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皇家赌场网址-澳门皇家赌场最新网站『欢迎您』 > 文学天地 > 复前击猛,赐爵襄国县公

原标题:复前击猛,赐爵襄国县公

浏览次数:98 时间:2019-10-01

段文振 来护儿 樊子盖 周罗 周法尚 卫玄 刘权 李景 薛世雄

○周罗

段文振,北海期先人也。祖寿,魏银川左徒。父威,周洮、河、甘、渭四州经略使。文振少有体力,胆智过人,明达世务。初为周冢宰宇文护亲信,护知其有器局 干用,擢授中外府兵曹。后从周武帝攻齐海昌王尉相贵于公州,其亚将侯子钦、崔 景嵩为内应,文振杖槊与崔仲方等数十二个人首先登场城。文振随景嵩至相贵所,拔佩刀劫 之,相贵不敢动,城遂下。及攻并州,陷南门而入,齐安德王延宗惧而出降。录前 后勋,将拜柱国,以谗毁获谴,因授上仪同,赐爵襄国县公。进平鄴都,又赐绮罗 二千段,后从滕王逌击稽胡,破之。又以水官都中尉从韦孝宽经略鄂尔多斯。俄而尉迟 迥作乱,时文振老母老婆俱在鄴城,迥遣人诱之,文振不管不顾。隋文帝引为里胥掾。 司马消难之奔陈,文帝令文振安集鄂尔多斯,还除卫尉少卿,兼内史士大夫。寻以行军人民代表大会夫从达奚震讨平息叛乱蛮,加上开府,迁鸿胪卿。卫王爽北征突厥,以文振为少保,坐 勋簿不实免官。后为石、河二州提辖,甚有威惠。迁天水管事人,改封龙冈县公。突 厥犯塞,以行军总管击破之,遂北至居延塞。

北史卷七十六

周罗,字发表,连云港寻阳人也。父法暠,仕梁季军将军、始兴里正、通直散 骑常侍、南康内史,临蒸县侯。罗年十五,善骑射,好鹰狗,任侠放荡,收聚亡 命,阴习兵书。从祖景彦诫之曰:“吾世恭谨,汝独放纵,难以保家。若不丧身, 必将灭吾族。”罗终不改。陈宣帝时,以军功授开远将军、句容令。后从大大将军吴明彻与齐师战于江阳,为流矢中其左目。齐师围明彻于宿预也,诸军相顾,莫有 斗心。罗跃马突进,莫不披靡。太仆卿萧摩诃由此副之,斩获成千成万。进师常州,与周将梁士彦战于凉州,摩诃临阵坠马,罗进救,拔摩诃于重围之内,勇冠 三军。明彻之败也,罗全众而归,拜光远将军、钟离长史。十一年,授使持节、 上大夫霍州诸军事。平山贼十二洞,除右军将军、始安县伯,邑四百户,监护人检校海口上下诸军事。赐金牌银牌三千两,尽散之将士,分赏骁雄。陈宣帝深叹美之。出为晋 陵提辖,进爵为侯,增封一千户。除太仆卿,增封并前一千第六百货户。寻除雄信将军, 使持节、太师豫章十郡诸军事、豫章内史。狱讼庭决,不关吏手,民怀其惠,立碑 颂德焉。 至德中,除持节,抚军南川诸军事。江州司马吴世兴密奏罗甚得人心, 拥众岭表,目的在于难测,陈主惑焉。萧摩诃、鲁广达等保明之。外有知者,或劝其反, 罗拒绝之。军还,除太子左卫率,信赖逾重,时参宴席。陈主曰:“周左率武将, 诗每前成,文人何为后也?”都官上大夫孔范对曰:“周罗执笔制诗,还如上马入 阵,不在人后。”自是益见亲礼。出督湘州诸军事,还拜散骑常侍。

开皇五年,大举伐陈,为元帅秦王司马,别领行军总管,及平江南,授上饶总管司马,转并州总管司马,以母忧去职。后拜云州总管,迁太仆卿。十五年,突厥 犯塞,以行军管事人破达头可汗于沃土。文振先与王世积有旧。初,文振北征,世积 遗以驼。比还,世积以罪诛,文振坐与交关,功遂不录。后平越巂叛蛮,赐奴婢二 百口。仁寿初,嘉州獠反,文振以行军理事讨之。引军山谷间,为贼所袭,遂大胜。 文振复收散兵,竟破之。文振性素刚直,无所降下。初,军次宛城,谒蜀王秀,貌 颇不恭,秀甚衔之。及此,奏文振师傅和徒弟丧乱。右仆射苏威与文振有隙,因谮之,坐 是开掉。及秀废黜,文振上表自申,帝慰谕之,授太师,拜灵州管事人。炀帝即位, 征为兵委员长史,待遇甚重。从征吐谷浑,文振督兵屯雪山,连营三百余里,西接杨 义臣,西连张寿,合围浑主于覆袁川以功进位右光禄大夫。帝幸江都,以文振行江 都郡事。

列传第六十四  段文振来护兒樊子盖周罗鲋芊ㄉ形佬刘权李景薛世雄

晋王广之伐陈也,太傅巴峡缘江诸军事,以拒秦王俊,军不得渡,对立逾月。 遇丹阳陷,陈主被擒,上江犹不下,晋王广遣陈主手书命之,罗与诸将大临二十八日, 放兵士散,然后乃降。高祖慰谕之,许以富贵。罗垂泣而对曰:“臣荷陈氏厚遇, 本朝消亡,无节可纪。太岁所赐,获全为幸,富贵荣禄,非臣所望。”高祖甚器之。 贺若弼谓之曰:“闻公郢、汉捉兵,即知海口可得。王师利涉,果如所量。”罗 答曰:“若得与公周旋,胜负未可见也。”其年秋,拜上仪同三司,鼓吹羽仪,送 之于宅。先是,陈裨将羊翔归降于自己,使为乡导,位一级开府,班在罗上。韩擒 于朝南剧之曰:“不知机变,立在羊翔以下,能无愧乎?”罗答曰:“昔在江南, 久承令问,谓公天下节士。前几天所言,殊匪诚臣之论。”擒有愧色。其年冬,除豳 州尚书,俄转泾州里正,母忧去职。未期,复起,授豳州教头,并有能名。

文振见文帝时容纳突厥启人,居于塞内,妻以公主,嘉勉重叠,及卓著的业绩初,恩 泽弥厚,恐为国患。乃上表请以时喻遣,令出塞外,然后明设烽候,缘边镇防,务 令严重,此乃万世之长策。时兵部通判斛斯政专掌兵事,文振知政险薄,不可委以 机要,屡言于帝。帝并弗纳。及辽东之役,授左候卫太傅。出南苏道。在军疾笃, 上表以为“辽东小丑,未服严刑。但夷狄多诈,深须防拟,口陈降款,心怀背叛, 诡伏多端,勿得便受。水潦方降,不可淹迟,唯愿严勒诸军,星驰速发,则平壤孤 城,势可拔也。若倾其本根,余城自克。如一时定,脱遇秋霖,深为艰弊,兵粮又 竭,强敌在前,靺鞨出后,顾后瞻前,非上策也”。卒于师。帝省表,悲叹久之, 赠光禄大夫、节度使右仆射、北平公,谥曰襄。

  段文振,拉克代夫海期古时候的人也。祖寿,魏三亚军机大臣。父威,周洮、河、甘、渭四州长史。文振少有体力,胆智过人,明达世务。初为周冢宰宇文护亲信,护知其有器局干用,擢授中外府兵曹。后从周武帝攻齐海昌王尉相贵于大田,其亚将侯子钦、崔景嵩为内应,文振杖槊与崔仲方等数十个人首先登场城。文振随景嵩至相贵所,拔佩刀劫之,相贵不敢动,城遂下。及攻并州,陷南门而入,齐安德王延宗惧而出降。录前后勋,将拜柱国,以谗毁获谴,因授上仪同,赐爵襄国县公。进平鄴都,又赐绮罗二千段,后从滕王逌击稽胡,破之。又以水官都中士从韦孝宽经略日照。俄而尉迟迥作乱,时文振老妈爱妻俱在鄴城,迥遣人诱之,文振不管不顾。隋文帝引为县令掾。司马消难之奔陈,文帝令文振安集松原,还除卫尉少卿,兼内史上卿。寻以行军御史从达奚震讨平息叛乱蛮,加上开府,迁鸿胪卿。卫王爽北征突厥,以文振为都督,坐勋簿不实免官。后为石、河二州都督,甚有威惠。迁平凉管事人,改封龙冈县公。突厥犯塞,以行军管事人击破之,遂北至居延塞。

公斤年,起辽东之役,徵为水军总管。自东莱泛海,趣平壤城,遭风,船多飘 没,无功而还。十两年,突厥达头可汗犯塞,从杨素击之。虏众甚盛,罗白素曰: “贼阵未整,请击之。”素许焉,与轻勇二十骑直冲虏阵,从申至酉,短兵屡接, 大破之。进位太史。仁寿元年,为南宫右虞候率,赐爵义宁郡公,食邑一千五百 户。俄转右卫率。炀帝即位,授右武候少保。快易典谅反,诏副杨素讨平之,进授 上海大学将军。其年冬,帝幸岳阳。陈主卒,罗请一临哭,帝许之。缞绖送至墓所, 葬还,释服而后入朝。帝甚嘉尚,世论称其有礼。时谅馀党据晋、绛等三州未下, 诏罗行绛、晋、吕三州诸军事,进兵围之。为流矢所中,卒于师,时年六十四。 送柩还京,行数里,无故舆马自止,策之不动,有飘风旋绕焉。绛州都尉郭雅稽颡 咒曰:“公恨小寇未平邪?寻即除殄,无为恋恨。”于是风止马行,见者莫不悲叹。 其年秋四月,子仲隐梦里见到罗曰:“小编前几天当战。”其灵坐全数震天弓刀剑,无故自 动,若人带持之状。绛州城陷,是其日也。赠柱国、右翊卫御史,谥曰壮。赠物 千段。子仲安,官至上开府。

长子诠,位武牙郎将。次子纶,少以侠气闻。

  开皇三年,大举伐陈,为元帅秦王司马,别领行军管事人,及平江南,授芜湖理事司马,转并州管事人司马,以母忧去职。后拜云州总管,迁太仆卿。十四年,突厥犯塞,以行军管事人破达头可汗于沃土。文振先与王世积有旧。初,文振北征,世积遗以驼。比还,世积以罪诛,文振坐与交关,功遂不录。后平越巂叛蛮,赐奴婢二百口。仁寿初,嘉州獠反,文振以行军管事人讨之。引军山谷间,为贼所袭,遂大败。文振复收散兵,竟破之。文振性素刚直,无所降下。初,军次咸阳,谒蜀王秀,貌颇不恭,秀甚衔之。及此,奏文振师傅和徒弟丧乱。右仆射苏威与文振有隙,因谮之,坐是开掉。及秀废黜,文振上表自申,帝慰谕之,授御史,拜灵州管事人。炀帝即位,征为兵部士大夫,待遇甚重。从征吐谷浑,文振督兵屯雪山,连营三百余里,西隔杨义臣,西连张寿,合围浑主于覆袁川以功进位右光禄大夫。帝幸江都,以文振行江都郡事。

○周法尚

文振弟文操,伟大的职业中,为武贲郎将,性甚刚严。帝令督秘书省大学生。时举人颇 存温婉,文操辄鞭策之,前后或至千数,时议者鄙之。

  文振见文帝时容纳突厥启人,居于塞内,妻以公主,嘉勉重叠,及伟大事业初,恩泽弥厚,恐为国患。乃上表请以时喻遣,令出塞外,然后明设烽候,缘边镇防,务令严重,此乃万世之长策。时兵部太尉斛斯政专掌兵事,文振知政险薄,不可委以机要,屡言于帝。帝并弗纳。及辽东之役,授左候卫大将军。出南苏道。在军疾笃,上表感到「辽东小丑,未服严刑。但夷狄多诈,深须防拟,口陈降款,心怀背叛,诡伏多端,勿得便受。水潦方降,不可淹迟,唯愿严勒诸军,星驰速发,则平壤孤城,势可拔也。若倾其本根,余城自克。如不常定,脱遇秋霖,深为艰弊,兵粮又竭,强敌在前,靺鞨出后,顾虑太多,非上策也」。卒于师。帝省表,悲叹久之,赠光禄先生、太尉右仆射、北平公,谥曰襄。

周法尚,字德迈,汝南安中年人也。祖灵起,梁直閤将军、义阳太师、庐桂二州 御史。父炅,定州长史、平北宿将。法尚少果劲有风概,好读兵书。年十八,为陈 始兴王中兵参军,寻加伏波将领。其父卒后,监定州事,督父本兵。数有胜绩,迁 使持节、贞毅将军、散骑常侍,领齐昌郡事,封五寨县侯,邑五千户。以其兄武昌 县公法僧代为定州太师。

来护儿,字崇善,本兖州新野人,三门峡郎将歙十八世孙也。曾祖成,魏西峡县侯,后归梁,徙居大梁,因家焉。位终六合令。祖嶷,步兵参知政事、秦郡太守、长宁 县侯。父法敏,仕陈终杨帆陵令。护儿未识而孤,养于世母吴氏。吴氏提携鞠养, 甚有慈训,幼而卓荦,初读《诗》,至“击鼓其镗,踊跃用兵”,“羔裘豹饰,孔 武有力”。因舍书叹曰:“大女婿在世当如是,会为国灭贼以取功名,安能区区专 事笔砚也!”群辈惊其言而壮其志。及长,雄略秀出,志气英进。涉猎书史,不为 章句学。

  长子诠,位武牙郎将。次子纶,少以侠气闻。

法尚与斯科学普及里王叔坚不相能,叔坚言其将反。陈宣帝执禁法僧,发兵欲取法尚。 其下将吏皆劝之归北,法尚犹豫未决。太守殷文则曰:“乐毅所以辞燕,良由不犹 已。局势如此,请早裁之。”法尚遂归于周。宣帝甚优宠之,拜开府、顺州左徒, 封归宏伟区公,邑千户。赐良马五匹,女妓三人,彩物五百段,加以金带。陈将樊猛 济江讨之,法尚遣部曲督韩明诈为背己,奔于陈,伪告猛曰:“法尚部兵不愿降北, 人皆窃议,尽欲叛还。若得军来,必无斗者,自当于阵倒戈耳。”猛感到然,引师 急进。法尚乃阳为失色,自笔者保护于江曲。猛陈兵挑衅,法尚先伏轻舸于浦中,又伏精 锐于古城之北,自张旗帜,迎流拒之。战数合,伪退登岸,投古镇,猛舍舟逐之, 法尚又疾走。行数里,与村北军合,复前击猛。猛退走赴船,既而浦中伏舸取其舟 楫,建周旗帜。猛于是片瓦不留,仅以身免,虏九千人。

始,侯景之乱,护儿世父为老乡陶武子所害,吴氏每流涕为护儿言之。武子宗 族数百家,厚自封植。护儿每思复怨,因其有婚典,乃结客数人,直入其家,引武 子斩之,宾客皆慑不敢动。乃以其头祭伯父墓,因潜伏冬日。会周师定东营,乃归 乡邻。所住白土村,地居疆埸,数见军旅,护儿常惊叹有立功名之志。及开皇初, 宇文忻、宇若弼等镇冀州,并深相礼重。除大太傅,领本乡兵。破陈将曾永,以功 授仪同三司,平陈之役,护儿有功焉,进位上开府,赏物壹仟段。

  文振弟文操,伟大的职业中,为武贲郎将,性甚刚严。帝令督秘书省学士。时先生颇存温婉,文操辄驱策之,前后或至千数,时议者鄙之。

高祖为首相,司马消难作乱,阴遣上开府段珣率兵阳为助守,因欲夺其城。法 尚觉其诈,闭门不纳,珣遂围之。于时仓卒,兵散在外,因率吏士五百人守拒三二十五日。外无抢救,自度力无法支,遂拔所领,弃城遁走。消难虏其母弟及家累三百人 归于陈。高祖受禅,拜巴州太史,破三鵶叛蛮于铁山,复从柱皇上谊击走陈寇。迁 衡州理事四州诸军事,改封谯郡公,邑二千户。后上幸海口,召之,及引见,赐金 钿酒钟一双,彩五百段,良马十五匹,奴婢三百口,给鼓吹一部。法尚固辞,上曰: “公有大功于国,特给鼓吹者,欲令公乡人知朕之宠公也。”固与之。岁馀,转黄 州总管。上降密诏,使经略江南,伺候动静。及伐陈之役,以行军管事人隶秦孝王, 率舟师三千0由于樊口。陈城州都督熊门赶过师拒战,击破之,擒超于阵。转新余太尉,寻迁安庆监护人,安集岭南,赐缣五百段,良马五匹,仍给黄州兵3000五百人为 帐内。陈桂州军机章京钱季卿、南康内史柳璇、西衡州太师邓暠、阳山尚书毛爽等内外 诣法尚降。陈定州太史吕不韦廓据山洞反,法尚引兵逾岭,子廓兵众日散,与千馀人 走保岩险,其左右斩之而降。赐彩五百段,奴婢五十口,并银甕宝带,良马十匹。 十年,寻转桂州管事人,仍为岭南安抚大使。

十一年,高智力商数慧据江南反,以子总管统兵隋杨素讨之。贼据新疆岸为营,周亘 百余里,船舰被江,鼓噪而进。护儿言于素曰:“吴人累锐,利在船只。必死之贼, 难与争锋。公且严阵以待之,勿与接刃,请假奇兵数千,潜度江,掩破其壁,使退 无所归,进不得战,此神帅韩信破赵之策也。”素感觉然。护儿乃以轻舸数百,直登江 岸,袭破其营,因纵火,烟焰张天。贼顾火而惧,素因是动,一鼓破之。智慧将逃 郑致云,护儿追至闽中,余党皆平。进位节度使。除龙岩上卿,封岳塘区公,食邑一千户,赐物二千段、奴婢百人。护儿招怀初附,威惠兼举。玺书劳问,前后相属。 时驾驭余党盛道延阻兵为乱,护儿又讨平之。迁址建设州管事人。又与蒲山公李宽讨平黟、 歙逆党汪文进,进位柱国,封永宁郡公。文帝嘉其功,使画工图其像以进。十六年, 诏追入朝,赐以宫女、宝刀、骏马、锦彩等物,仍留长子楷为千牛备身,使护儿还 职。

  来护兒,字崇善,本盐城新野人,防城港郎将歙十八世孙也。曾祖成,魏镇平县侯,后归梁,徙居益州,因家焉。位终六合令。祖嶷,步兵刺史、秦郡大将军、长宁县侯。父法敏,仕陈终韦世豪陵令。护兒未识而孤,养于世母吴氏。吴氏提携鞠养,甚有慈训,幼而卓荦,初读《诗》,至「击鼓其镗,踊跃用兵」,「羔裘豹饰,孔武有力」。因舍书叹曰:「大女婿在世当如是,会为国灭贼以取功名,安能区区专事笔砚也!」群辈惊其言而壮其志。及长,雄略秀出,志气英进。涉猎书史,不为章句学。

后数年入朝,以本官宿卫。赐彩三百段,米五百石,绢五百匹。未几,桂州人 闫世鹏仕举兵作乱,令法尚与上柱天子世积讨之。法尚驰往桂州,发岭南兵,世积出 岳阳,征岭北军,俱会于尹州。光仕来逆战,击走之。世积所部多遇瘴,不可能进, 顿于衡州,法尚独讨之。光仕帅劲兵保白石洞,法尚捕得其弟光略、光度,大获家 口。其党有来降附,辄以内人还之。居旬日,降者数千人。法尚捕兵列阵,以当光 仕,亲率奇兵,蔽林设伏。两阵始交,法尚驰击其栅,栅中人皆失散,光仕大溃, 追斩之。赐奴婢百五十口,白银百五千克,银百五十斤。仁寿中,遂州獠叛,复以 行军总管讨平之。巂州乌蛮叛,攻下州城,诏令法尚便道击之。军将至,贼弃州城, 散走山谷间,法尚捕不能得。于是遣使慰谕,假以官号,伪班师,日行二十里。军 再舍,潜遣人觇之,知其带头人尽归栅,聚饮相贺。法尚选步骑数千人,袭击破之, 获其渠帅数千人,虏男女万馀口。赐奴婢百口,物三百段,蜀马二十匹。军还,检 校潞州事。

仁寿初,迁瀛州军机大臣,以善政闻,频见劳勉。炀帝嗣位,被追入朝,百姓攀恋, 累日不能够出国,诣阙上书致请者,前后数百人。帝谓曰:“昔国步未康,卿为老将, 前几日下无事,又为良二千石,可谓兼美矣。”仍除右骁卫县令。寻迁左。又改上 柱国为光禄大夫,徙右翊卫参知政事,进封荣国公,恩礼隆密,朝臣无比。伟绩五年, 车驾幸江都,谓护儿曰:“衣锦昼游,古时候的人所重,卿今是也。”乃赐物二千段,并 牛酒,令谒先人墓,宴乡党父老。仍令三品已上并集其宅,酣饮尽日,朝野荣之。

  始,侯景之乱,护兒世父为邻里陶武子所害,吴氏每流涕为护兒言之。武子宗族数百家,厚自封植。护兒每思复怨,因其有婚典,乃结客数人,直入其家,引武子斩之,宾客皆慑不敢动。乃以其头祭伯父墓,因潜伏冬日。会周师定孝感,乃归乡友。所住白土村,地居疆埸,数见军旅,护兒常惊叹有立功名之志。及开皇初,宇文忻、宇若弼等镇建邺,并深相礼重。除大太守,领本乡兵。破陈将曾永,以功授仪同三司,平陈之役,护兒有功焉,进位上开府,赏物一千段。

复前击猛,赐爵襄国县公。炀帝嗣位,转云州通判。后叁虚岁,转汾西教头,进位金紫光禄先生。时帝幸通辽,法尚朝于行宫。内史令元寿言于帝曰:“汉武出塞,旍旗千里。今御营之外, 请分为二十四军,日别遣一军发,相去三十里,旗帜相望,钲鼓相闻,首尾连注, 千里不绝。此亦出师之盛者也。”法尚曰:“不然,兵亘千里,动间山川,卒有不 虞,星落云散。腹心有事,首尾未知,道阻且长,难以相救。虽是有趣的事,此乃取败 之道也。”帝不怿曰:“卿意感觉什么?”法尚曰:“结为方阵,四面外距,六宫 及百官家口并住当中。若有变起,当头分抗,内引奇兵,出外奋击,车为界线,重 设钩陈,此与据香港城市理工科业余大学学学亦何异!若战而捷,抽骑追奔,或战不利,屯营自守。臣谓稳定万全之计也。”帝曰:“善。”因拜左武卫将军,赐良马一匹,绢三百匹。

辽东之役,以护儿为平壤道行军管事人,兼检校东莱郡里正,率楼船指沧海。入 自浿水,去平壤六十里,高丽主高元扫境内兵以拒之,列阵数十里。诸将咸惧,护 儿笑谓副将周法尚及军吏曰:“吾本谓其坚城清野以待王师,今来送死,当殄之而 朝食。”高元弟建勇猛绝伦,率敢死数百人来致师。护儿命武贲郎将费青奴及第六 子左千牛整驰斩其首,乃从兵追奔,直至城下,俘斩恒河沙数,因破其郛,营于城 外,以待诸军。高丽昼闭城门,不敢出。会宇文述等众军皆败,乃旋军。以功赐物 5000段,以第五子弘为杜城府鹰扬郎将,以先封连云港公赐其子整。2019年,又出沧海 道,师次东莱,会杨玄感反,进攻秦皇岛,护儿闻之,召裨将周法尚等议旋军讨逆。 法尚等咸以无敕,不宜擅还,每每固执不从。护儿厉声曰:“宜春被围,心腹之疾。 高丽逆命,犹疥癣耳。公家之事,知无不为,私自在吾,当不关诸人也。有沮议者, 军法从事。”即日回军。令子弘及整驰驿奏闻。帝见弘等甚悦,曰:“汝父擅赴国 难,乃诚臣也。”授弘通议大夫,整公路府鹰扬将在,乃降玺书于护儿曰:“公旋 师之时,是朕敕公之日,君臣授弘意合,远同符契。枭此元恶,期在不遥,勒名太 常,非公而什么人也!”于是护儿与宇文述破玄感于阌乡,斩平之。还,加开府仪同三 司,赐物陆仟段、白金千两、奴婢百人,赠父法敏东阳郡太史、永宁县公。

  十一年,高智力商数慧据江南反,以子管事人统兵隋杨素讨之。贼据西藏岸为营,周亘百余里,船舰被江,鼓噪而进。护兒言于素曰:「吴人累锐,利在船只。必死之贼,难与争锋。公且跃跃欲试之,勿与接刃,请假奇兵数千,潜度江,掩破其壁,使退无所归,进不得战,此神帅韩信破赵之策也。」素以为然。护兒乃以轻舸数百,直登江岸,袭破其营,因纵火,烟焰张天。贼顾火而惧,素因是动,一鼓破之。智慧将逃王晓龙,护兒追至闽中,余党皆平。进位太师。除福州都督,封秦皇岛县公,食邑一千户,赐物二千段、奴婢百人。护兒招怀初附,威惠兼举。玺书劳问,前后相属。时智慧余党盛道延阻兵为乱,护兒又讨平之。迁址建设州总管。又与蒲山公李宽讨平黟、歙逆党汪文进,进位柱国,封永宁郡公。文帝嘉其功,使画工图其像以进。十四年,诏追入朝,赐以宫女、宝刀、骏马、锦彩等物,仍留长子楷为千牛备身,使护兒还职。

新春,黔安夷向思多反,杀将军鹿愿,围巡抚萧造,法尚与武将李景分路讨之。 法尚击思多于清江,破之,斩首3000级。还,从讨吐谷浑,法尚别出松州道,逐捕 亡散,至于江苏。赐奴婢一百口,物二百段,马七十匹。出为敦煌里正,寻驾驭宁 上大夫。辽东之役,以舟师指朝鲜道,会杨玄感反,与将军宇文述,来护兒等破之。 以功进右光禄大夫,赐物九百段。时有齐郡人王薄、孟让等举兵为盗,众十馀万, 保长摄山。频战,每挫其锐。赐奴婢百口。去年,复兴安盟海,在军疾甚,谓都督崔 君肃曰:“吾再平凉海,未能利涉,时不作者与,将辞人世。立下志愿不果,命也什么!” 言毕而终,时年五十九。赠武卫军机大臣,谥曰僖。有子四个人。长子绍基,灵寿令, 少子绍范,最资深。

十一年,又率师渡海,破高丽奢卑等二城。高丽举国来战,护儿大破之。将趣 平壤,高元震惧,使执叛臣斛斯政诣辽东城下请降。帝许之,诏护儿旋军。护儿集 众军谓曰:“三度出兵,未能平贼。此还也,不可重来。今高丽困弊,野无青草, 以自家众战,不日克之。吾欲进兵,径围平壤,取其伪主,献捷而归也。”于是拜表 请行,不肯奉诏。都尉崔君肃固争之,认为不可。护儿曰:“贼势破矣。吾在阃外, 事合专决,宁征得高元,还而获谴,舍此成功,所不能够矣。”君肃告众曰:“若从 上将,违拒圣旨,必当奏闻。”诸将惧,乃同劝还师,方始奉诏。及帝于雁门为突 厥所围,将选精骑溃围而出,护儿及樊子盖并固谏,乃止。

  仁寿初,迁瀛州长史,以善政闻,频见劳勉。炀帝嗣位,被追入朝,百姓攀恋,累日不能够出国,诣阙上书致请者,前后数百人。帝谓曰:「昔国步未康,卿为大将,前些天下无事,又为良二千石,可谓兼美矣。」仍除右骁卫太师。寻迁左。又改上柱国为光禄大夫,徙右翊卫参知政事,进封荣国公,恩礼隆密,朝臣无比。伟大的职业三年,车驾幸江都,谓护兒曰:「衣锦昼游,古代人所重,卿今是也。」乃赐物二千段,并牛酒,令谒古代人墓,宴乡党父老。仍令三品已上并集其宅,酣饮尽日,朝野荣之。

○李景

十二年,驾幸江都,护儿谏曰:“自皇家受命,将四十年,薄赋轻徭,户口滋 殖。皇帝以高丽逆命,稍兴军旅,百姓无知,易为咨怨,在外群盗,往往聚结,车 驾游幸,深恐非宜。伏愿驻驾柳州,与时休憩,出师命将,扫清群丑,上禀圣算, 指日克除。圣上今幸江都,是臣衣锦之地,臣荷恩深重,不敢专为身谋。”帝闻之, 厉色而起,数日不得见。后怒解,方被引进,谓曰:“公民意愿乃尔,朕复何望!”护 儿因不敢言。寻代宇文述为左翊卫郎中。及宇文化及构逆,深忌之。是日旦将朝, 见执。护儿曰:“国王今何在?”左右曰:“今被执矣。”护儿叹曰:“吾备位大 臣,荷国重任,不可能杜绝凶逆,遂令王室至此,抱恨泉壤,知复何言!”乃遇害。

  辽东之役,以护兒为平壤道行军管事人,兼检校东莱郡士大夫,率楼船指沧海。入自浿水,去平壤六十里,高丽主高元扫境内兵以拒之,列阵数十里。诸将咸惧,护兒笑谓副将周法尚及军吏曰:「吾本谓其坚城清野以待王师,今来送死,当殄之而朝食。」高元弟建勇猛绝伦,率敢死数百人来致师。护兒命武贲郎将费青奴及第六子左千牛整驰斩其首,乃从兵追奔,直至城下,俘斩数以万计,因破其郛,营于城外,以待诸军。高丽昼闭城门,不敢出。会宇文述等众军皆败,乃旋军。以功赐物四千段,以第五子弘为杜城府鹰扬郎将,以先封荆州公赐其子整。今年,又出沧海道,师次东莱,会杨玄感反,进攻衡阳,护兒闻之,召裨将周法尚等议旋军讨逆。法尚等咸以无敕,不宜擅还,每每固执不从。护兒厉声曰:「西宁被围,心腹之疾。高丽逆命,犹疥癣耳。公家之事,知无不为,私行在吾,当不关诸人也。有沮议者,军法从事。」即日回军。令子弘及整驰驿奏闻。帝见弘等甚悦,曰:「汝父擅赴国难,乃诚臣也。」授弘通议大夫,整公路府鹰扬将在,乃降玺书于护兒曰:「公旋师之时,是朕敕公之日,君臣授弘意合,远同符契。枭此元恶,期在不遥,勒名太常,非公而何人也!」于是护兒与宇文述破玄感于阌乡,斩平之。还,加开府仪同三司,赐物陆仟段、白金千两、奴婢百人,赠父法敏东阳郡上卿、永宁县公。

李景,字道兴,辽源休官人也。父超,周应、戎二州节度使。景姿首奇伟,膂力 过人,美须髯,骁勇善射。平齐之役,颇具力焉,授仪同三司。以平尉迥,进位开 府,赐爵平寇县公,邑千五百户。开皇五年,以行军监护人从王世积伐陈,陷陈有功, 进位上开府,赐奴婢六十口,物千五百段。及高智力商数慧等扰民江南,复以行军管事人从 杨素击之。别平仓岭,还授鄜州县令。市斤年,辽东之役,为马军管事人。及还,配 事文曲星。高祖奇其壮武,使袒而观之,曰:“卿相表当位极人臣。”寻从史万岁击 突厥于大斤山,别路邀贼,大破之。后与上明公杨纪送义成公主于突厥,至恆安, 遇突厥来寇。时期州管事人韩洪为虏所败,景率所领数百人援之。力战29日,杀虏甚 众,赐物两千段,授韩州校尉。以事王故,不之官。仁寿中,检校代州监护人。好记星谅作乱并州,景发兵拒之。谅遣刘暠袭景,战于城东。升楼射之,无不应弦而倒。 选铁汉击之,斩获略尽。谅复遣岚州太师乔钟葵率劲勇20000攻之。景战士然则数千, 加以城郭不固,为贼冲击,崩毁相继。景且战且筑,士卒皆殊死斗,屡挫贼锋。司 马冯孝慈、司法参军吕玉并文武兼备,仪同三司侯莫陈乂多谋画,工拒守之术。景 知将士可用,其后推诚于此多少人,无所关预,唯在阁持重,时出抚循而已。月馀, 崇左总管杨义臣以兵来援,合击,大破之。先是,景府内井中甃上生花如莲,并有 龙见,时成为铁马甲士。又有神仙长数丈见于城下,其迹长四尺五寸。景问巫,对 曰:“此是不祥之物,来食人血耳。”景大怒,推出之。旬日而兵至,死者数万焉。 景寻被征入京,进位柱国,拜右武卫经略使,赐缣7000匹,女乐一部,加以珍物。

护儿重然诺,敦交契,廉于财利,不事行当。至于行军用兵,特多妄图,每览 兵法,曰:“此亦岂异人意也!”善抚士卒,部分严明,故咸得其死力。

  十一年,又率师渡海,破高丽奢卑等二城。高丽举国来战,护兒大破之。将趣平壤,高元震惧,使执叛臣斛斯政诣辽东城下请降。帝许之,诏护兒旋军。护兒集众军谓曰:「三度出兵,未能平贼。此还也,不可重来。今高丽困弊,野无青草,以自己众战,不日克之。吾欲进兵,径围平壤,取其伪主,献捷而归也。」于是拜表请行,不肯奉诏。经略使崔君肃固争之,以为不可。护兒曰:「贼势破矣。吾在阃外,事合专决,宁征得高元,还而获谴,舍此成功,所不能够矣。」君肃告众曰:「若从司令员,违拒圣旨,必当奏闻。」诸将惧,乃同劝还师,方始奉诏。及帝于雁门为突厥所围,将选精骑溃围而出,护兒及樊子盖并固谏,乃止。

景智略非所长,而忠直为时所许,帝甚信之。击叛蛮向思多,破之,赐奴婢八 十口。明年,击吐谷浑于江苏,破之,进位光禄大夫。赐奴婢六十口,缣二千匹。 八年,车驾西巡,至中卫,景献食于帝。帝曰:“公,主人也。”赐坐齐王暕之上。 至陇川宫,帝将大猎,景与左武卫少保郭衍俱有难言,为人所奏。日本东京帝国大学怒,令左 右Ξ之,竟以坐免。冬辰,重新载入参数,与宇文述等参掌公投。今年,攻高丽武厉城,破 之,赐爵苑丘侯,物1000段。四年,出浑弥道。七年,复出辽东。及旋师,以景为 殿。高丽追兵大至,景击走之。赉物两千段,进爵滑国公。杨玄感之反也,朝臣子 弟多预焉,而景独无关乎。帝曰:“公诚直天然,小编之梁栋也。”赐以美人。帝每 呼李太守而不名,其见重如此。十二年,帝令景营辽东军械于北平,赐御马一匹, 名师子吉。会冀州贼杨仲绪率众万馀人来攻北平,景督兵击破之,斩仲绪。于时 盗贼蜂起,道路隔开分离,景遂召募,以备不虞。武贲郎将罗艺与景有隙,遂诬景将反。 帝遣其子慰谕之曰:“纵人言公窥天阙,据高松市,吾无疑也。”后为高开道所围, 独守孤城,外无声援,岁馀,士卒患脚肿而死者十将六七,景抚循之,一无离叛。 辽东军用产品多在其所,粟帛山积,既逢离乱,景无所私焉。及帝崩于江都,辽西太尉邓暠率兵救之,遂归柳城。后将还建邺,在道遇贼,见害。契丹、靺轲素感其恩, 闻之莫不流涕,幽、燕职员到未来伤惜之。有子世谟。

澳门皇家赌场网址,子十二个人,楷通议大夫,弘金紫光禄大夫,整左光禄大夫。整尤勇猛,善抚御, 讨击群盗,所向皆捷。诸贼歌曰:“长碧鸡山头百沙场,十十五五把长枪。不畏官军 千万众,或者荣公第六郎。”至是,并遇祸,子侄死者十个人,唯少子恆、济四人免。

  十二年,驾幸江都,护兒谏曰:「自皇家受命,将四十年,薄赋轻徭,户口滋殖。帝王以高丽逆命,稍兴军旅,百姓无知,易为咨怨,在外群盗,往往聚结,车驾游幸,深恐非宜。伏愿驻驾新乡,与时休息,出师命将,扫清群丑,上禀圣算,指日克除。圣上今幸江都,是臣衣锦之地,臣荷恩深重,不敢专为身谋。」帝闻之,厉色而起,数日不得见。后怒解,方被引进,谓曰:「公意乃尔,朕复何望!」护兒因不敢言。寻代宇文述为左翊卫郎中。及宇文化及构逆,深忌之。是日旦将朝,见执。护兒曰:「始祖今何在?」左右曰:「今被执矣。」护兒叹曰:「吾备位大臣,荷国重任,无法杀灭凶逆,遂令王室至此,抱恨泉壤,知复何言!」乃遇害。

○慕容三藏

樊子盖,字华宗,庐江人也。祖道则,梁越州尚书。父儒,侯景之乱奔齐,位 仁州都尉。子盖仕齐,位威德尔海北陈二郡上卿、员外散骑常侍,封富阳侯。周武帝平 齐,授仪同三司、郢州巡抚。隋文帝受禅,以仪同领乡兵,后除枞阳军机章京。平陈之 役,以功加上开府,改封上蔡县伯,历辰、嵩、齐三州令尹,转循州管事人,许以实惠从事。十四年,入朝,奏岭南地形图,赐以良马杂物,加统四州,令还任所,遣光 禄少卿柳謇之饯于灞上。

  护兒重然诺,敦交契,廉于财利,不事行当。至于行军用兵,特多企图,每览兵法,曰:「此亦岂异人意也!」善抚士卒,部分严明,故咸得其死力。

慕容三藏,燕人也。父绍宗,齐少保左仆射、西南道大行台。三藏幼聪敏,多 武略,颇负父风。仕齐,释褐太史府参军事,寻迁备身太守。武平初,袭爵燕郡公, 邑八百户。其年,败周师于孝水,又破陈师于寿阳,转武卫将军。又败周师于河阳, 授武卫巡抚。又转右卫将军,别封范阳县公,食邑千户。周师入鄴也,齐后主失 守东遁,委三藏等留守鄴宫。齐之王公以下皆降,三藏犹率麾下抗拒周师。及齐平, 武帝引见,恩礼甚厚,诏曰:“三藏父亲和儿子诚节著闻,宜加荣秩。”授开府仪同太尉。其年,稽胡叛,令三藏讨平之。开皇元年,授吴州教头。八年,奉诏持节钱塘道黜陟大使。其年,岭南酋长王仲宣反,围圣地亚哥,诏令柱国、泰州公韦洸为行军总管,三藏为副。至华盛顿,与贼应战,洸为流矢所中,卒,诏令三藏检校华盛顿道行军 事。十年,贼众四面攻围,三藏固守月馀。城中粮少矢尽,三藏认为不可长久,遂 自率骁锐,夜出突围击之。贼众败散,维也纳获全。以功授长史,赐奴婢百口,加 以金银杂物。十二年,授廓州教头。州极西界,与吐谷浑邻接,奸宄违反法律者皆迁配 彼州,流人多有潜逃。及三藏至,招纳绥抚,百姓爱悦,繦负日至,吏民歌颂之。 高祖闻其能,屡有劳问。其年,当州畜产繁孳,获醍醐进献,赉物百段。十四年, 州界连云山响,称万年者三,诏颁郡国,仍遣使醮于山所。其日景平凉于上,雉间 兔驯坛侧,使还具以闻,上海高校悦。十七年,授叠州理事。党项羌时有翻叛,三藏随意讨平之,部内夷夏咸得安辑。仁寿元年,改封尼科西亚县男。伟大的事业元年,授和州提辖。 四年,转任泰安郡都尉,所在有惠政。其年,改授金紫光禄大夫。伟绩四年卒。

炀帝即位,转广陵校尉,改授银青光禄大夫、伊春提辖,以善政闻。伟大的工作四年, 入朝,加金紫光禄大夫。七年,车驾西巡,将入吐谷浑。子盖以彼多瘴气,献青独步春,以御雾露。及帝还,谓曰:“人道公清,定如此不?“子盖谢曰:“臣安敢清, 止是小心不敢纳贿耳。”于是赐之口味百余斛,加右光禄大夫。子盖曰:“愿奉丹 陛。”帝曰:“公侍朕则一位罢了,委以西方,则万人之敌,宜识此心。”两年, 帝避暑陇川宫,又云欲幸河西。子盖倾望銮舆,愿巡郡境。帝知之,下诏鼓劲之。 是岁,朝于江都宫,帝谓曰:“富贵不还故乡,真衣绣夜行耳。”因敕庐江郡设3000人会,赐米麦4000石,使谒坟墓,宴故老,那时荣之。还除户部通判。时处罗可 汗及高昌王款塞,复以子盖检校武威上卿,招待二蕃。辽东之役,摄左武卫将军, 出长岑道。后以宿卫不行。加左光禄先生。其年,帝还东都,使子盖涿郡留守。

  子十五位,楷通议大夫,弘金紫光禄大夫,整左光禄大夫。整尤勇猛,善抚御,讨击群盗,所向皆捷。诸贼歌曰:「长龙王山头百战场,十十五五把长枪。不畏官军千万众,或然荣公第六郎。」至是,并遇祸,子侄死者十二个人,唯少子恆、济肆个人免。

三藏从子遐,为澶水丞,汉王反,抗节不从,以诚节闻。

本文由澳门皇家赌场网址-澳门皇家赌场最新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复前击猛,赐爵襄国县公

关键词:

上一篇:息贪竞之风,今以李谧、士谦附其家传

下一篇:今从例附其家传,唯左右驱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