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皇家赌场网址-澳门皇家赌场最新网站『欢迎您』 > 文学天地 > 在泮献囚,三刺曰讯万民

原标题:在泮献囚,三刺曰讯万民

浏览次数:50 时间:2019-09-30

《赵书》曰:后石率精骑五千袭劭续。一战,生擒续於青丘,钳颈拲手,於襄国青阳城门顿头称囚。

○徒

发奸摘伏

《异苑》曰:新野庾绍之少字道遐与南阳宋协中表之亲。桓玄时,庾为湘东太守,病亡。协以义熙中晨起,服茱萸酒。一小儿通云,庾湘东须臾便至,两脚着械,脱之而坐。

又《天文志》曰:有勾圆十五星属杓,曰贱人之牢,牢中星实则囚多,虚则囚出。

钳网

《南史》曰:丹徒县令沈巑之以清廉抵罪,巑之,吴兴武康人,性疏直,在县自以清廉,不事左右,浸润日至,遂锁系尚方。叹曰:"一见天子足矣。"上召问曰:"复欲何陈?"答曰:"臣坐清所以获罪。"上曰:"清复何以获罪?"曰:"尾馛承奉要人。"上曰:"要人为谁?"巑之以手扶四面,指曰:"此赤衣诸贤皆是。若臣得更鸣,必令清誉日至。"巑之虽危言,上亦不责。后知其无罪,重除丹徒令。

《吴越春秋》曰:吴王拘越王句践与大夫范蠡於石室,吴王疾,越王谓太宰嚭曰:"囚臣请一见问疾。"太宰入言,吴王乃见越王也。

隋文帝令伸理由下达上,始禁越诉。

又《王莽传》曰:民犯钱,伍人相坐,没官为奴婢,其槛车儿女步,以铁锁银锁其颈,传至锺官,奴以千万数。

《汉书》曰:隽不疑为京兆尹,每行县录囚徒,不疑多有所平反。母喜笑,为饮食,语言异於他时。或无所出,母怒,为之不食。故不疑为吏,严而不残。

三木

刘欣期《交州记》曰:居风山去郡四里,夷人从太守斐庠求市此山,云出金。既不许,寻有一妪行田,见金牛出食,斫得鼻锁长丈馀。后人往往见牛夜出,其色光耀数十里。

《魏略》曰:人得崔琰书,以裹帻笼,持其笼行都道中。时有与琰宿不平者,遥见琰名着帻笼,从而视之,遂白太祖,以为琰腹诽心谤,乃收付狱,髡刑输徒。前所白琰者又白云:"琰为徒,虬须直视,心似不平。"太祖亦以为然,遂欲煞之。

汉宣帝诏曰:“系者苦饥寒庾死狱中,朕甚痛之。”

《三国典略》曰:东魏中尉宋游道限外授故选状词,渤海王怒而禁之。狱掾欲为之脱枷,游道不肯,曰:"此王命所着,不可辄脱。"王闻而宥之。

又曰:马援为郡督邮,送囚至府。囚有重罪,援哀而纵之,亡命北地,遇赦留。

蚕室

宋躬《孝子传》曰:缪斐字文雅,东海兰陵人。父忽得患,医药不给。斐昼夜叩头,不寝不食,气息将尽。至三更中,忽有二神引锁而至,求罢椿:"尊府君昔经见侵,故有怒报。君至孝所感,昨为天曹所摄,锁银铛。"斐惊视,父己差。父云:"吾病,恒见二人见持,向来忽不见。"斐乃具说。父曰:"吾曾过五子胥庙,引二神象置地,当此是也。"

《北史》曰:萧捴入周,为上州刺史,为政以礼让为本。尝至元日,狱中囚系悉放归家,听三日然后赴狱。主者争之,捴曰:"昔王长、虞延见称前史,吾虽寡德,窃怀景行,以之获罪,弥所甘心。"诸囚荷恩,并依限而至。吏人称其惠化。

金鸡集树

《吕氏春秋》曰:齐有善相狗者,其邻畜之数年,不取鼠,以告相者。曰:"此良狗也,志在獐豕鹿,不在鼠也。欲其鼠,则桎之。"其邻桎其后足,则狗取鼠矣。

《列女传》曰:严延年为河南太守,河南号曰屠伯。(以其刑煞为主。若屠者也。)其母尝从东海来,欲就延年。昆洛阳,適见报囚。(所执决刑戮之囚也。)母大惊,便周骷亭,不肯入府。

末减

《说文》曰:钳,铁有所劫束也。钛胫钳也。

又曰:吕后为皇太后,乃令永巷囚戚夫人。

秦李斯为赵高所谮,二世收之。父子临刑,叹曰:“吾欲牵黄犬出上蔡东门逐狡兔,其可得乎!”遂夷其三族。

《晋律》曰:钳重二斤,翘长一尺五寸。

《史记》曰:孟尝君入秦,秦王欲留之。人或说相秦必先齐而后秦,秦其危矣。於是秦昭王乃囚孟尝君。

请谳

《后魏书》曰:孝文太和初,时法官及州郡县多为重枷,复以缒石悬于囚颈,伤肉至骨,勒以诬服,吏以为能。帝闻而伤之,乃制:非大逆有明证而不疑辞者,不得大枷。

韩子曰:温人入周,周不内。问之曰:"客耶?"对曰:"主人也。"问其巷而不知也。吏曰:"囚之。"君使人问之曰:"子非周人也,而自谓非客,何也?"对曰:"臣少也诵《诗》云:'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今君天子,则我天子臣也。"

肉鼓吹

《史记》曰:卫青,平阳人。其父为吏,与给事平阳侯家妾通,生青,为侯家人。少时归其父,使牧羊。先母之子皆奴畜之,不以为兄弟。青尝至众居室,有一钳徒相青曰:"贵人也,官至封侯。"青叹曰:"人奴。得无笞骂即足矣,安得封侯?"

《晋律》曰:髡钳,五岁刑,笞二百,(若诸士诈伪,将吏越武帝垣,兵守逃归家,兄弟保人之属,并五岁刑也。)四岁刑,(若复上闻入殿门上变事,漏露泄选举事,误发密事,殴兄娣之属,并四岁刑。)三岁刑,二岁刑。(二岁刑减一等,入罚金。二岁以上至五岁刑,皆耐罪。若越城作奔,走马众中,有挟天文图识之属,并为二岁刑。)

械颈足曰桁扬,械颈曰荷校,械手足曰桎梏,锁系曰锒铛,鞭笞曰榜掠。考逼曰五毒俱备,言五刑皆用也。

《后周书》曰:柳庆为雍州别驾,广陵王元欣魏之懿亲,其甥孟氏屡为凶横。或有告其盗牛,庆捕推得实,趣令就禁。孟氏殊无惧容,乃谓庆曰:"今若加以桎梏,后复何以脱之?"欣亦遣使辩其无罪,孟氏由此益骄。庆於是大集僚吏,盛言孟氏依倚权戚侵虐之状,言毕,便令笞煞之。此后贵戚敛手,不敢侵暴。

《淮南子》曰:拘囹圄者,以日为修。当市死者,以日为短。

胥靡

○械

《琐语》曰:晋冶氏女徒病,弃之。舞嚚之马僮饮马而见之,病徒曰:"吾良梦。"马僮曰:"汝奚梦乎?"曰:"吾梦乘马如河汾三恚币愿嫖瑜亍!舞嚚自往视之曰:"尚可活,吾买汝。"答曰:"既弃之矣,犹未死乎?"舞嚣曰:"未。遂买之。"至舞嚚氏而疾有间,而生荀林父。(《神翼记》又载之。)

五毒

《说文》曰:梏,手械,所以告天;桎,足械,所以质地也。

又曰:王陵字彦云,太原人。凌为发干长,遇事,髡刑五年,当道扫除。时太祖下车,过问:"此何徒?"左右以状对。太祖曰:"此所坐亦公耳。"於是选为骁骑主簿。

罗织

又曰:械,戒也,所以警戒,使为善也。桎,实也,言其下垂至地,然后吐情首实。

又曰:卫侯如晋,晋人执而囚之于士弱氏。(士弱,晋主狱大夫也。)

刑狱爰始

《北齐书》曰:库狄迁封武章郡王,其子士文为贝州刺史,性孤直,其子啖啖官厨饼,枷於狱累日,杖之二百,步送还京。

《周礼·秋官上·大司寇》曰:以嘉石平罢民,凡万民之有罪过而未丽於法,而害於州里者,桎梏而坐诸嘉石,役诸司空。重罪旬有三日坐,期役;其次九日坐,九月役;其次七日坐,七月役;其次五日坐,五月役;其下罪三日坐,三月役;使州里任之,则宥而舍之。

汉景帝改磔曰弃市,勿复磔。磔谓张其尸也,弃市,谓投之于市。

《唐书》曰:酷吏来俊臣所作大枷凡有十号,一曰定百脉,二曰喘不得,三曰突地吼,四曰着即臣,五曰失魂胆,六曰实同反,七曰反是实,八曰死猪愁,九曰求即死,十曰求破家。又令寝处粪秽,备诸苦毒,自非身死,终不得出。

《唐书》曰:韦仁寿,隋大业末为蜀郡法司书佐,狱无冤囚。其有得罪者,临将就戮,犹西向为仁寿礼佛而死。

平反

《汉书·食货志》曰:王莽为货,有诽诅者,郡国槛车铁锁传送长安锺官。

孔融《肉刑论》曰:今之洛阳道桥作,徒囚於厮役十死一生。故国家常遣三府请诏,月一案行。又置南甄官使者,主养病徒,仅能存之。语所谓"洛阳豪徒韩伯密,加笞三百不中一,髡头至耳发诣膝"。此自为刑,非国法之意。

请君入瓮

又曰:并州刺史司马腾执诸胡于山东,卖充军实,将诣冀州。两胡一枷,石勒亦在中。

《汉书》曰:罪人狱己决,完为城旦舂,满三岁为鬼薪、白粲。(应劭注曰:鬼薪,为宗庙取薪。白粲,泽水使正白。)鬼薪、白粲一岁,为隶臣妾;隶臣妾一岁,免为庶人。

商纣暴虐,百姓怨望,诸侯有叛者,妲己以为罚轻,威不立。纣为铜柱,以膏涂之,加于炭火上,令有罪者行,辄堕炭中,以取妲己一笑,名曰“炮烙之刑”。

《晋令》曰:徒着钳者,刑竟录输所送狱官。

《会稽典录》曰:盛吉拜廷尉。吉性多仁恩,务在哀矜。每至冬月,罪囚当断,夜省刑状。其妻执烛,吉持笔,夫妻相向垂泣。妻尝谓吉曰:"君为天下执法,不可使一人滥罪。"

武后任用来俊臣、周光二人,共撰《罗网经》数千言,教其徒罗织人罪,无有脱者。

○钳

《风俗通》曰:囚,遒也,言辞穷得罪诛遒也。礼:罪人寘诸圆土,故囚字为口中人,此其象也。

女子犯罪并放归家,但令一月出钱三百,顾人于山伐木,谓之顾山钱。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又曰:晋襄公缚秦囚,使莱驹以戈斩之。囚呼,莱驹失戈,狼瞫音审。取戈以斩囚,遂以为右。

周文王时,虞、芮之君争田不决,相与质成于文王。入其境,见其民耕者让畔,行者让路。二君相谓曰:“我等小人,不可以履君,子之庭。”乃让其所争之田为闲田。

萧子显《齐书》曰:戴僧静,会稽永兴人也。少有胆力,便弓马,於都载锦,为欧阳式所得,系兖州狱。太祖遣薛渊饷僧静酒食,以刀子置鱼肠中。僧静与吏饮,醉,以刀刻械,手自折锁,发屋而出,归太祖。

韩阳《天文要集》曰:流星入昴,贵人有系囚也。

于门高大

《魏志》曰:田豫为汝南太守。先是,郡人侯音反,前太守收其党五百余人,皆当死。豫悉见慰喻,破械遣之。诸囚叩头愿效,即相报语,群贼解散。

又曰:吕元应为蕲州刺史,颇着恩信。尝岁终阅郡囚,囚有自告者曰:"某有父母在,明日元正,不得相见。"因泣下。元应悯焉,尽脱其械纵之,与为期。守吏曰:"贼不可纵。"元应曰:"吾以忠信待之。"及期,无后到者。由是群盗感义,相引而去。

青衣报赦

《汉书》曰:有罪当盗械者皆颂系。(应劭曰:智略令各有当。盗但颂系者,言见宽容,但处曹吏舍,不入监牢盗着也。恐亡,故着械,不谓盗窃乃械也。)

《诗·泮水》曰:矫矫虎臣,在泮献馘。淑问如皋陶,在泮献囚。(囚,拘也。僖公既伐淮夷,而反在泮宫,使武臣献馘,又使善听狱之吏如皋陶者,献囚,言伐有功,所以任者,得其人也。)

录囚

○拲

又曰:谢方明为骠骑长史,理南郡。年终,江陵县狱囚事无轻重,悉放归家使过正,三日还到,罪重者二十馀人,纲纪己下,莫不疑惧。时晋陵郡送故主簿弘季咸、徐寿之并随在西,固谏,以为昔人虽有事,或是记籍棺茉,且当今人情簿,不可以古义相许。方明不纳,一时遣之。囚及父兄并惊喜涕泣,以为就死无恨。至期,有重罪二人,其一醉不能归,逮二日反。馀一囚十日不来,五官朱千期请见自讨之。方明知为囚事,使左右谢五官不须入,囚当自反。囚寮翰墟里,不能自归。乡村责让,率领将送意常逃者。远近叹服焉。

一赦曰幼弱,二赦曰老耄,三赦曰愚蠢。

又曰:大荒之中,有宋山者,有木生山上,名枫木,蚩尤所弃桎梏。

《书·武成》曰:释箕子囚,封比干墓。

隋文帝始死罪三奏行刑。唐始大狱诏刑部尚书、都御史、大理寺正卿三司鞫问。

《风俗通》曰:延嘉中,京师长者皆着木屐,妇人始嫁,至作漆画五彩为系。谨案:党事始发,传诣黄门北寺,临时惶恐,不能信天任命,多有逃亡不就栲者,九族拘系。及所过历,长少妇女皆被桎梏,应木屐之象矣。

《史记》曰:秦始皇至湘山,逢大风,不得渡。上问博士曰:"湘君何神?"对曰:"尧女舜撇蘙。死而葬此。"始皇大怒,使刑徒三千伐湘山树,赭其山上。

例分八字

《载记》曰:符丕败,徐义为慕容永所获,械埋其足,将煞之。义诵《观世音经》,至夜,土开械脱,出于重禁之中,若有人脱之者。遂奔。

《周礼·秋官上》曰:掌囚,掌守盗贼凡囚者。(凡囚者,谓非盗贼,自以他罪拘者也。)

爰书

又《噬嗑》曰:初九,屦校灭趾,无咎。(校者,以木绞者也,即械也。校者取其通名也。)

又曰:高宗遵贞观故事,务在恤刑。尝问大理卿唐临在狱系囚之数。临对曰:"见囚五十馀人,惟二人合死。"上以囚数少,甚喜。

枭首

《传》曰:郤犨与长鱼矫争田,执而梏之,与其父母妻子同一辕。

《魏志》曰:太祖征刘备,先遣贾逵至斜谷视形势,道逢水衡载囚数十车。逵以运急,辄载重者一人,皆放其馀。太祖善之。

除肉刑

华峤《后汉书》曰:崔钧为西河太守,与袁绍起兵,董卓收钧父烈,下之郿狱,银铛。卓诛,烈得归长安也。

《南史》曰:吉翰迁豫州梁郡诸军,时有死罪囚,典签意欲活之,因翰入閤斋呈事,翰省说语,令且去,明可更呈,典签不敢复入。呼之乃来,取昨所呈事。视讫,谓曰:"卿意当欲宥此囚死命,昨於斋坐,见其事,亦有心活之。但此囚罪重,不可全贷。既欲加恩,卿便当代任其罪。"因命左右收典签,付狱煞之,原此囚生命。

齐景公烦刑。有鬻踊者,公问晏子曰:“子之居近市,知孰贵贱?”对曰:“踊贵履贱。”公悟,为之省刑。

《魏略》曰:贾逵为丞相主簿。王欲征吴,逵谏之,王怒,付狱。狱吏以逵主簿,不即着械,逵曰:"促我械。王且疑我在近职求缓于卿,将遣来察。"着械適讫而果遣视之。

《北齐书》曰:梁湘东王绎遣世子方诸出镇郢州,颜之推常管记室。值侯景陷郢,之推被执,频欲煞之,赖其行台郎中王则屡护救免,囚送建邺。

八议

《吴志》曰:陈表倾意待士,皆乐为用命。时有盗官物者,疑无难士施明。明壮悍,收考极毒,虽死不伏。廷尉以闻,权以表使自以意求其情实。表便破械沐浴,易其衣服,厚设酒食,欲以诱之,明乃首服。

范晔《后汉书》曰:尚书郎张俊自狱中上书讼罪,而俊狱己报廷尉。将出穀门,临行刑,邓太后诏驰骑,以减死论。俊上书谢曰:"孤恩负义,自陷重刑。请断竟讫,无所复望。廷尉鞠遣,刀斧在前,棺絮在后,魂魄飞扬,形容己枯。陛下圣泽,以臣尝在近密,识其状貌,复其眼目,留心曲虑,特加偏覆。丧车复还,白骨更肉,披棺发椁,起见白日。天地父母,能生臣俊,不能使臣俊当死复生。陛下德过天地,恩重父母,诚非臣俊破碎骸骨,举宗腐烂,所报万一。臣俊徒也,不得上书,不胜去死就生,惊死勇跃,冒昧拜章。"世皆哀其文。

三赦

王隐《晋书》曰:石勒锁荀晞颈以为司马而反煞之。

又曰:郑公子归生授命于楚,伐宋。宋华元、乐吕御之。战于大棘,宋师败绩,囚华元,获乐吕。

一曰谋反,二曰谋大逆(谓谋毁宗庙山陵及宫阙),三曰谋叛(谓谋叛本国,潜从他国),四曰谋恶逆(谓殴及谋杀祖父母,父母及夫),五曰不道(谓杀一家非死罪三人,及支解人,若采生造畜蛊毒厌魅),六曰大不敬(谓盗大祀神御之物及乘舆御物),七曰不孝(谓告言咒骂祖父母及夫之祖父母、父母在,别籍异财,若奉养有缺),八曰不睦(谓谋杀及卖缌麻以上亲,殴告夫及大功以上尊长、小功尊属),九曰不义(谓部民杀官长,军士杀所属指挥守把),十曰内乱(谓奸小功以上亲,父祖妾与和者)。

《孟子》曰:尽其道而死者,正命也。桎梏死者,非正命也。

又曰:高祖以亭长为县送徒骊山,徒多道亡。自度比至多亡之,到丰西泽中,止饮,夜乃解纵所送徒曰:"公等皆去,吾亦从此逝矣。"徒中壮士愿从者十馀人。

三法司

《语林》曰:嵇中散夜弹琴,忽有一鬼着械来,叹其手快,曰:"君一弦不调。"中散与琴,调之,声更清婉。问姓名,不对,疑是蔡伯喈。伯喈将亡,亦被桎梏。

《礼·月令》仲夏,小暑至,挻重囚,出轻系。(挻犹宽也。重囚宽之,至秋方决轻,轻系出而舍之也。)

《周礼》;少司寇以五声听讼狱,一曰辞听,二曰色听,三曰气听,四曰耳听,五曰目听。

《周礼·秋官上》曰:掌囚,掌守盗贼。凡囚者,上罪梏拲而桎,王之同族拲,有爵者桎,以待弊罪。(拲者,两手共入一木,王同姓及命上已上,虽有上罪,或拲或桎而己。弊,犹断也。)

《陈书》曰:张种以外戚赐无锡嘉兴县秩。尝於无锡,见有重囚在狱,天寒,呼囚曝日,遂失之。陈文帝闻之,笑而不责。

以:(以者,与真犯同。谓如监守贸易官物,无异真盗,故以枉法论,以盗论,并除名、刺字,罪至斩绞并全科。)准:(准者,与真犯有间矣。谓如准枉法论,准盗论,但准其罪,不在除名、刺字之例,罪止杖一百,流三千里。)皆:(皆者,不分首从,一等科罪。谓如监临主守职役同情盗,所监守官物并赃满数皆斩之类。)各:(各者,彼此同科此罪。谓如诸色人匠拨赴内府工作,若不亲自应役,雇人冒名私自代替,及替之人,各杖一百之类。)其:(其者,变于先意。谓如论人议罪犯先奏请议。其犯十恶,不用此律之类。)及:(及者,事情连后。谓如彼此俱罪之赃及应禁之物,则没官之类。)即:(即者,意尽而复明。谓如犯罪事发在逃者,众证既明白,即同狱成之类。)若:(若者,文虽殊而会上意。谓如犯罪未老疾,事发以老疾论。若在徒年限内,老疾者亦如之之类。)

《晋令》曰:死罪二械加拲手。

又曰:楚子侵郑,郑皇颉戍之,出与楚师战,败。穿封戍囚皇颉,公子围与之争之,(公子围,共王子灵王也。)正於伯州犁。伯州犁曰:"请问於囚。"乃立囚。伯州犁曰:"所争,君子也,其何不知?"上其手曰:"夫子为王子围,寡君之贵介弟也。"下其手曰:"此子为穿封戍,方城外之县尹也。谁获子?"囚曰:"颉遇王子,弱焉。"(弱,败也,言为王子所得也。)戍怒,抽戈逐王子围。

越诉

《易·蒙卦》曰:利用刑人,用说桎梏。

○徒作年数

乳虎

谢沈《后汉书》曰:赤眉入长安,时式侯恭以弟盆子为赤眉所尊,故自系。赤眉至,更始奔走,式侯从狱中参械出街中。

郭子曰:刘道贞尝为徒,扶风王司马骏以五匹布赎之。既而用为从事中郎,当时以为美谈。

齐高帝有故吏竺景秀,以过系作坊,常云:“若许某自新,必吞刀刮肠,饮灰涤胃。”帝善其言,乃释之。

《山海经》曰:贰负之臣曰危,与贰负煞窫窳,帝乃梏之疏属之山,桎其右足,反缚两手与发,系之山上。(郭璞注曰:汉宣帝使人作上郡,发盘石石室,得一人,徒役被发,反缚,械一足。以问群臣,莫能知。刘子政案此对之,帝大惊,於是时人争学《山海经》也。)

《锺离意别传》曰:司徒侯霸辟意署议曹掾,以诏书送囚徒三百馀人到河北连阴。冬盛寒,徒皆贯连械,不复能行。到弘农县,使令出见钱为徒作襦袴,各有升数。令对曰:"被诏书,不敢妄出钱。"意曰:"使者奉诏命,宁私行耶?"出钱使上尚书,使者亦当上之。"光武皇帝得上状,见司徒侯霸曰:"所使吏何乃仁恕用心乎?诚良吏也。"襦袴既且悉到,前县给赐糜粥。后谓徒曰:"使者不忍善人婴刑,饥寒感恻於心。今以得衣矣,欲悉解善人械桎,得逃去耶?"皆曰:"明使君哀徒,恩过慈父,身成灰土,不敢逃亡。"意复曰:"徒中无欲归候亲者耶?"其有节义名者五六十人,悉解械桎,先遣之,与期日会作所,徒皆先期至也。

罪从轻也。末,薄也;减,轻也。

○锁

《后汉书》曰:陆续字智初,会稽吴人也。太守尹兴辟为郡门下掾。是时,楚王英谋反,阴天疏下善士。及楚事觉,显宗得其录,有尹写墅,乃征兴诣廷尉狱。续与主簿梁弘及掾史五百馀人诣洛阳诏狱,续母远至京师,觇候消息。狱事持急,无缘与续相闻,母但作馈食,付门卒以进之。对食悲泣,不能自胜。使者怪而问其故。续曰:"母来不得相见,故但使泣耳。"使者大怒,以为门吏通传意气,将召案之。续曰:"因食饷羹,识母所自调和,故知来耳,非人告也。母尝截肉,未尝不方,断葱以寸为度,是以知之。"

走狗烹

《晋书》曰:范广为堂邑令丞。刘荣坐事当死,郡以付县。荣即县人,家有老母,至节,广辄暂还荣,亦如期而返。县堂为野火所及,荣脱械救火。事毕,还自着械。

又曰:和帝永元六年七月,京师旱。幸洛阳寺录囚徒,举冤狱。未还宫而澍雨。

张延赏欲理一冤狱,案上有一帖云:“奉钱三万,乞不问其狱。”公恚,悉收左右讯之。明日,于盥洗处得一帖云:“奉钱五万。”又于寝门所得一帖云:“奉钱十万。”公叹曰:“钱至十万,可通神矣!吾以惧祸也。”乃不问。

《说文》曰:锒铛,锁也。

《北史》曰:后魏元丽拜雍州刺史,为政严酷,吏人恶之。其妻崔氏诞一男,丽遂出州狱囚死及徙流案未由台者,一时放免。

皋陶始制律。萧何制九章律,张仓复定。

《贾谊书》曰:纣作梏数千,睨诸侯之不谄己者而桎梏之。文王桎梏,囚于羑里,七年而后得免。及武王克殷,既定,令殷之民连梏而流之於河。民输梏者,以手撒之,弗敢败之,跪入之水,不敢投也。昔者文王拥此,故思爱文王,犹敬其梏,况其法教乎?

又曰:晋侯观于军府,见锺仪,问之曰:"南冠而絷者,谁也?"(南冠,楚冠也。絷,拘系也。)有司对曰:"郑人所献楚囚也。"使税之,召而吊之,再拜稽首。问其族,对曰:"伶人也。"公曰:"能乐乎?"对曰:"先父之职官也。敢有二事?"使与之琴,操南音。公曰:"君王何如?"对曰:"非小人之所得知也。"固问之,对曰:"其为太子也,师保奉之,以朝于婴齐,而夕于侧也。(婴子齐,令丑子重也。侧,司马子反也。言其尊卿敬志也。)不知其他。"公语范文子,文子曰:"楚囚,君子也。君盍归之,使合晋楚之成?"公从之。

雀角鼠牙

《江表记》曰:孙策得太史慈,即敕破械,使沐浴,赐衣巾并设酒食。

又曰:纣囚文王七年,诸侯皆从之囚。纣于是乎惧而归。

邹衍事燕惠王尽忠,左右谮之,王系之狱。衍仰天而叹,六月天为之降霜。

本文由澳门皇家赌场网址-澳门皇家赌场最新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在泮献囚,三刺曰讯万民

关键词:

上一篇:其罚百鍰,第二部分是曹魏复肉刑的讨论状况

下一篇:臣与臣之母以死争之於王,凡在官者煞无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