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皇家赌场网址-澳门皇家赌场最新网站『欢迎您』 > 文学天地 > )眚灾肆赦,除名为民

原标题:)眚灾肆赦,除名为民

浏览次数:150 时间:2019-09-30

○除名

○叙刑上

○律令上

何法盛《晋中兴书》曰:胡毋崇为永康令,多授货赂,政治苛暴,诏都街顿辈筳百,除名为民。

《易·蒙卦》曰:初六发蒙,利用刑人。《象》曰:利用刑人,以正法也。(刑人之道,道所恶也。以正法制,故刑人也。)

《书》曰:王曰:"呜呼!凡我有官君子,钦乃攸司,慎乃出令。令出惟行,弗惟反。"(有官君子,大夫己上。叹而诫之,使敬汝所司,慎汝出令。从政之本,令出必惟行之,不惟反改。若二三其令,乱之道也。)

《隋书》曰:贺若敦被除名,每出怨言。晋公护徵还,令自煞。临刑,呼子弼,谓曰:"吾欲必平江南,然此心不果,汝当成之。吾以舌死,汝不可不思。"引锥刺弼舌出血,诫以慎口。

又《豫卦》曰:顺以动,豫。圣人以顺动,则刑罚清而民服。

《韩诗》曰:古丈必有命民,民有能敬长怜孤、取舍好让者,命於其君,然后得乘饰车骈马;未得命者,不得乘车,乘车皆有罚。故其民虽有馀财侈物,而无礼义功德,即无所用其馀财侈物。故其民皆兴仁义,而贱不争贵,强不凌弱,众不暴寡。是唐虞之所以象典刑,而民莫敢犯也。

又曰:贺若弼坐免官,弼怨望愈甚。后数年,下弼狱。上谓之曰:"我以高颎、杨素为宰相,汝唱言云此二人惟堪啗奋鼹,是何意也?"弼曰:"颎,臣之故人;素,臣之舅子。臣并知其为人,诚有此语。"公卿奏弼怨望,罪当死,上惜其功,於是除名为民。

又《噬嗑卦》曰:噬嗑亨,利用狱。(噬,啮也。嗑,合也。凡物之不亲,由有间也,物之不齐,由有过也。有间与过,啮而合之,所以通也。刑克以通,狱之利也。)《象》曰:雷电噬嗑,先王以明罚勒法。

《论语·子路》曰:子曰:"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

又曰:高颎得罪,除名为民。颎初为仆射,其母诫之曰:"汝富贵己极,但有一斫头耳,尔其慎之。"颎由是常恐祸变。及此,颎欢然无恨色,以为得免於祸。

又曰《丰卦·象》曰:雷电皆至丰,《丰》君子以折狱致刑。(文明以动,不失清理也。)

《国语》曰:越王勾践令民壮者无娶老妇,老者无娶壮妇。女子十七不嫁,丈夫二十不娶,其父母有罪。将勉者以告公,令医守之,生男二壶酒、一犬;生女二壶酒,一豚;生三人与之乳母;生二人与之饩。(三子力不能独养,故与乳母。)

又曰:权武为潭州总管,晚生子,与亲客宴集。酒酣,遂擅赦所部内狱囚。武帝以南越边远,治从其俗,务適便宜,不依律令,而每言当今法急,官不可为。上令有司案其事,皆验。上大怒,命斩之。武於狱中上书,言其父为武元皇帝战死於马前,以此求哀。由是除名为民。

《尚书·舜典》曰:象以典刑,(象,法也。法用常刑,用不越法。)流宥五刑,(宥,宽也。以流放之法宽五刑。)鞭作官刑,(以鞭为治官事之刑。)朴则教刑,(朴,夏楚也。不勤道业,则挞之。)金作赎刑,(金,黄金。误而入刑,出金以赎罪。)眚灾肆赦,怙终贼刑。(眚,过也。灾,害也。肆,缓也。贼,煞也。过而有害,当缓赦之。怙奸自终,当型煞之。)钦哉钦哉,惟刑之恤哉。(舜陈典刑之义,敕天下使敬之,忧欲得中。)

《家语》曰:孔子初仕,为中都宰。制为养生送死之节,长幼异食,强弱共任,男女别涂,路不拾遗,器不雕伪,市不二价。行之一年,而四方诸侯皆则焉。定公谓孔子曰:"学子之法,以治鲁国,何如?"孔子对曰:"虽天下可也,何但鲁国而己哉?"

《晋律》曰:吏犯不孝,谋煞其国王侯伯子男,官长诬偷授财枉法及掠人和卖诱藏亡奴婢,虽遇赦,皆除名为民。

又《舜典》曰:帝曰:"皋陶!蛮夷猾夏,寇贼奸宄,(猾,乱也。夏,华夏。群行攻劫曰寇,煞人曰贼。在外曰奸,在内曰宄。言无教之致。)汝作士,五刑有服,(士,治狱官也。五刑,墨劓剕宫大辟。服,从也。言刑得轻重中正之法也。)五服三就;(既从五刑,谓服罪也。行刑当就之处:大罪於原野、大夫于朝,士于市。)五流有宅,五宅三居。(谓不忍加刑则流放之,若四凶则有五刑之流,各有所居。五居之差有三等之居;大罪四裔,次九州之外,次千里之外也。)惟明克允。"(言皋陶能明信五刑,施之远近。蛮夷猾夏,使咸信服,无敢犯之者。)

《尔雅》曰:柯、宪、刑、范、辟、律、矩、则,法也。(诗曰:伐柯伐柯,其则不远。论语曰:不逾矩也。)

又曰:除名,比三岁刑。

又《大禹谟》曰:帝曰:"皋陶!惟兹臣庶,罔或干予正。(无有干我正,言顺耳。)汝作士,明于五刑,以弼五教,期于予治,(弼,辅也。期,当也。叹其能以刑辅教,当於治体。)刑期于无刑,民协於中,时乃功,懋哉。"(虽成行刑以煞,止煞经无犯者。刑期於无所刑,民皆合於大中之道,是汝之功勉之。)皋陶曰:"帝德罔愆,临下以简,御众以宽。罚弗及词,赏延于世。宥过无大,刑故无小。罪疑惟轻,功疑惟重。(邢疑附轻,赏疑从重,忠厚之至。)与其煞不辜,宁失不经,好生之德,洽於民心。兹用不犯于有司。"(辜,罪也。经,常也。司,主也。皋陶因帝勉己,遂称帝之德,所以期民不犯上也。宁失不常之罪,不枉不辜之善,仁爱之道。)

《释言》曰:坎、律,铨也。(易坎卦主法。法律皆所以铨量轻重。)

又曰:其当除名,而所取饮食之用之物,非以为财利者,应罚金四两以下,勿除名。

又《皋陶谟》曰:天讨有罪,五刑五用哉。(言天以五刑罚有罪,用五刑宜必当。)

《释名》曰:法,逼也。人莫不欲从其志,逼正使有所喜蘙。令,领理使不相犯也。律,{累}也。囚人心使不得放肆也。

晋潘岳《闲居赋叙》曰:今天子谅闇之际,领太傅主簿府诛,除名为民,俄而复官。

又《吕刑》曰:穆王训夏赎刑,(吕侯以穆王命作书,训畅夏禹赎刑之法,更从轻矣。布告天下。)作《吕刑》。吕刑,(后为甫侯,故或称甫刑。)惟吕命。王享国百年,耄荒,(言吕侯见命为卿时,穆王以享国百年,耄乱荒忽,穆王即位,过四十矣。言百年大期,虽志而能用贤以扬名。)度作刑以诘四方。(度时世所宜,训作赎刑,以治天下四方之民。)

《史记》曰:商鞅定法,秦人初言令不便者以千数,於是太子犯法。卫鞅曰:"法之不行,自上犯之。"将法太子。太子,君词也,不可施刑,刑其傅公子虔,黥其师公孙贾。明日,秦人皆趋令行之。令初下,有言令不便者,有来言令便者。卫鞅曰:"此皆乱化之人也。"尽迁於边城。其后人莫敢议令。

○免官

《尚书大传》曰:子张曰:"尧舜之王,一人刑而天下治,何则h嗵诚而爱深也。今一夫而被此五刑。"子龙子曰:"未可谓能为书。"(二人俱罪吕侯之说刑也。被此五刑,喻犯数罪也。)孔子曰:"不然也。五刑有此教。"(教然耳。犯数罪犹以上一罪刑也。)

《汉书》曰:高祖初入关,约法三章曰:"煞人者死,伤人讥褎抵罪。"蠲削烦苛,兆民大悦。其后四夷未附,兵革未息,三章之法,不足以御奸,於是相国萧何捃摭秦法,取其宜於时者,作律。

《后汉书》曰:梁松迁太仆,数为私书请托郡县。二年发觉,免官,遂怀怨望。四年冬,乃悬飞书诽谤,下狱免。

又曰:子夏曰:"昔者三王悫然欲错刑遂罚,(错,处也。遂,行也。)平心而应之,和然后行之。然且曰:'吾意者以不平虑之乎?吾意者以不和平之乎?'如此者三,然后行之。此之谓慎罚。"

又曰:惠帝四年,除挟书律。(如淳曰:秦始皇令敢有挟诗书偶语者俱为城旦也。)

《宋书》曰:庾登之为司徒长史,南东海太守府公彭城王义康专览政事,不欲自下厝意,而登之性刚,每陈己志。义康不悦,出为吴郡太守,以赃货免官。

又曰:孔子曰:"古之刑者省之,今之刑者繁之。其教,古者有礼然后有刑,是以刑省也。今也反是,无礼而齐之以刑,是以繁也。"

又曰:汉王下令:军士不幸死者,吏为衣衾棺敛,转送其家。四方归心焉。

又曰:谢灵运在会稽,亦多徒众,惊动县邑。太守孟顗因灵运横恣,表其异志。灵运驰诣阙,上表自陈本末。文帝知其见诬,不罪也,以为临川内史。在郡游放,不异永嘉。为有司遣使随州从事郑望生收灵运,兴兵叛逸,遂有逆志,为诗曰:"韩亡子房奋,秦帝鲁连耻。本自江海人,忠义感君子。"追讨禽之送廷尉,廷尉论上斩刑,上爱其才,欲免官而己。彭城王义康坚执,谓不宜恕,诏以谢玄勋参微管,宜宥及后词,降死,徙广州。

《书》曰:伯夷降典礼,折民惟刑。谓有礼然后有刑也。

又曰:元帝为太子,壮好经书,宽博谨慎。初居桂宫,上尝急召,太子出龙楼门,(张晏曰:门楼上有铜龙,若白鹤飞廉者也。)不敢绝驰道。(应劭曰:驰道,天子道,若中道然,古挚甚重。)西至直城门,(晋灼曰:黄图西出南头弟二门。)得绝,乃度之,还入作室门。上迟之,问其故,以状对。上大悦,乃着令,令太子得绝驰道。

《晋律》曰:免官比三岁刑,其无贞官而应免者,正刑召还也。

又曰:兹殷罚有伦,今也反是,诸侯不同听,每君异法。听无有伦,是故知法难也。

又曰:元帝仁柔好儒,见宣帝多用文法吏以刑名绳下,大臣杨惲、盖宽饶等坐刺讥语而诛。尝侍燕,从容言:"陛下持刑太深,宜用儒生。"宣帝作色曰:"汉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杂之,奈何纯任德教,用周政乎?且俗儒不达时宜,好是古非今,使人眩於名实,(眩,乱视也。音胡乱反切。)不知所守,何足委任?"乃叹曰:"乱我家者,太子也。"及即位,下诏曰:"法令者,欲其难犯而易避也。今律令烦多,典文者不能分明,是欲罪元元之不逮,岂中刑之意哉?其议律令可蠲除轻减。"

又曰:有罪应免官,而有文武加官者,皆免所居职官。

又曰:有过,赦。小罪勿增,大罪勿累。老弱不授刑,有过不授罚。故老而授刑谓之悖,弱者授之不克,不赦有过谓之贼。

又曰:成帝河平中诏曰:"《甫刑》云:五刑之属三千,大辟之罚其属二百。今大辟罪千有馀条,律令烦多,百有馀万言。奇请他比,日以益滋。(奇请,谓常文外主丈别有所请,以定罪也。它比,谓引它类以附之,稍增律条也。奇音居宜反。)其与中二千石、博士及明习律令者议减死刑及可蠲除者,令较然易知。"

又曰:其犯免官之罪,不得减也。

《诗·小雅》曰:《菀柳》,刺幽王也。暴虐无亲,而刑罚不中也。

又曰:杜周,南阳杜衍人也。义纵为南阳太守,以周为爪牙,荐之张汤,为廷尉史,使按边失亡,所论煞甚多。奏事中意,任用,与减宣更为中丞者十馀岁。周少言重迟,内深次骨。宣为左内史,周为廷尉,其治大抵放张汤,而善候伺上所欲挤者,因而陷之;上所欲释,久系待问而微见其冤状。客有谓周曰:"君为天下决平,不循三尺法。"周曰:"三尺法安出哉?前主所是着为律,后主所是疏为令。当时为是,何古之法乎?"

又曰:其当免官者先上。(免官,谓不听应收治者也。)

《诗含神雾》曰:烨烨震电,不宁不令。此应刑政之大暴,故震雷惊人,使天下不安。

又曰:主父偃以诸侯莫足游者,乃入关见卫将军。卫将军首茉上,上不省,资用乏,留久,诸侯宾客多厌之。乃上书阙下。朝奏,暮召入见。所言九事,其八者为律令也。

本文由澳门皇家赌场网址-澳门皇家赌场最新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眚灾肆赦,除名为民

关键词:

上一篇:其族人与沾益安效良争印,众贼为洪承畴所逐

下一篇:其罚百鍰,第二部分是曹魏复肉刑的讨论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