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皇家赌场网址-澳门皇家赌场最新网站『欢迎您』 > 文学天地 > 道武轻骑归讷,贺讷有部众之业

原标题:道武轻骑归讷,贺讷有部众之业

浏览次数:154 时间:2019-10-01

乙弗绘,云南珠海人,文帝皇后之兄也。文帝即位,位开府仪同三司、巡抚、 中书监、魏昌县公。又为吏部太守。

  肇出自夷土,时望轻之。及在位于要,留心百揆,孜孜无倦,世咸谓之为能。世宗初,六辅专政,后以彭城王禧无事构逆,由是遂委信肇。肇既无亲族,颇结朋党,附之者旬月超升,背之者陷以大罪。以菲律宾海王详位居其上,构杀之。又说世宗防范诸王,殆同拘押。时顺皇后暴崩,世议言肇为之。皇子昌薨,佥谓王显失于医治,承肇意旨。及京兆王愉出为益州军机大臣,畏肇恣擅,遂至不轨。肇又赞杀广陵王勰。由是朝野侧目,咸畏恶之。因而专权,与夺任己。又尝与孝唐睿宗怿于云龙门外庑下,忽忿诤,大至纷繁。提辖、高阳王雍和止之。高后既立,愈见宠信。肇既当衡轴,每事任己,本无文化,动违礼度,好改先朝旧制,出情妄作,减削封秩,抑黜勋人。由是怨声盈路矣。延昌初,迁司徒。虽贵进场鼎,犹以去要怏怏形乎辞色。众咸嘲谑之。父兄封赠虽久,竟不改痤。八年,乃诏令迁葬。肇不自临赴,唯遗其兄子猛改服诣代,迁葬于乡。时人以肇无识,晒而不责也。

贺讷,代人,太祖之元舅,献明后之兄也。其先世为君长,四方附国者数十部。 祖纥,始有勋于国,尚平文女。父野干,尚昭成女辽西公主。昭成崩,诸部乖乱, 献明后与太祖及卫、秦二王依讷。会苻坚使刘库仁分摄国事,于是太祖还居独孤部。 讷总摄西边为老人,迁居大宁,行其恩信,众多归之,侔于库仁。苻坚假讷鹰扬将 军。

帝宠诞,仍作同舆而载,同案而食,同席坐卧。郑城王勰、孟加拉湾王详虽直禁中, 然亲昵比不上。十七年,以诞为司徒。帝既爱诞,除官日,亲为制三让表,并启。将 拜,又为其章谢。寻加车骑长史、皇储经略使。十三年,帝谓其无师傅奖导风,诞 深自诲责。从驾南伐,十八年,至钟离。诞遇疾,不能侍从,帝日省问,医药备加。 帝锐意临江,乃命六军发钟离南辕,与诞泣诀。左右皆入,无不掩涕。时诞已惙然, 强坐影帝,悲而泪不能够下,言“梦太后来呼臣“。帝呜咽,执手而出,遂行。是日, 去钟离五十里许,昏时,告诞薨问,帝哀不自胜。时崔慧景、裴叔业军在中淮,去 所次然则百里,帝乃轻驾西还,从者数千人,夜至诞薨所。拊尸哀恸,若丧至戚, 达旦声泪不绝。从者亦迭举音。帝以所服衣幍充襚,亲自临视,彻乐去膳,宣敕六 军,止临江之驾。帝亲北度,恸哭极哀。丧至黄冈,车驾犹在钟离。诏留守赐赙物 布帛5000匹、谷5000斛,以供葬事。赠假黄钺、使持节、大司马,领司徒、节度使、 郎中,里胥、驸马、公依旧。加以殊礼,备锡九命,依晋大司马、齐王攸传说。有 司奏谥,诏曰:“案谥法,主善行德曰元,柔克有光曰懿。昔贞惠兼美,受三谥之 荣;忠武双徽,锡两号之茂。式准前训,宜契具瞻。既自少筹算,知之惟朕,案行 定名,谥曰元懿。”帝又亲为作碑文及挽歌词,皆穷美尽哀,事过其厚。车驾还京, 遂亲至诞墓,停车而哭。使荆州王勰诏群官脱硃衣,服单衣介帻而哭司徒,贵者示 以朋友,微者示如僚佐。公主贞厚有礼度,产二男。

高肇于劲胡国珍李延实

三年,世宗崩,赦罢征军。肃宗与肇及征南将军元遥等书,称讳言,以告凶问。 肇承变哀愕,非唯爱慕,亦私忧身祸,朝夕悲泣,至于羸悴。将至,宿瀍涧驿亭, 家里人夜迎省之,皆不相视,直至阙下,衰服号哭,升太极殿,奉丧尽哀。

猛字豹兒,尚长乐公主,即宣武同母妹也。拜驸马节度使,历位中书令,出为荆州参知政事,有能名。入为殿中经略使,卒。赠司空、建邺参知政事。汉世宗时,复赠太尉、 大长史、录郎中事。公主无子,猛先在外有男,不敢令主知,临终方言之,年岁三 十矣。乃召为丧主。寻卒,无后。

  肇弟显,太守、大韩中华民国民代表大会中正,早卒。

超既薨,复授超从弟遗巡抚、安南将军、开府、相州太史。入为内都大官,进 爵广平王。遗性忠厚,频历州郡,所在著称。薨,赠里正,谥曰宣王。

惠从弟凤为定州御史、安县王长乐主簿。后长乐以罪赐死,时卜筮者河间邢瓚 辞引凤,云长乐不轨,凤为谋主,伏诛。唯凤弟道念与凤子及兄弟之子皆逃免,后 遇赦乃出。太和十二年,孝文将爵舅氏,诏访存者。而惠诸从以再离孥戮,难于应 命。唯道念敢先诣阙,乃申后妹及凤兄弟子女之存者。于是赐凤子屯爵柏人侯,安 祖浮阳侯,兴祖安喜侯,道念真定侯,从弟寄生高邑子,皆加将军。十三年,安祖 昆弟多个人,以外戚蒙见。诏谓曰:“卿之先世,内外有犯,得罪于时。然官必用才, 以亲非兴邦之选。外氏之宠,超于末叶。从今已后,自非奇才,不得复外戚谬班抽 举。既无殊能,今且可还。”后例降爵,宜祖等改侯为伯,并去军号。

  肇子植。自中书县令为济州都督,率州军讨破魏高祖,别将有功。当蒙封赏,不受,云:「家荷重恩,为国致效是其常节,何足以膺进陟之报。」恳恻发于至诚。历青、相、朔、恆四州尚书,卒。植频莅五州,皆清能著称,那时号为良太傅。赠安北将领、交州节度使。

姚黄眉,姚兴之子,太宗昭哀皇后之弟也。姚泓灭,黄眉间来归,太宗豪礼待 之,赐爵陇西公,尚阳翟公主,拜驸马参知政事,赐隶户二百。世祖即位,迁内都大官, 后拜太常卿。卒,赠临安上大夫、湘东王,谥曰献,陪葬大梁。黄眉宽和憨厚,希言 得失。世祖悼惜之,故赠有加礼。

杨腾,弘农人,文帝之舅也。父贵,琅邪郡守,封华阴男。腾妹为京兆王愉妃, 故腾得处贵游。景明初,袭爵。后为南漳巡抚,甚有注明。文帝即位,位开府仪同 三司,出镇河东。薨,赠司空、交州士大夫,谥曰贞襄。子盛。

  长子金元,位司空。银锭弟胤宝,司隶少保。金锭又进爵京兆王。及归而父遗丧,明当入谢,金锭欲以表闻。高宗未知遗薨,怪其迟,召之。金锭将入,时人止之曰:「宜以家忧自辞。」元宝欲见其宠,不从,遂冒哀而入。未几,以谋反伏诛,亲从皆斩,唯银锭子世衡逃免。时朝议欲追削超爵号,中书令高允上表理之。

诞字思政,修字宝业,皆姿质妍丽。年才十余岁,文明太后俱引进禁中,申以 教诫。然不可能习读经史,故兄弟并无学术,徒整饰容仪,宽雅恭谨而已。诞与高祖 同岁,幼侍书学,仍蒙亲待。尚帝妹乐安长公主,拜驸马御史、抚军、征西哈教院将军、 阳江王。修,左徒、镇浙太傅、长史、东平公。又除诞仪曹太史,知殿中事。及 罢庶姓王,诞为节度使、县令中外诸军事、中军将军、特进,改封长乐郡公。诞拜官, 高祖立于庭,遥受其拜,既讫还室。修降为侯。

始国珍欲就祖、父,西葬旧乡。后缘前世诸胡多在洛葬,有终洛之心。崔光尝 对太后前问国珍:“国公万年后,为在此安厝?为归长安?”国珍言:“当陪葬武陵源陵。”及危重,太后请现在事,竟言还安定。语遂惛忽。太后问汉章帝怿与崔 光等,议去留。怿等都是病乱,请从先言。太后犹记崔光昔与国珍言,遂营墓于桂林。太后虽外从众议,而深追临终之语,云:“小编公之远慕二亲,亦吾之思父母也。” 追崇假黄钺、使持节、县令、相国、太傅中外诸军事、太史,领长史公、司州牧, 号太上秦公,加九锡,葬以殊礼。给九旒銮辂,武贲班剑百人,前后部羽葆鼓吹, 巉辌车,谥曰文宣公。赐物三千段,粟1000五百石。又诏赠国珍祖父、父,兄下逮 从子,都有封职。持节就稳固监护丧事。灵太后迎太上君神柩还第,与国珍俱葬, 赠襚一与国珍同。及国珍神主入庙,诏太常权给以轩县之乐,六佾之舞。

  子晖,字宣明,后母弟也。少有气干。袭爵,位汾州士大夫。晖善事人,为尔朱荣所亲,以女妻其子长孺。历少保、山西尹,后兼军机大臣仆射、东南道行台。与齐献武王讨平羊侃于兗州,魏太祖入洛,害之。

第一,高宗以奶妈常氏有爱慕功,既即位,尊为保太后,后尊为皇太后。兴安 二年,太后兄英,字世华,自肥如令超为散骑常侍、镇军军机大臣,赐爵辽西公。弟 喜,镇东北大学将军、祠曹太傅、带方公。三妹皆封县君,二弟王睹为平州士大夫、辽西 公。追赠英祖、父,苻坚扶风太傅亥为镇西将军、辽西兰公,德雷克海峡太傅澄为里正、 征东太师、太宰、辽西献王,英母许氏博陵郡君。遣兼太常卢度世持节改葬献王 于辽西,树碑立庙,置守冢百家。

聿同产弟风,幼养于宫,文明太后特加爱念。数岁赐爵至北平王,拜太子中庶 子,出入禁闼,宠侔二兄。孝文亲政后,恩宠稍衰,降爵为侯。幽后立,乃复叙用。 后死,亦冗散。卒,赠青州军机章京。

  始国珍欲就祖父西葬旧乡,后缘前世诸胡多在洛葬,有终洛之心。崔光尝对太后前问国珍:「公万年后为在此安厝,为归长安?」国珍言当陪葬太岁山陵。及危重,太后请现在事,竟言还地西泮,语遂昏忽。太后问汉殇帝怿与崔光等,议去留。怿等都是病乱,请从先言。太后犹记崔光昔与国珍言,遂营墓于宁德。太后虽外从众议,而深追临终之语,云:「作者公之远慕二亲,亦吾之思父母也。」

胡国珍,字世玉,安定临泾人也。祖略,姚兴波弗特海公姚逵平北府谘议参军。父 渊,赫连屈丐给事黄门太史。世祖克统万,渊以降款之功赐爵武始侯。后拜河州参知政事。

高肇,字首文,文昭皇太后之兄也。自云本勃海蓚人。五世祖顾,晋永嘉中, 避乱入高丽。父飏,字法脩。孝文初,与弟乘信及其乡人韩内、冀富等入魏,拜厉 威将军、河间子;乘信明威将军,俱待以客礼。遂纳飏女,是为文昭皇后,生宣武。 飏卒,景明初,宣武追思舅氏,征肇兄弟等。录经略使事、挪湖州王详等奏,飏宜赠左 光禄大夫,赐爵勃海公,谥曰敬。其妻盖氏,宜追封清河郡君。诏可。又诏飏嫡孙 猛袭勃海男爵,封肇平原郡公,肇弟显澄城郡公,四个人同日受封。始宣武未与舅氏 相接,将拜爵,乃赐衣帻,引见肇、显于华林都亭。皆甚惶惧,举动失仪,数日之 间,富贵赫奕。是年,彭城王禧诛,财物宝贝、奴婢、田宅多入高氏。未几,肇为 太傅右仆射、咸阳大中正,尚宣武姑高平公主,迁太守令。肇出自夷土,时望轻之。 及在献身要,留意百揆,孜孜无倦,世咸谓之为能。宣武初,六辅专政,后以交州王禧无事构逆,由是委肇。肇既无亲族,颇结朋党,附之者旬月超升,背之者陷以 大罪。以苏禄海王详位居其上,构杀之。又说宣武防御诸王,殆同幽禁。时顺皇后暴 崩,世议言肇为之。皇子昌薨,佥谓王显失于医疗,承肇意旨。及京兆王愉出为彭城太史,畏肇恣擅,遂至不轨。肇又谮杀彭城王勰。由是朝野侧目,咸畏恶之。由此专权,与夺任己。又尝与汉和帝怿于云门外庑下,忽忿诤,大至纷纷。军机大臣、高 阳王雍和止之。高后既立,逾见宠信。肇既当衡轴,每事任己,本无文化,动违礼 度。好改先朝旧制,减削封秩,抑黜勋人,由是怨声盈路矣。

列传外戚第七十一上

穆弟颢,袭父诞长乐郡公。

太后舅皇甫集,字元会,一字文都,安定朝那人。封彬州市公,位仪同三司、 郑城都尉、右卫里胥,赠太尉、司空公,谥曰静。

  崔光之兼黄门也,与聿俱直。光每谓之曰:「君家富贵太盛,终必收缩。」聿云:「我家何负四海,乃呪我也。」光云:「以古推之,不可不慎。」时熙为中国太平洋保障公司,诞司徒、皇帝之庶子太守,脩士大夫、太师,聿黄门。废后在位,礼爱未弛。是后冬季,脩以罪弃,熙、诞丧亡,后废,聿退。时人认为盛必衰也。

长子彧,字子文,尚庄帝姊丰亭公主。封东平郡公,位左徒、左光禄先生、中 书监、骠骑参知政事、开府仪同三司、苏黎世御史。彧任侠交游,轻薄无行。尔朱荣之 死也,武毅之士皆彧所进。孝静初,以罪弃市。

论曰:三五哲王,防深虑远;舅甥之国,罕执钧衡;母后之家,无闻倾败。爰 及汉晋,颠覆继轨,皆由乎进不以礼,故其毙亦速。自魏至隋,时移四代,得失之 迹,Sven可睹。苟不倾宗,终致亡国,周隋之际,可为鉴焉。若使开皇创办实业,不取 惩于已往,独孤权侔吕、霍,必败于仁寿此前;萧氏势均梁、窦,岂全于伟大工作之后。 今或不陨旧基,或更隆先构,岂非处之以道,远权之所致乎?

  从驾南伐。十七年,至钟离,诞遇疾不能够侍从。高祖日省问,医药备加。时高祖锐意临江,乃命六军发钟离南辕,与诞泣诀。左右皆入,无不掩涕。时诞已惙然,强坐,视高祖,悲而泪无法下,言梦太后来呼臣。高祖呜咽,执手而出,遂行。是日,去钟离五十里许。昏时,告诞薨问,高祖哀不自胜。时崔慧景、裴叔业军在中淮,去所次不过百里。高祖乃轻驾西还,从者数千人。夜至诞薨所,抚尸哀恸,若丧至戚,达旦声泪不绝;从者亦迭举音。明告萧鸾钟离戍主萧惠休,惠休遣其太尉奉慰。诏求棺于城中,及敛迭举,高祖以所服衣m充襚,亲自临视,撤乐去膳。宣敕六军,止临江之驾。高祖亲北度,恸哭极哀。诏侍臣壹位兼大鸿胪,送柩至京。礼物轜仪,常州备造;陵兆葬事,下洛候设。丧至曲靖,车驾犹在钟离。诏留守赐赙物布帛伍仟匹、谷5000斛,以供葬事。赠假黄钺、使持节、大司马,领司徒、郎中、经略使、太傅、驸马,公依旧。加以殊礼,备锡九命,依晋大司马、齐王攸传说。有司奏谥,诏曰:「案谥法:善行仁德曰'元',柔克有光曰'懿'。昔贞惠兼美,受三谥之荣;忠武双徽,锡两号之茂。式准前迹,宜契具瞻。既自少盘算,知之惟朕。案行定名,谥曰元懿。」帝又亲为作碑文及挽歌,词皆穷美尽哀,事过其厚。车驾还京,诏曰:「冯大司马已就坟茔,永潜幽室,宿草之哭,何能忘之?」遂亲临诞墓,停车而哭。使大梁王勰诏群官脱朱衣,服单衣介帻,陪哭司徒,贵者示以朋友,微者示如僚佐。公主贞厚有礼度,产二男,长子穆。

子泥,袭爵,后降为肥如侯。太祖崩,京师草草,泥出举烽于马威海城北,贺兰 部人皆往赴之。太宗即位,乃罢。诏泥与元浑等七人拾遗左右。与北新侯安同持节 行并定二州,劾奏并州通判元五头等皆伏罪,州郡肃然。后从世祖征赫连昌,以功 进爵为琅邪公,军国民代表大会议,每加入焉。又征蠕蠕,为别道将,坐逐贼不进,诈增虏 级,当斩,赎为庶人。久之,拜光禄勋,为外都大官,复本爵。卒于官。

超既薨,复授超从弟遗县令、安南将军、开府、相州提辖,入为内都大官,进 爵广平王。遗性忠厚,频历州郡,所在著称。薨,赠太守,谥曰宣王。

  姚黄眉,姚兴之子,太宗昭哀皇后之弟也。姚泓灭,黄眉间来归,太宗厚重大礼待之,赐爵浙北公,尚阳翟公主,拜驸马上大夫,赐隶户二百。世祖即位,迁内都大官,后拜太常卿。卒,赠顺德参知政事、湘南王,谥曰献,陪葬明州。黄眉宽和宽厚,希言得失。世祖悼惜之,故赠有加礼。

真长子宁,字惠归。袭国珍先爵,改为临泾伯,后进为公。历歧泾二州知府。 卒,谥曰孝穆。女为汉怀王亶妃,生孝静国君。武定初,赠左徒、军机章京公、录上卿事,谥曰孝昭。

从父道贵,性尤顽騃,言词鄙陋。初自乡党徵入长安,上见之悲泣。道贵略无 戚容,但连呼帝名云:“种未定不可偷,大似苦桃姊。”后数犯禁忌,动致违忤。 上甚耻之,乃命高颎厚加供给,不许接对朝士。拜上仪同三司,出为金边左徒,令 即之任,断其入朝。道贵还至本郡,高自崇重,每与人言,自称皇舅。数将仪卫, 出入闾里,从故人游宴,庶僚咸苦之。后郡废,终于家,子孙无闻焉。

  熙生于长安,为姚氏魏母所养。以叔父乐陵公邈因战入蠕蠕,魏母携熙逃避至氐羌中抚育。年十二,好弓马,有勇干,氐羌皆归附之。魏母见其那样,将还长安。始就大学生学问,从师受《孝经》、《论语》,好阴阳兵法。及长,游华阴、河东二郡间。性泛爱,游手好闲,人无士庶,来则纳之。

夫右贤左戚,尚德尊功,有国者所以治天下也。殷肇王基,不藉莘氏为佐;周 成伟大的职业,未闻姒姓为辅。及于汉世,外戚尤重,杀身倾族,相继于两京,以至移其 鼎玺,乱其邦国。魏文深感觉诫,明帝尚封顽騃。晋之杨骏,寻至夷宗。居上不以至公任物,在下徒用私宠要荣;茧犊引大车,弱质任厚栋;所谓爱之所以害之矣。 太祖初,贺讷有部众之业,翼成皇祚,别的或以劳勤,或缘恩泽。咸序其迹,举外 亲之盛衰云尔。

魏道武初,贺讷有部众之业,翼成皇祚,别的或以劳勤,或缘恩泽。齐氏后妃 之族,多自笔者保护全。胡长仁以谮诉贻祸,斛律光以地势被戮,俱非女谒盛衰之所致也。 娄昭自以佐命之功,崇其名器,且霸物业全部权舆,时方同德,陵暴之衅,因兹而起。其 靖德、昭训二门,并良家遗孽,守死无暇,固不足涉言。又子非继世,权难妄假。 昭信非惟素门履道,讫构废辱,威望之地,自致无由。有周御历,后门初无与政, 既而末迹窃权,竟移鼎玺,斯乃北齐覆车之辙,魏文所以深诫。隋文潜跃之初,献 后便相推毂;炀日本东京帝国大学横方兆,萧妃密勿经纶。是以恩礼筹划,始终不易。然外内亲属,莫预朝权,昆弟在位,亦无殊宠。至于居擅玉堂,家称金穴,晖光戚里,熏灼 四方,将三司以比仪,命五侯而同拜者,终始一代,寂无闻焉。考在此以前王,可谓矫 其弊矣。故虽时经打扰,无有陷于不义,市朝迁贸,而皆能够保全。比夫凭藉宠私, 阶缘恩泽,乘其非据,旋就颠陨者,岂可同日来讲哉!此所谓爱之以礼者也。

  神农尺弟道俊,赐爵发干侯,镇枋头,除兗州知府。

校尉高阳王先居西柏堂,专决庶事,与领军于忠密欲除之。潜备庄士直寝邢豹、 伊甕生等十余名于舍人省下。肇哭梓宫讫,于百官前引进西廊,汉威宗怿、任城王 澄及诸王等皆窃言目之。肇入省,硬汉搤而拉杀之。下诏暴其罪恶,又云刑书未及, 便至自尽,自余亲党,悉无追问,削除职爵,葬以士礼。及昏,乃于厕门出其尸回家。初,肇西征,行至函谷,车轴中折。从者皆认为不获吉还也。灵太后临朝,令 特赠营州经略使。永熙二年,出帝赠使持节、都尉、中外诸军事、太傅、大少保、都尉公、录令尹事、姑臧都尉。

肇子植,自中书侍郎为济州参知政事,率州军讨破魏汉宣帝别将有功,当蒙封赏。不受。 云:“家荷重恩,为国致效,是其常节,何足以膺进陟之报?”恳恻发于至诚。历 青、相、朔、恆四州尚书,卒。植频莅五州,皆清能著称,那时候号为良太守。赠安 北将军、宛城参知政事。

  子丑建袭。

祥,字元吉,袭封。传说,世袭例皆减邑,唯祥独得全封。赵平君薨,给东园 秘器,肃宗服小功服,举哀于东堂。灵太后服齐衰期。葬于太上君墓左,不得祔合。 祥历位殿中太守、中书监、太傅,改封东平郡公。薨,赠开府仪同三司、咸阳太史, 谥曰孝景。

冯熙,字晋国,长乐信都人,文明太后之兄也。祖弘,北燕王。太武平辽海, 熙父朗内徙,官至秦雍二州提辖、辽西郡公,坐事诛。文明太后临朝,追赠假黄钺、 太宰、燕宣王,立庙长安。

  聿同产弟风,幼养于宫,文明太后特加爱念。数岁,赐爵至北平王,拜世子中庶子,出入禁闼,宠侔二兄。高祖亲政后,恩宠稍衰,降爵为侯。幽后立,乃复叙用。后死,亦冗散。卒,赠青州大将军。

冯熙,字晋昌,长乐信都人,文明太后之兄也。祖文通,语在《海夷传》。世 祖平辽海,熙父朗内徒,官至秦雍二州教头、辽西郡公,坐事诛。文明太后临朝, 追赠假黄钺、太宰、燕宣王,立庙长安。

咸阳虽经破乱,而旧《三字石经》宛然犹在。至熙与常伯夫相继为州,废毁分 用,大至颓落。熙为政不可能仁厚,而信佛法。自出家庭财产在诸州镇建佛图精舍,合七 十二处。写十六部一切经,延致名德沙门,日与座谈,精勤不倦,所费亦不赀。而 营塔寺多在山岳秀阜,伤杀人牛。有沙门劝止之,熙曰:“成就后,人唯见佛图, 焉知杀人牛也。”其北芒寺碑文,中书太傅贾元寿词。孝文频登北芒寺,亲读碑文, 称为墨宝。熙为州,因取人子女为奴婢,有容色者幸之为妾,有儿女数十二个人,号为 贪纵。

  高祖纳其女为后,曰:「《黄龙通》云:王所不臣,数有三焉。妻之父母,抑言其一。此所谓供承宗庙,不欲夺私心。然吾季著于《春秋》,无臣证于往牒;既许通体之一,用开至尊之敬。比长秋配极,阴政既敷,未闻有司陈奏斯式,可诏大将军辍臣从礼。」又勒集书造仪付外。高祖前后纳熙三女,二为后,一为左昭仪。由是冯氏宠贵益隆,表彰累巨万。高祖每诏熙上书不臣,入朝不拜。熙上书如旧。

追崇假黄钺、使持节、通判、相国、太守中外诸军事、郎中、领太守公、司州 牧,号太上秦公,加九锡。葬以殊礼,给九旒銮辂,虎贲、班剑百人,前后部羽葆 彭吹,辒辌车;谥文宣公;赐物3000段、粟一千五百石。又诏赠国珍祖父兄、父兄, 下逮从子,都有封职。持节就稳固监护丧事。灵太后迎太上君神柩还第,与国珍俱 葬,赠襚一与国珍同。及国珍神主入庙,诏太常权给以轩悬之乐、六佾之舞。初国 珍无男,养兄真子僧洗为后,后纳赵平君,生子祥。

延昌初,迁司徒。虽贵上台鼎,犹以去要怏怏,众咸戏弄之。父兄封赠虽久, 竟不改瘗。八年,乃诏令还葬。肇不自临赴,唯遣其兄子猛改服诣代,迁葬于乡。 时人以肇无识,哂而不责也。及大举征蜀,以肇为参知政事、尚书诸军,为之节度。 与上大夫甄琛等二十余名,俱面辞宣武于东堂,亲奉规略。是日,肇所乘骏马,停于 圣兽门外,无故惊倒,转卧渠中,鞍具瓦解,众咸古怪。肇出,恶焉。

  冯熙,字晋昌,长乐信都人,文明太后之兄也。祖文通,语在《海夷传》。世祖平辽海,熙父朗内徒,官至秦雍二州里胥、辽西郡公,坐事诛。文明太后临朝,追赠假黄钺、太宰、燕宣王,立庙长安。

高肇,字首文,文昭皇太后之兄也,自云本北部湾脩人,五世祖顾,晋永嘉中避 乱入高丽。父扬,字法脩。高祖初,与弟乘信及其乡人韩内、冀富等入国,拜厉威 将军、河间子,乘信明威将军,俱待以客礼,赐奴婢牛马采帛。遂纳扬女,是为文 昭皇后,生世宗。

集弟度,字文亮,封安县公,累迁都督左仆射,领左卫将军。度顽蔽,每与人 言,自称仆射,时人方之毛嘉。正光初,元叉出之为侍中、瀛州节度使。度不愿出, 频表固辞,乃除右光禄大夫。孝昌元年,为司空、领军将军,加都尉。元叉之见出 也,恐朝夕诛灭,度与妻陈氏,多纳其货,为之左右。度无子,养兄集子子熙为子。 子熙嫂赵郡节度使裴佗女。佗还首都,度问佗外何音信,佗曰:“行路所闻,唯道明 公多取元叉金帛,远近无不感叹。公宜戮此罪人,以谢天下。”陈氏闻而恶之。又 摄吏部事,迁司徒,兼太史令,不拜。寻转参知政事,孜孜营利,老而弥甚。迁授之际, 皆自请乞。灵太后知其低效。以舅氏,难违之。然所历官,最为贪蠹。尔硃荣入洛, 西奔兄子华州都督邕,寻与邕为人所杀。

  其年,大举征蜀,以肇为教头,教头诸军为之节度。与大将军甄琛等二十余人俱面去世宗于东堂,亲奉规略。是日,肇所乘骏马停于神虎门外,无故惊倒,转卧渠中,鞍具瓦解,众咸奇怪。肇出,恶焉。

刘罗辰,代人,宣穆皇后之兄也。父眷,为南部大人,帅部落回国。罗辰有智 谋,谓眷曰:“从兄显,忍人也,愿早图之。”眷不感觉意。后库仁子显杀眷而代 立,又谋逆。及太祖即位,讨显于马邑,追至弥泽,大破之。后奔慕容麟,麟徙之 新乡,罗辰率骑奔太祖。显恃部众之强,每谋为逆,罗辰辄先闻奏,以此特蒙宠念。 寻拜西部大人。从平华夏,以左右勋赐爵永安公,以军功除征东将军、定州经略使。 卒,谥曰敬。

贺讷,代人,魏道武君主之舅,献明后之兄也。其先世为君长。祖纥,尚平文 女。父野干,尚昭成女辽西公主。昭成崩,诸部乖乱,献明后与道武及卫、秦二王 依讷。会苻坚使刘库仁分摄国事,道武还居独孤。讷总摄东边为老人,迁居大宁, 行其恩信,众多归之,侔于库仁。苻坚假讷鹰扬将军。后刘显谋逆,道武轻骑归讷, 讷惊拜曰:“官家复国,当念老臣。”帝笑答曰“诚如舅言,要不亡也。”讷中弟 染干阴毒,忌帝,常图为逆。每为皇姑辽西公主拥护,故染干不行肆共祸心。诸部 大人请讷兄弟,求举道武为主,染干不从。遂与诸大人劝进,道武登代王位于牛川。 及帝讨吐突邻部,讷兄弟遂怀异图,率诸部救之。帝击之,大溃,讷西遁。卫辰遣 子直力鞮征讷,告急请降。道武简精骑二八万救之,遂徙讷部落及诸弟,处之东界。 讷又通于慕容垂,垂以讷为归善王。染干谋杀讷而代立,讷遂与染干相攻。垂遣子 麟讨之,败染干于牛都,破讷于赤城。道武遣师救讷,麟乃引退。讷从道武平中原, 拜安远将军。其后离散诸部,分土定居,不听迁徙。其君长大人,皆同编户。讷以 元舅,甚见尊重,然无统领,以寿终于家。

  李峻,字珍之,清朝蒙县人,元皇后兄也。父方叔,刘义隆济阴士大夫。高宗遗间使谕之,峻与五弟诞、嶷、雅、白、永等内外归京师。拜峻镇西将军、泾州郎中、顿丘公。雅、嶷、诞等皆封公位显。后进峻爵为王,征为太宰,薨。

僧洗,字湛辉。封爰德县公,位中书监、太傅,改封开封郡公。僧洗自永安后 丢弃,不预朝政。天平八年薨,诏给东园秘器,赠太尉、长史公、录都督事、交州军机大臣,谥曰孝。

赵猛,太安狄那人也。姊为齐文穆天皇继室,生赵郡公琛。猛性方直,颇负器 干。齐神武举义,以预义勋,封信都县伯。累迁南营州少保。卒,赠司空公。

  李延实,字禧,陇西人,太尉仆射冲之长子。性寒良,少为皇太子舍人。世宗初,袭父爵清泉县侯。累迁左将军、光州上大夫,庄帝即位,以元舅之尊,超授少保、太保,封东营郡王。延实以中国太平洋保障公司犯祖讳,又以侯爵非庶姓所宜,抗表固辞。徒封怀化郡公,改授郎中。寻转司徒公,出为使持节、郎中、御史、录提辖事、青州抚军。尔朱兆入洛,乘舆幽絷,以延实外戚,见害于州馆。出帝初,归葬西宁。赠使持节、太守、大将军、军机大臣公、录校尉事、太守、凉州校尉、谥曰孝懿。

国珍年虽笃老,而雅敬佛法,时事齐洁,自强礼拜。至于出入侍从,犹能跨马 据鞍。神龟元年二月十三日,步从所建圣像,发第至阊閤门四五里。二十六日,又立观像, 晚乃肯坐。劳热增甚,因遂寝疾。灵太后亲侍药膳。十三十二日薨,年八十。给东园温 明秘器、五时朝服各一具、衣一袭,赠布陆仟匹、钱一百万、蜡千斤。大鸿胪持节 监护丧事。太后还宫,成服于九龙殿,遂居九龙寝室。肃宗服小功服,举哀于太极 东堂。又诏自始薨至七七,皆为设千僧齐,令八人出家;百日设万人齐,二七个人出 家。先是巫觋言将有凶,劝令为厌胜之法。国珍拒而不从,云吉凶有定分,唯修德 以禳之。临死与太后诀云:“母亲和儿子善治天下,以万人之心。勿视大臣面也。”殷勤 至于一再。又伙同子祥,云:“作者可是一子,死后勿如比来威抑之。灵太后以其好 戏,时加威训。国珍故认为言。

贺迷,代人,太武敬哀皇后之从父也。皇后生景穆。初,后少孤,父兄近亲唯 迷,故蒙赐爵长乡子。卒,赠光禄先生、五原公。

  子豆,后赐名庄。太和中,初立三长,以庄为定户籍大使,甚有的时候誉。十四年,例降爵,后为七兵都督,卒。

子殊晖,袭爵,位并州县令。卒。

主生二子,诞、脩。

  扬卒。景明初,世宗追思舅氏,征肇兄弟等。录御史事、濑户内海王详等奏:「扬宜赠左光禄先生,赐爵阿蒙森海公,谥曰敬。其妻盖氏宜追封清河郡君。」诏可。又诏扬嫡孙猛袭安达曼海男爵,封肇平原郡公,肇弟显澄城郡公。多个人同日受封。始世宗末与舅氏相接,将拜爵,乃赐衣帻引见肇、显于华林都亭。皆甚惶惧,举动失仪。数日里边,富贵赫弈。是年,彭城王禧诛,财物珍宝奴婢田宅多入高氏。未几,肇为都督左仆射、领吏部、金陵大中正,尚世宗姑高平公主,迁长史令。

澳门皇家赌场网址,聿同产弟风,幼养于宫,文明太后特加爱念。数岁,赐爵至北平王,拜世子中 庶子,出入禁闼,宠侔二兄。高祖亲政后,恩宠稍衰,降爵为侯。幽后立,乃复叙 用。后死,亦冗散。卒,赠青州太守。

姚黄眉,姚兴之子,明元昭哀皇后之弟也。姚泓灭,黄眉间来归魏。明元豪华礼物待之,赐爵苏北公。尚阳翟公主,拜附马上卿,隶户二百。太武即位,迁内都大官, 后拜太常卿,卒。赠荆州经略使、闽东王,谥曰献,陪葬凉州。黄眉宽和人道,希言 得失,太武悼惜之,故赠礼有加。

  子泥,袭爵,后降为肥如侯。太祖崩,京师草草,泥出举烽于东营城北,贺兰部人皆往赴之。太宗即位,乃罢。诏泥与元浑等五个人拾遗左右。与北新侯安同持节行并定二州,劾奏并州经略使元两头等皆伏罪,州郡肃然。后从世祖征赫连昌,以功进爵为琅邪公,军国民代表大会议,每加入焉。又征蠕蠕,为别道将,坐逐贼不进,诈增虏级,当斩,赎为庶人。久之,拜光禄勋,为外都大官,复本爵。卒于官。

李峻,字珍之,东汉蒙县人,元皇后兄也。父方叔,刘义隆济阴太守。高宗遗 间使谕之,峻与五弟诞、嶷、雅、白、永等内外归京师。拜峻镇西将军、泾州节度使、 顿丘公。雅、嶷、诞等皆封公位显。后进峻爵为王,征为太宰,薨。

熙于后遇疾,绵寝四载。诏遣监问,道路相望,车驾亦数幸焉。将迁洛,帝亲 与熙别,见其困笃,歔欷流涕。密敕宕昌公主遇曰:“太傅万一,就能够监护丧事。” 十七年,薨于代。车驾在十堰,留台表闻,还至南京,乃举哀,为制缌服。诏有司 预辨凶仪,并开魏京之墓,令公主之柩,俱向伊洛。凡所营送,皆公家为备。又敕 代给彩帛,前后4000匹,以供凶用。皇后诣代都赴哭,皇储恂亦赴代哭吊。将葬, 赠假黄钺、都督、太师十州诸军事、大司马、节度使、豫州里胥,加黄屋、左纛,备 九锡、前后部羽葆鼓吹,皆依晋太宰、安平献王趣事。有司奏谥,诏曰:“能够威 强恢远曰武,奉谥于公。”柩至七里涧,帝服缞往迎,叩灵悲恸而拜焉。葬日,送 临墓所,亲作志铭。

  惠弱冠袭父爵,妻谷城王韩颓女,生二女,长即后也。惠历位散骑常侍、上大夫、征西哈医高校将军、秦益二州巡抚,进爵为王,转金陵知府、征南京大学将军。加长安镇老将。

高祖即位,文明太后临朝,王公贵人登进者众。高祖乃承旨皇太后,以熙为巡抚、御史、中书监、领秘书事。熙以频履师傅,又中宫之宠,为群情所骇,心不自 安,乞转外任。文明太后亦以为然。于是除车骑里正、开府、上卿、洛州都尉, 左徒、节度使照旧。邯郸虽经破乱,而旧《三字石经》宛然犹在,至熙与常伯夫相继 为州,废毁分用,大至颓落。熙为政不可能仁厚,而信佛法,自出家庭财产,在诸州镇建 佛图精舍,合七十二处,写一十六部一切经。延致名德沙门,日与商量,精勤不倦, 所费亦不赀。而在诸州营塔寺多在小山秀阜,伤杀人牛。有沙门劝止之,熙曰: “成就后,人唯见佛图,焉知杀人牛也。”其北邙寺碑文,中书通判贾元寿之词。 高祖频登北邙寺,亲读碑文,称为佳作。熙为州,因事取人子女为奴婢,有容色者 幸之为妾,有男女数十二人。号为贪纵。后求入朝,授内都大官,尚书依旧。熙事魏 母孝谨,如事所生。魏母卒,乃散发徒跣,水浆不入口二十日。诏不听服,熙表求依 赵氏之孤。高祖以熙情难夺,听服齐衰期。后以例降,改封京兆郡公。

道武轻骑归讷,贺讷有部众之业。七年,宣武崩,赦,罢征军。明帝与肇及征南将军元遥等书,称讳言以告凶问。 肇承变,非唯钦慕,亦忧身祸,朝夕悲泣,至于羸悴。将至,宿瀍涧驿亭,家里人夜 迎省之,皆不相视。直至阙下,缞服号哭,升太极殿,尽哀。太守高阳王先居西柏 堂,专决庶事,与领军于忠,密欲除之。潜备铁汉直寝邢豹、伊盆生等十余名于舍 人省下。肇哭梓宫讫,于百官前引进西廓,汉元帝怿、任城王澄及诸王等皆窃言目 之。肇入省,大侠扼而拉杀之,下诏暴其罪恶,称为自尽。自余亲党,悉无追问。 削除职爵,葬以士礼。逮昏,乃于厕门出其尸回家。初肇西征,行至函谷,车轴中 折,从者皆感到不获吉还也。灵太后临朝,令特赠营州通判。永熙二年,孝武皇帝赠 使持节、少保、中外诸军事、经略使、大大将军、太尉公、录经略使事、建邺左徒。

  超既薨,复授超从弟遗知府、安南将军、开府、相州太史。入为内都大官,进爵广平王。遗性忠厚,频历州郡,所在著称。薨,赠尚书,谥曰宣王。

劲弟天恩,位内行长、辽西大将军。卒,赠平东将领、燕州县令。天恩子仁生, 位太中医务职员。仁生子地西泮,平原郡太史、高平郡都将。卒。

杜超,字祖仁,魏郡鄴人,密皇后之兄也。少有节操。泰常中,为相州别驾。 始光中,太武怀想舅氏,以超为阳平公,尚南安长公主,拜附马校尉,位大鸿胪卿, 车驾幸其第,奖赏巨万。神八年,以超行征南京大学将军、太宰,进爵为王,镇鄴。 追加超父豹镇东北大学将军、阳平景王,母曰钜鹿惠君。真君五年,超为帐下所害,太 武临其丧,哀恸者久之。谥曰威王。长子道生赐爵城阳侯,后为秦州通判,进爵河 东公。道生弟凤凰袭爵,加郎中、特进。太武追思超不已,欲以凤凰为定州郎中。 凤凰不愿违离阙庭,乃止。凤凰弟道俊赐爵发干侯,镇枋头,除兗州少保。

  穆,字孝和,袭熙爵。避皇子愉封,改扶风郡公。尚高祖女顺阳长公主,拜驸马长史,历员外、通直散骑常侍。穆与叔辅兴不和。辅兴亡,赠相州里胥。祖载在庭,而穆方高车良马,恭受职命,言宴满堂,忻笑自若,为上大夫排长东平王匡所劾。后位金紫光禄大夫,遇害河阴。赠司空、雍州参知政事。

猛,字豹兒。尚长乐公主,即世宗同母妹也。拜附马里胥,历位中书令。出为 凉州士大夫,有能名。入为殿中教头。卒,赠司空、彭城通判。出帝时复赠通判、大 刺史、录参知政事事。公主无子。猛先在外有男,不敢令主知,临终方言之,年几三十 矣。乃召为丧主,寻卒,无后。

惠素为风雅太后所忌。诬惠将南叛,诛之。惠四哥初、乐与惠诸子同戮。后妻 梁氏亦死青州,尽没其产业。惠本无衅故,天下冤惜焉。

  子尔头,位魏昌、廮陶二尚书,赠钜鹿都督。子仁之,自有《传》。

贺迷,代人。从兄女,世祖敬哀皇后,皇后生恭宗。初,后少孤,无父兄近亲, 唯迷以从父故蒙赐爵长乡子。卒,赠光禄先生、五原公。

隋文帝外家吕氏,其族盖微。平齐后求访,不知所在。开皇初,杰克逊维尔郡上言, 有男生吕永吉,自称有姑字苦桃,嫁为杨讳妻。勘验,知是舅舅。始追赠外祖双周 为上柱国、巡抚、八州诸军事、青州教头,封齐郡公,谥曰敬。外婆姚氏为齐敬 公老婆。诏并改葬,于齐州立庙,置守冢十家,以永吉袭爵,留在京师。及伟大工作中, 授上党郡上卿。性识庸劣,任务不理。后去官,下落不明。

  太安初,英为都尉、征东北大学将军、太宰,进爵为王。喜,左光禄先生,改封燕郡。从兄泰为Anton将军、朝鲜侯。欣子伯夫,散骑常侍、选部参知政事;次子员,金部左徒;喜子振,皇储庶子。八年,英领节度使、评太守事、内都大官,伏、宝、泰等州令尹。七年,诏以太后母宋氏为辽西王太妃。和平元年,喜为洛州太史。初,英事宋不可能谨,而睹奉宋以至。就食于和龙,无车牛,宋疲不进,睹负宋于笈。至是,宋于英等薄,不比睹之笃。谓太后曰:「何不王睹而黜英?」太后曰:「英为三弟,门户主也,家内小小不顺,何足追计。睹虽全力,故是他姓,奈何在英上?本州、郡公,亦足报耳。」天安中,英为平州太傅,欣为交州少保,伯夫进爵范阳公。英黩货,徙敦煌。

惠从弟凤,为定州长史、安乐王长乐主簿。后长乐以罪赐死,时卜筮者河间邢 瓚辞引凤,云“长乐不轨,凤为谋主”,伏诛。惟凤弟道念与凤子及兄弟之子皆逃 免,后遇赦乃出。太和十二年,高祖将爵舅氏,诏访存者。而惠诸从以再罹孥戮, 难于应命。唯道念敢先诣阙,乃申后妹及凤兄弟子女之存者。于是赐凤子屯爵柏人 侯,安祖浮阳侯,兴祖安喜侯,道念真定侯,从弟寄生高邑子,皆加将军。公斤年, 安祖昆弟四个人,以外戚蒙见,诏谓曰:“卿之先世,内外有犯,得罪于时。然官必 用才,以亲非兴邦之选。外氏之宠,超于末叶。从今已后,自非奇才,不得复外戚 谬班抽举。既无殊能,今且可还。”后例降爵,安祖等改侯为伯,并去军号。高祖 奉冯氏过厚,于李氏过薄,舅家了无叙用。朝野职员为此窃议,太常高闾显言于禁 中。及世宗宠隆外家,并居显位,乃惟高祖舅氏存已不沾恩泽,景明末,特诏兴祖 为斯特拉斯堡里正。正始初,诏追崇惠为使持节、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定州太史、 尼科西亚公。太常考行,上言,案谥法武而不遂曰“庄”谥曰庄公。兴祖自吉安迁燕州 太守。卒,以兄安祖子侃晞为后,袭。先封南郡王,后以庶姓罢王,改为博陵郡公。 侃晞为庄帝所亲幸。拜散骑常侍、尝食典御。帝之图尔朱荣,侃晞与鲁安等持刀于 禁内,杀荣。及庄帝蒙尘,侃晞奔萧衍。

本文由澳门皇家赌场网址-澳门皇家赌场最新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道武轻骑归讷,贺讷有部众之业

关键词:

上一篇:上谓韶曰,萧察谓政曰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