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皇家赌场网址-澳门皇家赌场最新网站『欢迎您』 > 文学天地 > 令莲锦沉醉在这之中,张开愈来愈多饭店

原标题:令莲锦沉醉在这之中,张开愈来愈多饭店

浏览次数:117 时间:2020-01-20

快四年了,我应该上去看看她了,我带着渴望已久的心情,终于决定出发,车快到山脚下时,远远看到那条弯曲的山间小道。那条我和莲一起走过无数次的山间小道,就是在那小道上我和莲也不知道牵过多少次手,相互拥抱过多少回。
  和莲在一起的时候觉得那条路太短,太短。曾经拥有过的一切美好浮现在眼前。把车停在山脚下,开始上山,很回味的踏上这条小道,当年脚下的青石板依旧在,小道两旁的红杉树也在。我清楚地记得青石板,红杉树是一直穿过前面的山谷。快到山谷的中间有一块很大的青石板,小道是绕过这青石板又拐几个弯才到莲家门口的,就是在那青石板上,我和莲有了初吻,有了我们人生的第一次——性爱。在那棵红杉树下,有我着和莲曾经许下的诺言,一天傍晚我等莲下班后,手拉手回家。莲说我们快点走,今晚可能会下雨,平时我和莲走到山谷的时候,天色每次不是很黑的,那天我故意走慢些,最好是没到那山谷的时候天就暗下来,我今晚一定要亲她,要占有她,这个想法在我心里已经好久好久了。
  我在别的地方是没有这个机会的,只有在那山谷中,在那青石板上,我和她手拉手到山谷中时,天色早就暗下来了,但是偏偏有着一个明亮的月亮挂在天空,我用力拉了一下莲的手,她反过脸来用很阳光,很美丽地笑纹看我,月色下的莲真是太美了,我把她抱在怀里,我说,莲,我想亲你,她用大大的眼睛看着我,很妩媚的摇着头说,不可以地,今天这么晚了,其实我把嘴贴近她时,她一动不动的早闭上眼睛了,我们开始亲吻着对方,又把彼此的舌尖来回吸着,我们彼此好象喘不过气来,她由我摆布着,我慢慢地,慢慢地,把她放平在青石板上,我伸手解开了莲的裤子。
  不知过了多久,我和莲来到红杉树下,莲把头靠在我的肩上,我说,莲,我们到了二十二岁就结婚,好吗?莲开心的对我说,一言为定,我能感觉到她是那么的心甘情愿。今天走这条感觉好象比以往长了很长,来到山谷中时,我在那青石板旁站了许久,许久,好象我和莲的初吻就是发生在昨天。
  到莲的家里时,她的父母还是很快就认出我来了,两个老人比四年前憔悴许多。吃完中饭,我问莲的母亲,莲到哪里去了?此时,她的母亲眼睛开始红润,眼泪哗啦流下,在她母亲怀着悲伤的讲完,我心如刀勾,泪如雨下,我感觉我已经到了世界末日。原来我去外地打工的第二年,莲到她们镇上去赶集,发生了车祸。莲还没有到医院就不行了,那天正好是她十九岁生日,回来时我在那青石板上坐下,闭上眼睛努力记忆着我和她在一起的日子,如云、如雾、如尘……

“非常的好,我一直认为娘抚琴可是天下无双呢!”朵儿俏皮地对莲锦说。

三清山日上山庄¥256起立即预订>

其中一个风度翩翩、清新俊逸的男子走了过来,看见娘一身血迹的倒在山谷的乱石旁。

展开更多酒店

图片来源网络

发表于 2003-06-05 21:16

我在2月1日晚上23.37分坐上k181次列车去江西,在2月2日的早晨8点中左右到江西玉上县,出了火车顺着大道向前走,走过一座桥大概15分钟左右,来到了火车售票处,这个售票点发售明后两天的车票,买了一张后天的k150次的坐票,之后来到马路对面,玉山汽车站,在站内有不少开王三清山的中巴车,车子比较破,但此时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只要有车上山就行。因为过年,票价大概15元,平时是10元。在车站碰到一帮也是上海去的游客,一行6人,大家交谈了几句,就决定和他们一起上山。。。。。 中巴车开动后十分钟,就已经开出了玉山县城。道路两旁已经看到连绵不断的小山包,在郁郁葱葱的植被下面是江西特有的红土,两边的房屋和江浙两省比起显的有些破落。 中巴车时开时停,碰到一些集镇,陆续会有乘客上上下下,没有多久,公路就成了山路,非常窄,仅够两部车相错。不过总的感觉就是植被非常好,江西不愧是“绿色大省”。 中巴车不断的往山里跑,这是公路旁出现了一条小河,小河水呈现绿色、兰色的五彩的颜色,蜿蜒曲直通向远方。越往上走,道路就越险要,一边是深渊,还有那条河,一边是90度的山体,好在司机师傅的技术还是不错的。此时天灰蒙蒙的,气温越来越来低,将近两个小时过去了,前方隐约看到了进山的收费站。。。。。。 我们经过近两个小时的颠簸,终于来到了三清山的山门,跳下车,一股寒气从脚下贯穿全身,山中的气候果然不一样。三清山的门票要80元,相比之下,有点贵,去年在泰山也就60元。 买好票后继续上车,不几分钟就到了山脚的缆车停车场,大家下车,活动活动身体。经过大家商议,一致决定爬上山。三清山和南方的山一样,在冬天也是满目苍翠,和北方的山大不一样。山间的小道是用石板铺成的,不是很宽,可以两人并行。而小道一边是一条山涧,虽然是冬季,但山涧里水流不息,如果是夏季,水流应该更大。 此时山中雾气蒙蒙,象是要下雨似的,我们一行数人在山间前行,周围只有我们的脚步声、山涧的水流声,除此之外还有清新的空气、漫山的青翠,这种感觉真是好极了。。。。。。 时间在我们的脚下一点一点的过去,忽然间,不知哪里来得一阵风,将漫天的雾气吹的四散而去,灰蒙蒙的天在眨眼间变的蔚蓝蔚蓝,还飘着丝丝白云,真称的上云开雾散。 云雾散去,向上望,高处可以看见褐色的山峰上堆积着点点白雪,而就在我们身边的树枝上,本已凝结的小冰柱,因为受到了太阳的照射,滴滴嗒塔的化开水来。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很是舒服。 一行数人时走时停,背着包,漫步在山间小道,虽然有点累,但是觉的心情很放松,不知不觉两个小时过去了,经过辛苦的跋涉,我们总算爬到了山腰间住宿的集中地,选定了住处。山中的住处果然不同凡响,猛的一看,好象是毛胚房,有些地方还是裸露的水泥,而有的楼梯还没有装栏杆,估计是没打算装。 接下来就是午餐啦。。。。。。 我们的午餐?当然是------方便面了!这么经典的食物,真的感谢它的发明者,很奇怪,发明者为何没有获得诺贝尔奖金。每人手捧着一碗方便面,就着凤尾鱼罐头、火腿片,前面是深谷,身后是青山,头顶是冬日的阳光,也可算上人生一大享受之一了。 午餐的时间是很短暂的,吃饱肚子后,简单的收拾了行装,就开始了山中漫步。三清山不愧为道教四大名山之一,整坐山体现了一个“静”字,虽然有不少游客,但在山的深出,处处清净幽深,这也是中国道教提倡的“轻静无为”写照。放眼望去苍松翠柏,奇峰怪石,难怪有人称之为“小黄山”。当然,在欣赏如此美景的同时,也是要付出很多的辛苦的汗水,山间行走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昨天晚上在火车上的一夜颠簸,睡眠与饮食都不是十分如意,而今天早晨从山脚到半山腰住宿地的跋涉已经消耗了不少体力与精力。现在道路更加崎岖,在有些背阴处,路面上有不少积雪和薄冰,人走在上面有一定的危险性,如果此时腿上无力,那就更加容易四脚朝天了。 一行数人背着行囊,穿梭在大山深处,时而爬上一坐山峰,时而走下一处山谷,或是在山脊中徘徊,时不时的有某一位一步留神滑到在地,道也有一番情趣。不知不觉以进黄昏,我们也来到了预定的地点,被靠山体一字拍开坐下,面向太阳西下之处,脚前的栏杆下是万丈悬崖,栏杆与山体之间的小道不过1米多点,这是山中最险要的地方之一。。。。。。 此时已经过下午5点钟,眼前群山叠嶂,一轮红日挂在空中,红日周围有几丝浮云,好象一点没有日落的迹象。低头一看,已经5点半了,太阳还是在原位一动不动,莫非山中的太阳不下山?当然是不可能的,一刻钟过去,5点三刻左右,太阳象是赶着回家似的,往西沉了下去。 天色眼看着一点一点的暗了下去,再不下山恐怕就下不去了,为了安全期间,我们只有起身,掉头前往山中的住宿点。上来时费了一番工夫,下去也并不轻松,加之山里的太阳下山速度出奇的快,一会已经到要打手电的地步,暮色已经很重了! 一番周折,我们看到了今晚的“家”—日上山庄。 日上山庄是三清山一处非常不错的住处,服务热情,价格也比较公道,三人间140元,更重要的是在山庄的二楼放眼望去,风景很不错,视野很开阔。 我们拖着疲惫的身躯来到了各自的房间,此时真真的感觉到累了,但心情确实难得的愉快。走进卫生间,拧开水龙头,没热水,山中的条件有限,热水只有晚上两个小时。只有等了。就在我们等待热水的时候,忽然间,一片漆黑,竟然停电了! 停电好象是很遥远的事了,许多年以前才会发生的事情,今天我们碰到了。整个半山腰被深深的暮色笼罩,不一会点点烛光亮起,天完全黑了。暮色中的山中是宁静的,虽然有其中伴随着不少的游客的嘈杂声。置身在此时此景中,不由得想起了儿时的一些事情。 黑暗是短暂的,不一会光明重返人间。电来了,肚子也饿了,从二楼的住处来到一楼的餐厅。哈,好不热闹,大家点了几个家常菜,埋头吃起来。这里盛饭很有意思,餐厅中间放着一个很大很大桶,是饭桶,真真的饭桶,谁吃饭自己去盛,这样极大的刺激了大家的食欲,一碗又一碗。 吃完晚饭,洗完澡,接下来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睡个好觉,作个好梦。明天又是精彩的一天。 2月3日早晨,起的挺早,本想看完日落再看日出,不巧是个多云的天气。不过山中的清晨还是非常怡人的,一些雾气,不久就散了。大家伸伸胳膊踢踢腿,活动一番后就向山中的另一处前进。 这一处的山路相对昨日来说是好了一点,也许是有昨日一天的锻炼,今天就轻车熟路,不是那么吃力了。这段路上最精彩的一处就是鲤鱼背了(好象叫鲫鱼背,反正就向鱼背那样陡),非常窄,每次只能过一个人,要双手拉住栏杆,弯下腰才能爬过,真真的是“爬”。爬过了这一关,以下的路就好走了,只当是清晨漫步,每天一早在这样的环境下,活动半个小时,这才叫生活啊! 转了一圈后,回到了山庄,办好了退房手续,大家打点行装,向三清山最高峰------海拔1800多米的玉京峰出发。 大家沿着山间小道鱼贯前进,路上不时的碰到一早上山而从玉京峰返回的游客,大家彼此之间打着招呼,虽然互不相识,这大概也是陶醉与旅行的一个重要原因吧。大家只是萍水相逢,没有什么利益冲突,互相之间可以保持一种友善的关系,而不象在城里那样,需要处处提防。 有些游客一时兴起,歌声随口而出,引来一片叫好声。道路在脚下一点一点的延伸,玉京峰已经在我们的头上了,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上面的游客身影。但是就在一转身时,才发现前面又是曲折迂回没有尽头的山路。我们就在这样一次又一次喜悦,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下前进、前进、再前进。当然,一路风光无限,也算是对我们的一种补偿,这种补偿还是非常非常丰厚的。 我们一路爬呀爬,爬呀爬,经过千辛万苦,来到了三清山的最高峰---玉京峰,站在海拔1800米的玉京峰上,环望四周,山峦起伏,远处隐约看到一片村落,一切都在我们脚下,一身的疲惫消失的无影无综,这大概就是爬山的一大乐趣吧。 山顶上的风挺大,停留了一阵后,大家开始往回走,来到一个三岔路口,6位同伴去往三清宫,随后从后山下山,往婺源奔去,而我原路返回,一个小时不到就来到了索道口,稍做休息后,乘上索道,往山下去,半个小时后,来到了停车场。此时玉山来得车正好开走,下班车还未到,看看天色还早,就步行往山外走。。。 一路向山下走去,山路弯弯曲曲,有些路段接近90度的转弯,在路旁的山坳里,零零星星有几家民居,在路的两旁,也时不时的的出现几处房屋,多是两层砖瓦房,房间内摆设较为简单,有趣的是,房间正堂中,供奉的不是神位,也不是牌位,不少人家供奉的是毛主席的宣传画,看来,这里不愧是江西,革命老区吗。有一些房屋就显得有点简陋了,完全是用石头垒起的,里面的条件应该是比较差的,漆黑一片。 大概走了两个小时,看看路旁的里程碑,好象走了12公里,此时正好有一部回县城的中巴车经过,拦下车,上了车,回到了县城。到了县城,找了一个住处,60元一天,算是标房,当然,设施是差了一点。收拾了一番,在县城里转了转,县城不大可以说是基本整齐,各类的设施还算齐全。找了一家排挡,叫了两个菜,吃了个肚儿溜圆,11元,回房睡觉。 2月4日早晨,起床,退房,来到邮局,寄明信片,吃早饭。这里的抄米粉不错,2.5元一份,就在昨天晚饭的那家,老板娘的手艺不错。吃好饭后,走到了火车站,附近有不少建简易的茶馆,兼供应早饭,有不少人悠闲的吃着早饭,喝着早茶。 k150次来了,可是没有位子,足足站了三个小时,到了金华后才找到了一个位子,车外阳光灿烂,坐在车内,奔驰在千里铁路上,比较喜欢这种感觉,也许是较小时就出远门的缘故吧。 傍晚,列车准点到上海,旅程结束。

“娘,我可以问问关于父亲的一些事吗?”

                                  未完待续

“下次吧!快回房,娘累了!”莲锦打着哈欠说。

那个英俊的男子又对身边的人说,'你们在周围四处看看,有可疑情况立即报告!'

莲锦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朵儿说:“今日天色已晚,快回房休息,娘改日再告诉你精彩下文!”

二十年悠长岁月,往事如烟,心中的木哥哥你究竟在哪里?你还记得莲儿吗?你知道吗,我们已有一个可爱的女儿,今年已十九岁了,她从未见过自己的父亲你啊!大漠的风沙虽然吹老了我的容颜,可是它吹不散我对你深深的思念……

娘看见有人过来了,一下子哭着说道,'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在此,我醒来就发现自己躺在这里了,满身的伤痕,全身都不能动弹。我也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来自哪里!'

“朵儿啊!还记得你以前问娘关于你父亲的事时,娘的表情吗?”

这时,好像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又再仔细地听,确实是有人在说话,而且声音离娘所在的方向越来越近!

看着这些漂亮的刺绣,莲锦心中那根紧张的弦,现在终于放松了,心里也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她来到园中,漫步在银香花的花丛中,享受着花朵的芬香。此时天色已暗了下来,仰望夜空,几颗星星在闪烁,月光似水。

“哎!知娘莫如女啊!不愧是娘的乖女儿!今日特别想念你父亲!”莲锦淡淡的说。

“娘,你们的相遇太神奇了,继续!”朵儿激动的对莲锦说。

你告诉我,让我等你一年,可是我等了你三年,你都未曾回来。本想一辈子在莲城等你的,但是莲城那些富家公子些,总来骚扰我们,欺负我们孤儿寡母,我不得已才带着你的女儿离开了莲城啊!

“那好吧!”朵儿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离开了母亲的房间……

“娘,可以告诉我你和父亲是怎样相识的吗?”

莲锦回到房中,柳叶在灯下绣花,看见她回来后,连忙放下手中的刺绣,迎了上去。

“记得,那时娘总是回避我问的问题,这是为什么呢?”

“好的,小姐,今晚夜色好美,很适合抚琴啊!”柳叶说着,就去拿琴了。

本文由澳门皇家赌场网址-澳门皇家赌场最新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令莲锦沉醉在这之中,张开愈来愈多饭店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