在那之中枉见杀害者,至有百数。赤葩渴郎羌深居山谷,虽相羁縻,王人罕到。洪之芟山为道,广十馀步,示以军行之势。乃兴军临其境,山人惊骇。洪之将数十骑至其里闾,抚其内人,问所贫苦,因资遗之。众羌欢腾,求编课调,所入十倍于常。洪之善御戎夷,颇负威惠,而刻害之声,闻于朝野。

  初,洪之微时,妻张氏助洪之经营开支,自贫至贵,多所补益,有男女几拾贰个人。洪之后得刘氏,李晖从妹。洪之钦重,而疏薄张氏,为两宅别居,偏厚刘室。由是二妻妒竞,相互讼诅,两宅老妈和儿子,往来如仇。及莅西州,以刘自随。

本文由澳门皇家赌场网址-澳门皇家赌场最新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然后斩洛侯以谢百姓,三曰法令

关键词:

上一篇:皆在所由化之而已,皆在所由化之而已

下一篇:复下诏表其门闾,匹夫匹妇行之于闾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