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皇家赌场网址-澳门皇家赌场最新网站『欢迎您』 > 文学天地 > )眚灾肆赦,高祖作《刑书要制》

原标题:)眚灾肆赦,高祖作《刑书要制》

浏览次数:96 时间:2019-09-30

○叙刑下

○叙刑上

刑法

《晋书》曰:羊亮为都督杨骏参军,时京邑多盗窃,骏欲更重其法,盗百钱加大辟,请官属会议。亮曰:"昔楚江乙母失布,以为盗由都督。公若欲无盗,将自止,何重法为?"骏惭而止。

《易·蒙卦》曰:初六启蒙,利用刑人。《象》曰:利用刑人,以正法也。(刑人之道,道所恶也。以正法制,故刑人也。)

古之为国者,议事以制,不为刑辟,惧民之知争端也。后世作为刑书,惟恐不 备,俾民之知所避也。其为法虽殊,而用心则一,盖皆欲民之无犯也。然未知夫导 之以色列德国、齐之以礼,而可使民迁善远罪而不自知也。

《后魏书》曰:韩骐麟为齐州少保,宽刑罚。从事刘普庆说曰:"明公杖节分忧,无所斩戮,何以示威?"答曰:"人不犯,何以戮乎?若须立威,当以卿始。"庆惭惧而退。

又《豫卦》曰:顺以动,豫。受人尊敬的人以顺动,则刑罚清而民服。

唐之刑书有四,曰:律、令、格、式。令者,尊卑贵贱之等数,国家之制度也; 格者,百官有司之所常行之事也;式者,其所常守之法也。凡邦国之政,必从事于 此三者。其有所违及人之为恶而入于罪戾者,一断以律。律之为书,因隋之旧,为 十有二篇:一曰名例,二曰卫禁,三曰职制,四曰户婚,五曰厩库,六曰擅兴,七 曰贼盗,八曰斗讼,九曰诈伪,十曰杂律,十一曰捕亡,十二曰断狱。

《梁书》曰:武帝敦睦九族,优藉朝士,有犯罪者,皆讽臣下屈法申之。百姓有罪,即按以法。其缘坐,老年人幼儿不免,一位逃走,举家质作,人既穷急,奸宄益深。后帝亲南郊,秣陵父老遮帝曰:"天子为法,急於黎庶,缓於权贵,非长久之术。诚能反是,天下幸甚。"帝锐意高雅,疏简民法通则,自名公巨卿,咸不以鞠狱在乎,奸吏招权,巧文弄法,货贿成市,多致枉滥。大率贰虚岁刑以上,岁至四千人。是时徒居小编具五任,其无任者着斗械。若病痛,权解之。

又《噬嗑卦》曰:噬嗑亨,利用狱。(噬,啮也。嗑,合也。凡物之不亲,由有间也,物之不齐,由有过也。有间与过,啮而合之,所以通也。刑克以通,狱之利也。)《象》曰:雷电噬嗑,先王以明罚勒法。

其用刑有五:一曰笞。笞之为言耻也;凡过之小者,捶挞以耻之。汉用竹,后 世更以楚。《书》曰“扑作教刑”是也。二曰杖。杖者,持也;可持以击也。《书》 曰“鞭作官刑”是也。三曰徒。徒者,奴也;盖奴辱之。《周礼》曰:“其奴,男子入于罪隶,任之以事,寘之圜土而教之,量其罪之轻重,有年数而舍。四曰流。 《书》云“流宥五刑”,谓不忍刑杀,宥之于远也。五曰死。乃古大辟之刑也。

《宋朝书》曰:大象元年,诏罢高祖所约法。初,高祖作《刑书要制》,用法严重。讥即位,以中外初平,恐物情未附,乃除之。

又曰《丰卦·象》曰:雷电皆至丰,《丰》君子以折狱致刑。(文明以动,不失清理也。)

自隋在此之前,死刑有五,曰:罄、绞、斩、枭、裂。而流、徒之刑,驱策兼用, 数皆逾百。至隋始定为:笞刑五,自十至于五十;杖刑五,自六十至于百;徒刑五, 自一年至于三年;流刑三,自1000里至于二千里;死刑二,绞、斩。除其鞭刑及枭 首、轩裂之酷。又有议、请、减、赎、当、免之法。唐皆因之。然隋文帝性刻深, 而炀帝昏乱,民不胜其毒。

《隋书》曰:武周大象元年,诏:"高祖所立刑书,用法深重,其全体除之。"然帝数行肆赦,为奸者皆轻犯国际法,政令不一,下无适从。於是又广《刑书要制》而更峻其法,谓之《刑经圣制》。宿卫之官十八日不直,罪至削除。逃亡者皆死,而家口籍没。上书自误者科其罪,鞭杖皆百二十为度,名曰天杖。其后裔加至二百四十。又作礔礰车,以威妇人。其决罪人云与杖者即一百二十,多打者即二百四十。

《都尉·舜典》曰:象以典刑,(象,法也。法用常刑,用不越法。)流宥五刑,(宥,宽也。以流放之法宽五刑。)鞭作官刑,(以鞭为治官事之刑。)朴则教刑,(朴,夏楚也。不勤道业,则挞之。)金作赎刑,(金,黄金。误而入刑,出金以赎罪。)眚灾肆赦,怙终贼刑。(眚,过也。灾,害也。肆,缓也。贼,煞也。过而误伤,当缓赦之。怙奸自终,当型煞之。)钦哉钦哉,惟刑之恤哉。(舜陈典刑之义,敕天下使敬之,忧欲得中。)

唐兴,高祖入京师,约法十二条,惟杀人、劫盗、背军、叛逆者死。及受禅, 命纳言刘文静等财务成果律令。武德二年,颁新格五十三条,唯吏受赇、犯盗、诈冒府 库物,赦不原。凡断屠日及芳岁、十一月、三月不处死。两年,高祖躬录囚徒,以人 因乱冒法者众,盗非劫伤其主及征人逃亡、官吏枉法,皆原之。已而又诏仆射裴寂 等十多人更撰律令,凡律五百,丽以五十三条。流罪三,皆加千里;居作三岁至一周岁半者悉为一岁。余无改焉。

又曰:开皇十三年四月景戊诏:"决死罪者,三奏而后处决。"

又《舜典》曰:帝曰:"皋陶!东夷猾夏,寇贼奸宄,(猾,乱也。夏,华夏。群行攻劫曰寇,煞人曰贼。在外曰奸,在内曰宄。言无教之致。)汝作士,五刑有服,(士,治狱官也。五刑,墨劓剕宫大辟。服,从也。言刑得轻重中正之法也。)五服三就;(既从五刑,谓服罪也。行刑当就之处:大罪於原野、大夫于朝,士于市。)五流有宅,五宅三居。(谓不忍加处徒刑则流放之,若四凶则有五刑之流,各有所居。五居之差有三等之居;大罪四裔,次九州之外,次千里之外也。)惟明克允。"(言皋陶能明信五刑,施之远近。北狄猾夏,使咸信服,无敢犯之者。)

太宗即位,诏长孙无忌、房梁公等复定旧令,议绞刑之属五十,皆免死而断右 趾。既而又哀其断毁支体,谓侍臣曰:“肉刑,前代除之久矣,今复断人趾,吾不 忍也。”王珪、萧瑀、陈叔达对曰:“受刑者当死而获生,岂惮去一趾?去趾,所 以使见者知惧。今以死刑为断趾,盖宽之也。”帝曰:“公等更思之。”其后蜀王 法曹敬伯军裴弘献驳律令四十余事,乃诏房太尉与弘献等重加删定。玄龄等以谓“古 者五刑,刖居其一。及肉刑既废,今以笞、杖、徒、流、死为五刑,而又刖足,是 六刑也。”于是除断趾法,为加役流2000里,居作二年。

《唐书》曰:贞观八年诏:"京师诸司比来奏决死囚,虽立五覆,25日即了,未暇审思,五奏何益?纵有追悔,又无所及。自未来宜19日中五覆奏,下诸州三覆奏。"又手敕曰:"比来断狱,多据律文,虽情有可矜,而不敢违规。守文定罪,或恐有冤。以后门下省覆奏,有据法合死而情可矜者,宜录状以闻。"

又《大禹谟》曰:帝曰:"皋陶!惟兹臣庶,罔或干予正。(无有干作者正,言顺耳。)汝作士,明于五刑,以弼五教,期于予治,(弼,辅也。期,当也。叹其能以刑辅教,当於治体。)刑期于无刑,香港民主民生协进会於中,时乃功,懋哉。"(虽成行刑以煞,止煞经无犯者。刑期於无所刑,民皆合於大中之道,是汝之功勉之。)皋陶曰:"帝德罔愆,临下以简,御众以宽。罚弗及词,赏延于世。宥过无大,刑故无小。罪疑惟轻,功疑惟重。(邢疑附轻,赏疑从重,忠厚之至。)与其煞不辜,宁失不经,好生之德,洽於民心。兹用不犯于有司。"(辜,罪也。经,常也。司,主也。皋陶因帝勉己,遂称帝之德,所以期民不犯上也。宁失一时之罪,不枉不辜之善,仁爱之道。)

太宗尝览《明堂针灸图》,见人之五藏皆近背,针灸失所,则其害致死,叹曰: “夫箠者,五刑之轻;死者,人之所重。安得犯至轻之刑而或致死?”遂诏罪人无 得鞭背。

又曰:太宗尝录囚徒,悯其将死,为之动容。顾谓侍臣曰:"刑典仍用,盖风化未洽之咎。愚人何罪而肆重刑乎?更彰朕之不德也。用刑之道,当审事理之轻重,然后给予以刑罚,何有不察其本而一概加诛?非所以恤刑重却庶之谓也。"

又《皋陶谟》曰:天讨有罪,五刑五用哉。(言天以五徒刑有罪,用五刑宜必当。)

八年,河爱妻李好德坐妖言下狱,开封丞张蕴古认为好德病狂瞀,法不当坐。 治书侍太尉权万纪劾蕴古相州人,好德兄厚德方为相州上大夫,故蕴古奏不以实。太 宗怒,遽斩蕴古,既而大悔,因诏“死刑虽令即决,皆三覆奏”。久之,谓群臣曰: “死者不可复生。昔王世充杀郑颋而犹能悔,近有府史取赇相当少,朕杀之,是思之 不审也。决囚虽三覆奏,而转瞬之间,何暇思量?自今宜20日五覆奏。决日,尚食 勿进酒肉,教坊太常辍教习,诸州死罪三覆奏,其日亦蔬食,务合礼撤乐、减膳之 意。”

又曰:贞观中制:"从小暑至大寒,不得奏决死刑。其大祭拜及致斋日、朔、望、上下弦、二十四气、雨未晴、夜未明、断屠日月及假期并不得奏决死刑。"

又《吕刑》曰:穆王训夏赎刑,(吕侯以穆王命作书,训畅夏禹赎刑之法,越来越宽大矣。布告天下。)作《吕刑》。吕刑,(后为甫侯,故或称甫刑。)惟吕命。王享国百余年,耄荒,(言吕侯见命为卿时,穆王以享国百多年,耄乱荒忽,穆王即位,过四十矣。言百余年大期,虽志而能用贤以扬名。)度作刑以诘四方。(度时世所宜,训作赎刑,以治天下四方之民。)

故时律,兄弟分居,廕不相及,而连坐则俱死。同州人房强以弟谋反当从坐, 帝因录囚为之动容,曰:“反逆有二:兴师动众一也,恶言违纪二也。轻重固异, 而钧谓之反,连坐皆死,岂定法耶?”玄龄等议曰:“礼,孙为父尸,故祖有阴孙 令,是祖孙重而兄弟轻。”于是令:“反逆者,祖孙与兄弟缘坐,皆配没;恶言违反律法者,兄弟配流而已。玄龄等遂与法司增损隋律,降大辟为流者九十二,流为徒者 七十一,认为律;定令一千五百四十六条,感觉令;又删武德以来敕三千余条为七 百条,感到格;又取刺史省列曹及诸寺、监、十六卫计帐认为式。

又曰:贞观中制:"古者行刑,君为彻乐减膳。今庭无恒设之乐,莫知何彻。然对食即不啖酒肉。自今过后,刑人日勿进酒肉。内教及太常,并宜停教。"

《郎中大传》曰:子张曰:"尧舜之王,一个人刑而天下治,何则h嗵诚而爱深也。今一夫而被此五刑。"子龙子曰:"未可谓能为书。"(三人俱罪吕侯之说刑也。被此五刑,喻犯数罪也。)万世师表曰:"不然也。五刑有此教。"(教然耳。犯数罪犹以上一罪刑也。)

凡州县都有狱,而京兆、广西狱治京师,其诸司有罪及金吾捕者又有玉溪狱。 京师之囚,刑部月一奏,上大夫巡行之。每岁小暑至秋及大祭拜、致齐,朔望、上下 弦、二十四气、雨及夜未明,假期、断屠月,皆停死刑。

又曰:永徽中,高宗谓侍臣曰:"狱讼好些个,皆由刑罚枉滥,故《礼》曰,刑者,成也。一成而不可蜂。末代断狱之吏,都是苛刻为明,是以蓉大外婆网密秋荼而获罪者众。前些天下无事,四海乂安,欲与公等共行宽政。后天徒刑,得无枉滥乎?"太傅无忌对曰:"帝王欲致刑网宽平,臣下犹不识圣意。此法弊来己久,非止明日。若情存体国,即共号痴人,意在深文,便为能吏,所以罪虽合杖,必致遣徒,理有可生,务入於死。非憎前人陷於死刑,务取名耳。皇上矜而令放,法司亦宜固请,但皇上喜怒不妄加於人,刑罚自然適中。"高宗曰:"卿言是矣。"

又曰:子夏曰:"昔者三王悫然欲错刑遂罚,(错,处也。遂,行也。)平心而应之,和然后行之。然且曰:'吾意者以不平虑之乎?吾意者以不和平之乎?'如此者三,然后行之。此之谓慎罚。"

京城决死,涖以大将军、金吾,在外则上佐,余皆判官涖之。五品以上罪论死, 乘车就刑,吉安正涖之,或赐死于家。凡囚已刑,无亲朋基友者,将作给棺,瘗于京城 七里外,圹有甎铭,上揭以榜,亲朋基友得取以葬。

又曰:神功初,天后谓侍臣曰:"近者朝臣多被周兴、来俊臣等推勘,递相牵引,咸自承服。国家有法,朕岂会违?中间疑有枉滥,更使近者就狱亲问,皆自承引不虚,朕不感觉疑,就能够其奏。自周兴、俊臣死后,更无闻有反逆者。可是己前就戮者,不有冤滥耶?"姚元崇对曰:"自垂拱己后,被告身死破家者,皆已经枉酷自诬而死。告者持感觉功,天下号为罗织甚於汉之党锢。天皇令近臣就狱问者,近臣亦不保,何敢辄有动摇?被问者若废性,惧遭其毒手。赖上天降灵,圣情发寤,诛锄凶竖,朝廷乂安。今天己后,臣以微躯及一门百口保见在内外官,更无反逆者。若后有征验,反逆有实,臣请授知而不告之罪。"上海大学悦曰:"前宰相皆顺成其事,陷朕为淫刑之主。闻卿所说,甚合朕心。"

又曰:孔圣人曰:"古之刑者省之,今之刑者繁之。其教,古者有礼然后有刑,是以刑省也。今也反是,无礼而齐之以刑,是以繁也。"

诸狱之首长,二13日一虑囚。夏置浆饮,月一沐之;病魔给医药,重者释械,其 家一个人入侍,职事散官三品以上,妇女生孙几个人入侍。

又曰:陆象先为交州大将军,在官务以宽仁为政。司马韦抱贞言:"望明公稍行杖罚,以立威名。不然,恐下人怠惰,无所惧也。"象先曰:"为政者,理则可矣。何苦严刑树威,损人益己?恐非仁恕之道。"

《书》曰:伯夷降仪式,折民惟刑。谓有礼然后有刑也。

五洲疑狱谳松原寺不可能决,里正省众议之,录可为法者送秘书省。奏报不驰驿。 经覆而决者,刑部岁以首春遣使巡覆,所至,阅狱囚杻校、粮饷,治不及法者。杻 校钳锁皆有长短广狭之制,量囚轻重用之。

又曰:开元二千克年,刑部断狱,天下死罪只有五二十个人。通化少卿徐峤上言:"张家口狱院由来相传煞气太盛,鸟雀不栖。至是鹊巢其树。"於是百寮上表贺,感觉几至刑措。

又曰:兹殷罚有伦,今也反是,诸侯分裂听,每君异法。听无有伦,是故知法难也。

囚十二日一讯,三讯而止,数不过二百。

又曰:大宗性仁恕。言事者谏曰:"始祖为政,伤於太宽,朝典由是不肃。"上笑而答曰:"今时运辛勤,凡人臣事朕者,窥少禄利耳。今府库空竭,无俸入俾之优足,但峻刑事检察科,是君上有威无恩,朕所不忍行也。"

又曰:有过,赦。小罪勿增,大罪勿累。老弱不授刑,有过不授罚。故老而授刑谓之悖,弱者授之不克,不赦有过谓之贼。

凡杖,皆长征三号尺五寸,削去节目。讯杖,大头径四分二厘,小头二分二厘。常 行杖,大头二分七厘,小头一分七厘。笞杖,大头二分,小头一分有半。

《管敬仲》曰:夫争强之国先争刑令。国之轻重者,刑也。

《诗·小雅》曰:《菀柳》,刺幽王也。凶横无亲,而刑罚不中也。

死罪校而加杻,官品勋阶第七者,锁禁之。轻罪及十周岁以下至八十以上者、废 疾、侏儒、怀妊皆颂系以待断。

《文子》曰:道狭然后任智,德薄然后任刑,明浅然后任察。任智者心乱,任刑者上下恐,任察者下求善以事其上。

《诗含神雾》曰:烨烨震电,不宁不令。此应刑政之大暴,故震雷惊人,使天下不安。

居笔者著钳若校,京师隶将作,女人隶少府缝作。旬给假七日,腊、阳春二日, 毋出役院。病人释钳校、给假,疾差陪役。谋反者男女奴婢没为官奴婢,隶司农, 七十者免之。凡役,男人入于蔬圃,女人入于厨饎。

本文由澳门皇家赌场网址-澳门皇家赌场最新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眚灾肆赦,高祖作《刑书要制》

关键词:

上一篇:婿请如约与儿财也,既两至使入束矢

下一篇:郤子使速以徇,叔鱼蔽罪邢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