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皇家赌场网址-澳门皇家赌场最新网站『欢迎您』 > 文学天地 > 明晰也会这样问自己,打心眼儿里喜欢

原标题:明晰也会这样问自己,打心眼儿里喜欢

浏览次数:180 时间:2020-01-20

刘明晰一贯都是看起来很淡漠的样子,甚至还有些严肃,但真正了解她的人都知道她性格挺好的,也乐于交朋友,只是欠主动了一些,严谨的态度使她给人一种疏离的感觉。
  明晰在她的一群朋友里甚至同学里算是一个另类了,她的身边好像从未出现过任何男生,感情生活只能用白纸来形容,大家无论怎么鼓励、打击、刺激她,她就像一座稳钟一样,淡然地笑着,拒绝的话脱口就出,决不迟疑一秒。这样另类的人,能不引起大家的猜测吗?但无论什么样的话语传到她的耳里,甚至是很离谱的说辞,她依旧我行我素,不为所动。
  明晰是个密吗?明晰摇头苦笑了,自己其实就像透明的清水,只是有些事有些人自己深埋在了心底,深得只有自己才能看到,慢慢地她忘记了怎么去忘却。
  秦泽楷还好吗?他还记得自己吗?明晰也会这样问自己,但始终没有鼓起勇气去探究他的消息,他应该有女朋友了吧,那么优秀的秦泽楷怎么会还没有女朋友呢,明晰的整个大学生活就是在这样的思想斗争中度过的,刚升起一丁点放弃的念头,那思念的巨浪就会把一切拍打下去,慢慢的,明晰开始习惯这种心境了。明晰知道自己该明智地扭头投入下一个风景,可是每当有另一个风景靠近时她就习惯性地开始抗拒了,好像这就是与生俱来的能力,根本不用经过大脑思考,一切都显得理所当然的。
  或许是老天开眼了,明晰一下子好像梦醒了一般,她决定放自己自由,也放心中的秦泽楷自由,这样的生活太累太累,她不想也无力去承担,明晰决定当一个逃兵了。真的放开了,明晰感到自己整个身心都自由了,渴望新风景的心这次真的开始蠢蠢欲动了。
  明晰决定放开了,朋友竟然比她还高兴,热心地给她张罗着男朋友的事,简直就成了媒婆。好朋友不理会明晰的嘲弄,越弄越起劲,最后把她男朋友也拉上了,发誓一定要把明晰推销出去。明晰虽然做了决定,但这么多年的感情是不可能说放就放的,即使决定了,心里还是忍不住再去牵扯一下,但好朋友的热心明晰还是很感激的,所以也就来者不拒了。
  以后的日子简直成了变相的相亲,不断的饭局,各色各样的男生,明晰很惊讶朋友竟会认识这么多的男生,最后才从朋友的男朋友口中得知这都是好朋友威逼利诱他宿舍那群哥们的结果。明晰不知道怎么了,一瞬间眼睛竟湿润了,为好朋友,更为自己,自己真的把自己囚禁的太久了。
  这样的“相亲”持续了一些日子,明晰开始感到疲累了,好朋友的炮轰越来越猛烈了,好朋友问自己到底想找什么样的,明晰也在问自己,自己到底想要找一个什么样的呢?每当这时,秦泽楷那轻挑着嘴角的脸就会出现在她的面前,她就只能对自己无奈地摇头了,原来喜欢、爱上和忘记都这么的难。
  忽然在某一天,好朋友像在对自己生闷气似的,气呼呼又带着懊恼地对明晰抛下一句“晚上去我住的地方,你爱去不去,以后你的事我再也不管了”就走了。好朋友这反常的一闹,明晰感到很是莫名其妙,但又有些莫名的恐慌,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抓不住的感觉让明晰一整天都有些坐立不安的。
  努力说服自己,想着再不好能会有什么事啊,带着这样的想法,明晰来到了朋友的住处,一进门明晰整个人就傻了,那轻挑着嘴角笑的人不是秦泽楷是谁,这么多年了,他还是没什么变化,嘴角永远是那轻挑的笑意,眼睛却总是深邃得望不到眼底。
  房间原本的欢声笑语在明晰进来的一刹那停止了,明晰像着了魔似的看着秦泽楷,她的眼里、心里只剩下秦泽楷了。好像有什么在牵引着明晰,让她的脚步不知不觉向秦泽楷移去,这一系列发生的一切和明晰的反常让秦泽楷也不得不把眼光投向了明晰,两人目光接触,泽楷看到了迷茫、灼热、执着,还有一丝丝的挣扎,这样的眼神,太过复杂,这样的女孩太过直接,让秦泽楷不觉皱了眉,抿了嘴。
  那天如果不是朋友及时拉住了明晰,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尴尬的事情,明晰也很庆幸好朋友阻止了她。见到秦泽楷明晰是意外的,但更让她意外的是自己见到秦泽楷竟会有那么强烈的感觉,竟然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这可不是一向冷静的自己啊,明晰的感情在那一天彻底苏醒了,并且较之前更加的浓烈。
  再见秦泽楷是明晰单独约了他,明晰特意选择了自己的高中母校,结果发现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秦泽楷那天和明晰一样感触很多,两人不知不觉竟聊了很多。秦泽楷没想到他和明晰竟是高三的同班同学,两人还曾坐在一排,这个认知让明晰有些尴尬,她是想过秦泽楷会忘了自己,但却没料到在秦泽楷的记忆里,自己竟然从未出现过。但难过只是一瞬间的事,下一刻明晰就从挫败中恢复过来,又开始充满斗志了,这次意外的相聚让明晰决定不再像蜗牛一样,缩在自己的壳里,缅怀着自己从未开始过的恋情,她决定要把自己的感情公布于众了。
  这之后两人多多少少也见过几次,有单独的,也有和众人一起的,但一切对明晰来说都是那么美好,她感觉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只要再需要一些时间她就会告诉秦泽楷自己对他的感情,她努力地控制着自己,只是希望自己不会因为太过莽撞而毁了一切。
  当明晰感觉时机开始慢慢成熟的时候,当明晰决定向秦泽楷倾诉自己的感情的时候,一切又开始偏离她自己设想的轨道了。
  那是一次同学聚会,明晰觉得时机成熟了,她决定向秦泽楷表明自己的心意,她不能再等了,她怕再等下一个五年,可是还没等她开口,事情就起了戏剧性的变化。秦泽楷那天一出现,明晰就知道自己完了,他身边的那个女孩耀眼得让她头晕,她好像痴呆了一样,不能思想,不能思考,只是呆呆地看着那个女孩,连眼睛也不愿眨一下。
  明晰太过突兀的举动不得不引起众人的注意,好朋友尴尬地摇着她,喊着她的名字,试图拉回她的思绪,可是毫无用处。明晰的脑子停止了思考,脑间只是不断盘旋着一句话“他怎么有女朋友了”,这句话最终还是脱口而出了,她依旧蒙蒙怔怔的,但秦泽楷却皱了眉,明晰突然笑了起来,很悲哀很自嘲的笑容。
  “泽楷,你从没告诉过我你已有了女朋友。”
  “我觉得我没必要向全世界宣布这件事。”泽楷的语气有些冷淡,还有些微的怒气,明晰的再次毫不掩饰情绪让他有些不自在,他并不喜欢这样被猜忌的感觉,好像自己做了什么难以置信甚至对不起人的事,还有就是他感觉到了女朋友的不自在和疑惑。
  “你的确没必要,对不起,失礼了,我只是……只是太意外了。”
  明晰那天就这样的走了,她感觉自己就像一个逃兵一样,还没上战场就已败下阵来,而且败得很是狼狈。
  明晰把自己整整封锁了一个星期,谁也不见,谁也不联系,然后她约了秦泽楷,还是在他们的母校高中。
  那天他们沉默着走了很久,应该很久吧,只是谁也没有开口说话,明晰最后还是先开了口:“泽楷,我认识你五年了,而你只能算是刚认识我,在这五年里,你一直存在着我的生活里,我的心里,而我对于你来说,如果不是再相见,或许永远也只是个陌生人。我是怎么认识你,甚至记住你的呢,连我自己都忘了,我们从没接触过,即使我们以前曾离得那么近过。这些年好多事都好似忘却了,但你轻挑嘴角的笑意我却深深印在了心底,所以好多事我想忘却却还是选择了记忆。其实在见到你之前我对自己下了个决定,要忘记你,即使很难我也要去尝试,因为我不知道下一个五年你会不会还在我的心里。再见你,我的反应竟那么的强烈,我甚至怀疑我自己怎么能忍住这么长时间没去和你联系,甚至没去打听过你的消息,是因为我根本就不喜欢你吗?怎么可能,你在我记忆里,那么久,又那么深,那天见你之后我就对自己发誓趁你还在,我一定不要错过你,但还是错过了,我始终晚了一步,或许这就是上天注定的吧,我注定只能在记忆里思念,不过也好,有个念想也不错。我把自己封闭了一个星期,不想、不看、不听,但还是没用,我只想对你说泽楷,下一个五年如果你还在,我决不会再错过你,即使全世界反对,我也会义无反顾地奔向你。”
  那天秦泽楷一直没有说话,明晰一直在诉说着,他的心翻起了阵阵的涟漪,但除了对不起他还能说什么,他和明晰注定是没缘的,错过了就是错过,没有如果,也没有也许,他们错过了,明晰错过了五年,自己错过了一霎那,但无论多久,那就是永远。
  明晰走后,泽楷再次去了自己的母校高中,再走进自己以前高三的课堂,好像失忆的人一下子恢复了记忆般,很多久远的甚至落了厚厚尘埃的记忆开始复苏了,他想起了那个哥们开玩笑把他和她推撞在一起的女孩,想起了那个时而扑捉自己时而躲闪自己的那双眼睛,想起了那个总是淡淡漠漠很少和男生打交道的女孩,想起了自己和她很多次的不期而遇,想起了自己踢足球时不小心砸住的她……这些记忆自己从未忘却过,只是太久了,自己慢慢把它忘在了记忆的最深处,现在一旦被开启就排山倒海而来,但又能如何,错过了就是错过了,那都只是久远的记忆,能说明什么呢?他只能往前走,那些有关一个名叫明晰的女孩的记忆都会慢慢消去的,那个有关五年的承诺他只会当成一句戏言,毕竟以后的日日夜夜他是要和另一个人一起度过的,更何况仅仅只是五年。
  时间的年轮在这五年里仿佛转动得特别快,明晰依旧是明晰,单身的明晰,但她变得成熟而又美丽了,自信的眼光,坚定的姿态,一切似乎都变了很多,只是眼里却有层化不去的浓雾,让人在这片烟云中迷失。她又回来了,为了那个承诺,对自己的承诺,又是五年,好多人好多事都改变了,比如她,但又有好多人好多事都没变,又比如她。
  还是这个地方,好似也只能是这个地方。落日的晚霞映照着大地,被拉长的身影好像找到了归宿,在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的时候,眼里的浓雾散开了,变成了点点的雨滴。毫不犹豫地,明晰感到自己就像一个迷了路的孩子,一直流浪着,寻找着,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天,没有任何迟疑,也容不得她迟疑,下一刻她就紧紧抱住了那个刻在自己记忆深处的身影。
  秦泽楷像石化了般一动不动的,但还是止不住浑身的颤抖,这一刻他才放任自己哭了,这积蓄了很久很久的眼泪。两人就这样静静地拥抱着,直到霞光变淡直至消失不见。
  “泽楷,幸好你还在,这一次我说什么也不会放手了,你还会再让我错过吗?泽楷,我怕我再也等不了下一个五年了。”
  泽楷没有说话,他一直沉默地看着明晰,他不能不承认自己在看到明晰的那一刹那自己有多么的惊喜,但他不能也从不敢妄想,他已没了那个资格,但他却又自私的想要留下她,这么多年来,他从没有这么渴望过想要一个人在他身边,想要不顾一切地去留住一个人。
  很长时间的沉默,泽楷又习惯性地掏出烟来,这段时间他好似离不开香烟了,看着地上散落了一地的烟头和静默着吸烟的泽楷,明晰隐隐感觉出了不对劲。这样颓废的泽楷让明晰心疼,也让她悲哀,从泽楷手中抽出他吸了一半的香烟,明晰在泽楷的惊诧中很自然地抽了起来。
  “很惊诧吧,我也曾这么惊诧过自己,我怎么也没想过我也会去吸烟,甚至还曾有过一段日子嗜烟如命,但好歹那段日子都过去了,我挺了过来,也把烟给戒了再也没碰过。”
  好似应正明晰的话似的,她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在泽楷的拍打下明晰停止了咳嗽,她看着泽楷,痴痴地看着,眼里的灼热让泽楷不敢再看向明晰。
  “对不起。”除了对不起,泽楷不知道自己还能再说些什么。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这都是我自己心甘情愿的,我愿意等你,哪怕后面还有无数个五年,我都不会说后悔。泽楷,我要的不是你的道歉,也不是你的愧疚,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仅此而已。”
  过去了这么多年,他们早已不是以前那个懵懂无知的年纪,年少轻狂已离他们太遥远了,泽楷现在除了满身心的疲惫,他不知道自己还能给明晰什么,他们已这么的遥远,这是无法忽视的事实,他没了爱明晰的资格,也失去了爱的能力。
  “她走了,那么年轻的年龄,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无法面对这个事实,太残酷,也太残忍。”
  明晰设想过千千万万种两人见面的场景,但这样的情况却让她不知该如何是好,泽楷的疲惫,泽楷的颓废,泽楷的悲哀都有了理由,只是这个理由太过残酷。
  或许两人都无法再继续下面的话题了,或许两人都不知该如何前行了,他们沉默了很久,泽楷离开了,明晰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沉重感,这样的泽楷太过沉重了,她不知道自己是否有那个能力去安慰他,明晰看着泽楷远去的身影突然失去了追上去的勇气,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无法再去靠近。
  明晰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来了解泽楷这些年的生活,还有泽楷的变化,在知道的那一刻明晰感觉自己根本无法呼吸,心里堵得她心慌,她害怕了,退缩了,甚至想逃避了。
  去见泽楷,明晰给自己打了好久的气,但在跨入门的那一刻,明晰还是觉得自己的整个心都被调了起来。
  泽楷不在家,只有一个约莫三岁的小女孩在家里玩耍,她知道这个可爱的小女孩就是泽楷的女儿媛媛。看到这个粉粉嫩嫩、肉嘟嘟的小女孩,明晰感觉自己一下子心都变得柔软起来。明晰走过去,抱住这个娇嫩的小女孩,那么小心翼翼,好像抱着的就是她自己的整个世界,小孩子很乖巧,小手紧紧抓着明晰的衣服,当那稚嫩的声音喊出“妈妈”两字时,明晰再也忍不住,任由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她感觉自己被这个孩子俘虏了,她再也不会犹豫了。   

一.

图片 1

      谢安从云南丽江回来,她给我带回了一条傣族的裙子。

我寻遍梦的世界,只为寻找到你的身影。

       我把裙子摊开,摸着上面精致的花纹,打心眼儿里喜欢。我微笑着回头向谢安道谢,然后伸手想从挎包里拿出钱包

                                          —— 题记

     “多少钱我给回你。”

他站在黑暗中,四周是无尽的黑暗,他就在黑暗这样过了很久,黑暗中迎面走来一个女孩,看到这个女孩,他只感觉似曾相识。

     “汐汐,我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气了?”

    “你还记得我吗”女孩眼里有着淡淡的忧伤。

       我的手定住了,抬起头,对上谢安那双迷人的眼睛。

      “我曾经认识你吗?”他不解地问到。

       我和谢安是在大一的时候认识的。当时我们俩同一宿舍,我还记得开学那天,我在拖着行李四处寻找新的宿舍,正当我想找个人问路时,旁边突然传来一声大喊:“那位同学,请你等一下!”

      “你何止认识我,我们的一切,你全都忘了?”女孩声音有点哽咽。

       我侧过头,一个留着蘑菇头、带着大框眼镜、脖子上挂一个相机的谢安就这样闯进我的眼里。她磕磕绊绊地跑到我面前,气喘吁吁地取下前面的相机,然后对我露出她那招牌式的笑容。

      他有点摸不着头脑,只感觉自己应该与这个女孩有过一段过往。“我这人记性不好,如果我以前伤害过你,我向你道歉,以前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毕竟我们都还有自己的生活。”“生活,对呀,你还有自己的生活……”女孩似乎沉浸在了回忆中,“对了我今天会去见你……”

     “同学,留个影吧!”

    “叮铃铃,叮铃铃……”他伸手关掉闹钟,看了看时间,七点四十,离上班还有二十分钟。这是已经是他第三次做这个梦,同样的一片黑暗,同样的一个女孩,她今天还说要去见他,不知道这寓意着什么。这一个月来,他每天都做着相似的梦境,都是某个人在向他讲述着什么,好像所有的事都和自己有些关联。他不再多想,随即翻身下床,赶往公司。

       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她亲切地挽住手臂,另一只手高举相机, 就好像认识了好久一样。

他不记得怎么来到这个公司的,只是有人告诉他他曾经出过车祸,丧失了一些记忆,只依稀记得自己从小失去双亲,后来就是一片空白,但是他总觉得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越想越头痛欲裂。他只记得他出车祸后这半年来他运气非常好,业绩一天天上涨,很快就被公司提拔为了部门经理,今天人品依旧爆棚,居然又完成了一项大的业务,受到了公司的嘉奖。不会是做梦吧 ,他使劲掐了一下自己,嗯有点疼,不是梦……

      “一、二、三,茄子!”

他决定今天大吃一顿好好庆祝一下,于是他带同事们去了一家以前都不敢去的最高级的餐厅。酒足饭饱后大家都醉了,而他却没有醉意,他记得自己好像重来没有醉过,就算喝再多的酒,也没有丝毫醉意,想来有点不太正常,但是仔细想想,在记忆的最深处,好像发生了一件跟酒有关的事情,对他很重要,但是记忆却是一片空白。

       我只好地挤出一个笑容,蘑菇头大眼睛的她和秀发及腰的我被定格在那一瞬间。

结账之后他独自走出餐厅,走在宽阔街道上,路两旁的路灯一直延伸到远方,在经过其中路灯时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女孩转过身来,那熟悉的脸庞,跟梦中所见的女孩一模一样,眼角同样有着难以掩饰的淡淡的忧郁。

      “哎呀,真好看,谢谢你啊同学!”她心满意足地看着相机里的照片,我不知道她是在夸我长得好看,还是在夸那张合影好看,无奈地笑笑。正当我想离开的时候,她连忙叫住我:“同学,你是不是在找宿舍啊?”

女孩看到他,微微一笑,对他说“你对这样的生活满意吗,这可是你以前梦寐以求的。”

     “对啊,你知不知道C栋809在哪?”

“那个我以前认识你吗,你好像对我很熟悉的样子。”他问到。

        她激动地问我:“你也在c栋809?”

“熟悉,我们何止熟悉啊,世上在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了。”

      我点点头。

“不过我失忆了,你能不能告诉我有关我们以前的事吗?”他问到。

      她开心得大喊一声:“太好啦,我也是哎!”

“你真的想知道?”

       于是她拉起我的手,带我去找宿舍。其实当时挺感动的,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的陌生大学,还可以遇见一个这么温暖随和的人,让我再一次相信了“人间自有真情在”。

“对”

        然而,在他带着我走了不知多久后,我发现我们又回到了刚才合影的地方。

“我也想直接告诉你,不过我不能,只能由你自己去想起。”

       “谢安同学,宿舍到底在哪?”我没好气地问她。刚才在去宿舍的路上,她没完没了地和我说了一大堆事情,拖着行李蹦蹦跳跳地走在前面,活像个没心没肺的小人儿。

“为什么你不能直接告诉我呢。”

      “我不知道哦!”她一脸迷茫,“不如我们去问问别人吧!”

“要是可以,我怎么忍心让你承受失忆之苦呢。”

      “你去问吧,太热了,我不想走了。”我揉揉渗汗的太阳穴。

“那到底怎样你才能告诉我呢?”

       她去问了,问了一个帅帅的学长。然后顺理成章地,他们在一起了。

“我每天都在尝试告诉你呀,现在时机应该已经成熟了,我今晚我会告诉你一切的。”

      那个时候,心里有说不出的失落,总在那天真地想如果当时是我去问路就好了。但人生哪来那么多如果,有的只是一次又一次的错过罢了。

“今晚,怎么告诉,你要去我家?”

                         二.

“当然不用了,你只管回去就是了。”她说道。

      “来,干了!庆祝我从丽江回来!”

带着疑惑回到家中,他觉得这事并不寻常,到底我应该想起来什么呢,他思索着,可是并无结果,不一会便睡着了。

       在这个熏烟气呛得让人难受,以及无限放大的喧闹声,还有一个光着有油油身子的大叔吆喝的大排档里,热得通红的谢安向我举起了啤酒瓶。

依旧是一片黑暗,上次那个女孩又来了,不,确切的说是今晚上碰到的那个女孩,因为她开口第一句话便说:“准备好了解你的秘密了吗?”

       “我不喝啤酒。”

“你可以进入我的梦境,这怎么回事?”

       “为什么呀?”被拒绝了的他喝了一口啤酒后笑嘻嘻的问我。

这你不用管,你还记得这一个月来做的梦吗?”

       “没什么为什么。”

“嗯,依稀记得一点”他不解。

       “当年我们不是还挺开心干着啤酒吗,从学校里逃出来,跑到这个地方……”她连着灌了好几口啤酒,抱着酒瓶口齿不清的说着,“拿了一打啤酒,你干一杯,我干一杯,再蘸上点小辣椒在烤肉上面,滋里啪啦地合着吃下去……”

“那就好,我的努力没有白费,能不能唤醒你的记忆,就看你自己了。”

        “谢安,当年是当年,现在是现在。当年的我喜欢蘸着辣椒合着啤酒吃,如今的我不喜欢了。人会变,没有谁可以停留在当年。”我平静地看着她。

她的身后凭空出现一个旋涡,像是时空隧道,她拉他进入其中,感受着她手的触感,还有这个相似的场景,他好似经历过无数次。

       她愣了一会儿,又闷闷地喝了几口,随即又抬起头来笑着说:“哪能这么说啊……人再变,从前的东西总归会留有痕迹的,人心再难猜透,深处总会有柔软的地方。”

场景不断变幻,他们像观看录像带一样,她让他看了他们所经历的一切,无数个日日夜夜,他与她遨游于梦的世界,一起冒险,一起闯荡,经历着梦里所能经历的一切……他被这一切深深地触动,尘封在潜意识深处的记忆开始复苏。

       熏烟仍然在四周弥漫,喧闹声没有停止,大排档的老板也还在吆喝。但有那么一句话又响起在耳边。

场景再次变幻这是他小时候,他的一生以另一种方式重演,这一幕幕,深深地刺激着他的灵魂,所有的一切他全部都想起来了……

      “再肮脏的心,也会有不愿被抵达的深处;再千疮百孔的心,到死的那一刻都会有修复的机会吧。”

      九岁

       那个时候的她和我,就并肩站在一起。我对她说出这句话,她对我笑了笑:“人再怎么变,回忆不会被改变。”

      他站在黑暗中,四周一片黑暗,过了很久,迎面走来一个小女孩。

       她没变。只是我走远了

“你是谁呀?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梦中啊,”他不解地问到

      “谢安,每次这么去旅行,也会有感到累的时候吧。就没有想过安定下来吗。”

“呵呵,我是你梦里的帮手,我可以帮你更好地控制梦境哦”小女孩笑着说。

       她静默着,没有回答。

“真的吗?那你一定就是我的梦灵了,你可以和我一起玩吗?”他不禁想起了他师傅告诉他的一些话,

       我站起身来,烤肉还在冒着烟,蒙住了我的眼睛。谢安就蜷缩在那张椅子上,一动也不动,可我只看得清她的轮廓。

        梦灵,产生于你的意识,但又脱离于你的意识,不受你的控制,与他好好相处,对你有益处。

       而彼时我也坐在她的对面。

      他小的时候的由于受过一次惊吓,常常受梦魇的困扰,常在夜里吓醒。他的父母无奈请来了一个云游四方的道士,道士教给了他一种清明之术,可以控制梦境,摆脱梦魇的困扰。不过道士也说清明之术也可能会影响他的生活,最坏的情况就是可能会让他沉醉于梦境之中无法摆脱。他的父母也没有想那么多,不过是梦嘛,能影响到哪里去。恐怕他的师傅也没有想到,他这么早就遇到了梦灵,还是一只可以和他一起成长的梦灵。

      “一、二、三开始,谁输了谁结账!”

    “可以啊,你想去哪里玩?”

        我们狠狠地咬着串串,另一只手则在抖着辣椒酱,吃完了一串接着一串,偶尔仰起脖子咕咚咕咚喝下啤酒。对方都吃得满嘴流油,难看死了 ,但那个时候的我们都认为朋友,就是那种门牙缺了一颗也可以向她坦然大笑,就算有再多的误会,打一架又可以哭着做在一起吃烤肉喝啤酒。

    “嗯就去xxx玩吧,我很想去那,但是我爸妈不让我去。”

       说实话,那个时候真好啊。

    “那你看过那地照片吗。”

       “谢安,其实……”

      “看过啊。”

         说出来吧,会不会连见到也只是当见到陌生人一样呢,更不用说打一架了。还是算了,就让自己继续当个胆小鬼吧,这样的一个秘密,我不想伤害你,或许我还能算一个称职的朋友。

      “那没问题,我带你去。”

       “算了,早点回家,别太晚。”

      说着牵着他的手进入了一个像是时空隧道的旋涡之中……

                         三.

二十五岁

      下班后,收到来自谢安的明信片:

“小✘啊,你都多大了,还不找个女朋友啊”母亲向他埋怨。

       汐汐,我来到了垦丁。为什么想来这个地方呢?可能是因为以前听过一首歌“耳边吹着垦丁的风”。这里的落山风宁静又悠长,造就了垦丁独特的地貌。景观也很美,就像一个天然的热带世界——海水的碧蓝,让人忘却了一切,喧闹的小动物如同好伙伴一样。如果你有时间,真希望你来看看。

“急啥呀,我都不急。”他不耐烦道,无奈只好出了家门。

本文由澳门皇家赌场网址-澳门皇家赌场最新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明晰也会这样问自己,打心眼儿里喜欢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澳门皇家赌场网址大憨与猴精,就把砖扔给上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