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皇家赌场网址-澳门皇家赌场最新网站『欢迎您』 > 文学文章 > 奥里弗想,沦念忌想

原标题:奥里弗想,沦念忌想

浏览次数:94 时间:2019-10-06

紧急电话会议在总统办公室仅仅进行了几分钟,争执的空气已经发出爆裂声。 国防部长在说:“如果我们再耽搁,情形将会完全脱离控制,想要使其停下来就太迟了。” “我们不能匆忙进入。”斯蒂芬。戈撒德将军转身对中央情报局头说:“你的信息有多大把握?” “那很难说,但利比亚正在从伊朗和中国购买多种武器,还算可靠。” 奥里弗转向国务卿:“利比亚否认吗?” “当然,中国和伊朗也如此。” 奥里弗问:“其他阿拉伯国家怎么样?” 中央情报局局长回答:“据我得到的信息,总统先生,如果在以色列认真地发动进攻,我认为,这将会是所有其他阿拉伯国家早已等候着的借口,他们将会加入到消灭以色列中去。” 大家都期待地看着奥里弗。 “你在利比亚有可靠的间谍吗?”他问。 “是的,阁下。” “我想要更新的信息,保持着给我。如果有攻击迹象,我们就没有选择,只能行动。” 会议休会。 奥里弗秘书的声音通过内部通信系统传出:“塔吉先生想要见你,总统先生。” “让他进来。” “会议进行得怎样?”彼得。塔吉问。 “噢,只算是你的一般会议,”奥里弗抱怨,“关于我是否想要现在或是以后发动战争的。” 塔吉同情地说:“看地域。” “对。” “发生了一些有趣的事。” “坐吧。” 彼得。塔吉找了个座:“有关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你知道些什么?” “不多,”奥里弗说,“在二十年前,差不多是吧,五六个阿拉伯国家聚在一起,结成联盟。” “有七个,在1971年,他们加入到一起,有阿布扎比、富查伊拉、迪拜、夏扎哈、拉斯。阿尔克玛哈、蒽。阿尔卡万,和阿浩曼。刚开始,他们不是很强大,不过酋长国取得了难以置信的发展。今天,他们已经有着世界最高标准的生活,他们去年的国内生产总值超过三百九十亿美元。” 奥里弗不耐烦地说:“我猜想,与这有关吧,彼得?” “是,阁下,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理事长想要见你。” “是吗,我会让国防大臣——” “秘密地,在今天。” “你是认真地?我不可能——” “奥里弗,那个议会——他们的理事会——是一股世界上最重要的阿拉伯势力,受到每个阿拉伯国家的尊重。这可能是一个重要的突破。我知道这是非正式的,不过我想,你应该见见他们。” “国家应该有个配合,如果我——” “我会做安排。” 沉思良久,他说:“他们想在哪里会面?” “他们有一艘游艇,停泊在靠近安纳波利斯的切萨皮克湾。我可以秘密地带你到那里。” 奥里弗坐在那儿,望着天花板。终于,他倾身向前,按下内部通信电话键:“取消我今天下午的约会。” 游艇,一艘212英尺的旗舰,停泊在码头。他们正等着他,所有人员都是阿拉伯人。 “欢迎,总统先生,”阿里。阿尔富拉尼说,他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其中一国的大臣,“请上船。” 奥里弗走上船。阿里。阿尔富拉尼向有个人示意,过了一会儿,游艇起航。 “我们下去吧?” “好啊!在那里,我可能被杀害,或者被绑架。这是我所做过的最愚蠢的事情了,”奥里弗判断,“可能他们把我带到这里,以便他们能着手对以色列的进攻,而我却没有能力去发布反击命令。该死的,我怎么会让塔吉给说服了,进来这里?” 奥里弗跟随阿里。阿尔富拉尼下楼走进奢华的主大厅,室内是中东风格装饰,四个强健的阿拉伯人站在大厅警戒。奥里弗进来时,一个坐在长椅上模样令人难忘的男人站起身来。 阿里。阿尔富拉尼介绍:“总统先生。阿浩曼国哈马德国王陛下。” 两个男人握握手。“陛下。” “感谢你到来,总统先生,你喝点茶吗?” “不用,谢谢!” “我相信你会发现这次访问很有价值,”哈马德国王开始踱步,“总统先生,过去的世纪,即使没有难以忍受,横跨分离我们的难题——哲学的,语言的,宗教的,文化的——那些原因,已经很艰难了。在我们的局部世界有如此多的战争——要是犹太人征用巴勒斯坦人的土地,奥马哈或者堪萨斯不会有一个人受感动,他们照样继续生活;如果一个在耶路撒冷的犹太教堂遭到轰炸,罗马和威尼斯的意大利人也不会在意。” 奥里弗感到震惊:这是首脑会晤,难道这是一个战争来临的警告吗? “在中东的所有战争和流血,都只有世界的一部分受到损害,那就是中东。” 他在奥里弗对面坐下:“对于我们,停止这种疯狂行径,只是时间问题。” “又来了,”奥里弗想。 “阿拉伯国家和议会的头领委托我向你提议。” “哪种提议?” “和平提议。” 奥里弗糊涂了:“和平?” “我们想同你们的同盟以色列构建和平,你们抵制伊朗和其他阿拉伯国家的禁运,已经耗费了我们数不清的数十亿美元,我们希望能终止。如果美国担当发起人,阿拉伯国家——包括伊朗、利比亚和叙利亚——就会不得不同意坐下来,与以色列磋商永续的和平条约。” 奥里弗被弄晕了,等找到自己的声音,他问:“你们正在做的,都是为了——” “我向你保证,不放弃对以色列人民或者美国人民的爱,这也是我们的利益所在。在那些疯狂中,有多少我们的孩子被杀害,那已经够了,我们想要结束。我们想要自由地把我们的石油再度出售到世界。如果有必要,我们也准备去作战,然而,我们宁愿和平。” 奥里弗深深地呼吸了一下:“我想——我想要杯茶。” “我但愿你在那儿,”奥里弗对彼得。塔吉说,“难以置信,他们准备着去作战,可是,他们又不想,他们是实用主义者,他们想在世界销售石油,所以他们想要和平。” “真荒谬,”塔吉热切地说,“等这事一说出来,你就会是一个英雄。” “我可以自己做,”奥里弗告诉他,“不必通过国会,我会与以色列总理作一次谈话,我们会帮助他与阿拉伯国家做一笔交易。”他盯着塔吉,沮丧地说:“在那儿的几分钟里,我以为我就要被绑架了。” “不会,”彼得。塔吉向他保证,“我有快艇和直升机跟随着你。” “参议员戴维斯在这里要见你,总统先生,他没有预约,但是他说这很紧急。” “拦阻下次预约,送参议员进来。” 门打开了,托德。戴维斯走进总统办公室。 “真令人惊奇,托德,事事顺意吧?” 参议员戴维斯找了个座位:“很好,奥里弗,我只是想,你我会有一次叙聊。” 奥里弗笑了:“今天,我有很满的日程安排,不过为了你——” “只要几分钟。我遇到彼得。塔吉,他把你与阿拉伯人的会晤告诉我了。” 奥里弗张开嘴笑道:“不奇怪吧?那看起来像是我们在中东终于要有和平了”——他往桌上猛力一击——“在那些个几十年之后!嘿,那就是说,我的经营将要被铭记,托德!” 参议员戴维斯冷静地问:“你想过这个过程吗,奥里弗?” 奥里弗蹙起眉:“什么?你的意思是什么?” “和平是个简单的词汇,可是有很多衍生的意义。和平没有任何财政收益。有战争的时候,许多国家购买在美国这里制造的价值几十亿美元的军备。而在和平时期,他们就不必这样做了。而且,由于伊朗不能出售它的石油,石油价格就会上涨,美国也获得利益。” 奥里弗不相信地听着:“托德——这是一生的机会!” “不要天真了,奥里弗,如果我们真地想在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之间缔造和平,在很久以前我们就可以做了。以色列只是个很小的国家,近来的半打总统中任何一个都可以对他们施加压力,同阿拉伯人做成交易,但是,他们宁可保持事态的原貌。请别误解我,犹太人是很好的人,我与他们的一些人同在参议院工作过。” “我不相信你可以——” “相信你愿意相信的,奥里弗。现在,一个和平条约不会是这个国家最有趣味的事情了,我不认为你该去为之努力。” “我不得不要为之努力。” “不要告诉我你不得不做什么,奥里弗,”参议员戴维斯慢慢扑向他,“我要告诉你,不要忘了是谁让你坐进这把交椅的。” 奥里弗平静地说:“托德,你可以不尊重我,但是你必须尊重这个办公室,不管是谁把我放在这里的,我是总统!” 参议员戴维斯站起来:“总统?你就是个他妈的吹涨的玩具!你是我的傀儡,奥里弗,接受命令,不给他们。” 奥里弗看了他很久:“你和你的朋友拥有多少油田,托德?” “那完全不干你的事。如果你通过了这个,你就完了。你听见了吗?我给你二十四小时去领悟。” 晚餐时,珍说:“父亲要我说你,奥里弗,他非常心烦。” 他看着桌子对面的妻子,敌意地想:“我也将不得不与你对抗。” “他对我说了,在发生什么。” “他说了?” “是的,”她朝桌子慢慢地倾扑过来,“我想,你正要做的,是令人愉快的事。” 奥里弗费了好一阵才理解状况:“可是,你的父亲反对。” “我知道,他是错的,如果他们愿意取得和平——你就必须要帮助。” 奥里弗坐在那儿,听着珍的话,打量着她,心想:多好啊,她已经使自己像个第一夫人了,她已经潜心于重要的慈善事业,已经是一个致力于半打主要理想的倡导者了,她是可爱的,聪明的,人道的,也——奥里弗好像是第一次见她。“为什么我还在到处乱跑?”他想,“我必须在这里把所有的事都纠正了。” “今夜的会见会很久吗?” “不,”奥里弗慢慢地说:“我要取消掉,我要待在家里。” 这晚,是数周以来奥里弗第一次与珍做爱,那是奇妙的。早晨,他想:“我要让彼得把公寓甩掉。” 第二天早上,在他的桌上有一封短信: “我想你知道,我是你的真正的狂迷,我不会做任何损害你的事。十五日,我在门罗。阿姆斯的车库,非常惊讶地看见你在那里。第二天,等我读到那个年轻女孩的谋杀事件,这才知道,为什么你要回去擦拭电梯上的指纹了。我相信所有报纸都会对我的故事感兴趣,会支付给我很多钱。可是,就像我说的,我是你的一个狂迷,我的确不会想去做任何事损害你。如果你有兴趣,我可以用一些经济补偿,这事只限于你我之间。等你想起来的时候,我过几天会与你接触。 真诚的, 一个朋友” “上帝啊!”西默。伦巴多柔和地说,“真难以置信,这是怎么递交的?” “是邮寄的,”彼得。塔吉告诉他,“地址:致总统‘亲启’。” 西默。伦巴多说:“可能是为了一些难题,刚好试图去——” “我们不能冒险,西默,有好一阵我都不敢相信这是真地,然而,哪怕只是悄悄地泄露出去,都将摧毁总统,我们必须保护他。” “我们要怎么办?” “首先,我们必须找出送信人。” 彼得。塔吉在宾夕法尼亚大街10号街的联邦调查局总部,与特别代理克雷。雅各布斯说着话。 “你说那很紧急,彼得?” “对,”彼得。塔吉打开公文包,取出一张散纸片,轻轻放在桌上。克雷。雅各布斯拿起来,大声念: “‘我想你知道,我是你真正的狂迷,……这事只限于你我之间。等你想起来的时候,我过几天会与你接触。’” 其中的事件真像,已经大白。 雅各布斯抬起头来:“这是什么?” “牵涉最高安全,”彼得。塔吉说,“总统要我试图找出,是谁送来的,他想要你去查出指纹。” 克雷。雅各布斯再次研究这张纸,蹙起眉头:“这事极不寻常,彼得。” “为什么?” “就是气味不对。” “总统想的就是要你给他这个写信人的姓名。” “假定他的指纹在上面。” 彼得。塔吉点点头:“假定他的指纹在上面。” “等着。”雅各布斯站起来,离开办公室。 彼得。塔吉坐在那儿,看着窗外,思考着这封信和它可能的可怕后果。 刚刚过了七分钟,克雷。雅各布斯回来了。 “你很幸运,”他说。 彼得。塔吉的心开始狂跳:“你发现什么了吗?” “对,”雅各布斯递给塔吉一片纸,“你寻找的这个人,一年前与一场交通事故有牵连,他叫卡尔。戈曼,是门罗。阿姆斯的职员。”他在那儿站了一阵,打量着塔吉:“关于这个,还有什么其他的事你想要告诉我的吗?” “不了,”彼得。塔吉真诚地说,“没有了。” “弗兰克。沦念忌在三线,斯图尔特小姐,他说很紧急。” “我就接,”莱斯丽拿起电话,按下键钮:“弗兰克?” “就你一个人吗?” “对。” 她听着,深深地呼吸着:“好,我们去那里。”接着,他不间断地讲了十分钟。 莱斯丽。斯图尔特匆忙走进马特。贝克尔办公室:“我们必须谈谈,马特。”她在他的桌子对面坐下:“假如我告诉你奥里弗。拉塞尔牵连进克洛伊。休斯顿的谋杀,你怎么看?” “一开始,我就说过,你是在妄想,你已经变得尖刻了。” “弗兰克。沦念忌刚刚打电话来,他与休斯顿州长谈过,她不相信保罗。耶贝会杀害她女儿。他也与保罗。耶贝的双亲谈过,他们也不相信。” “我并不期待他们会,”马特。贝克尔说,“如果这是唯一的——” “这仅只是开始。弗兰克去到太平间与验尸官谈过,她告诉他,那孩子的带子勒得那样紧,以致于他们不得不把它切断,才能从他脖子上取下来。” 现在,他更加专注地在听:“还——?” “弗兰克去看了耶贝的所有遗物,他的腰带完整无损地放在那儿。” 马特。贝克尔深深地吸了口气:“你是在告诉我,他是在监狱里被谋杀了,存在一个阴谋,是吗?” “我没有告诉你任何什么,我只是在报道事实。有一次,奥里弗。拉塞尔试图让我使用‘狂喜’。在他竞选州长的时候,有一个妇女,是个合法秘书,死于‘狂喜’。在他任州长期间,他的秘书在公园被发现,因‘狂喜’导致昏迷。沦念忌听说,奥里弗曾打电话给医院,建议他们取消她的生命支持系统。”莱斯丽向他倾过身,“在克洛伊。休斯顿被谋杀那晚,有过一个电话从皇帝套房拷到白宫。弗兰克查过旅馆电话记录,十五号那页失踪了。总统的约会秘书告诉沦念忌,那天晚上,总统有个与惠特曼将军的会见,可是没有接见。弗兰克与休斯顿州长谈过,她说,克洛伊是在白宫旅行,她安排了她女儿去见总统。” 长长地沉默了一阵,马特。贝克尔问:“弗兰克。沦念忌现在在哪里?” “他在追踪卡尔。戈曼,那个登记皇帝套房的旅馆职员。” 杰里米。罗宾逊正在说:“我很抱歉,关于我们的职工,我们不发表个人意见。” 弗兰克。沦念忌说:“我问的都只是他的家庭住址,那么,我可以——” “你没办法找的,戈曼先生在旅行。” 沦念忌叹了口气:“那就太糟了,我是在希望他可以填充一些空白点。” “空白点?” “对,我们正在针对休斯顿州长的女儿在你们旅馆的死因做一个大新闻。好吧,只好不用戈曼,我不得不把片段凑合在一起了。”他取出一个便笺簿和一支笔:“这个旅馆在这里有多久了?我想知道所有的,它的背景,它的客户,它的——” 杰里米。罗宾逊皱起额头:“等一下!那的确不必要,我的意思是——她可能是死在别处的。” 弗兰克。沦念忌同情地说:“我知道,不过,是在这里发生了,你们旅馆就会变得像‘水门事件’一样著名了。” “先生——?” “沦念忌。” “沦念忌先生,我很感激,如果你可以——我的意思是,那种公开非常不好,有没有什么办法——?” 沦念忌深思了一阵:“这样吧,如果我与戈曼先生谈谈,或许可以找到一个另外的角度。” “我真地会很感激,那我给你他的地址。” 随着事件轮廓开始成形,最高层领导的谋杀阴谋和掩盖企图逐渐清晰,弗兰克。沦念忌变得神经质起来。在去见旅馆职员之前,他决定停止使用公寓房。此时,他的妻子,丽塔,正在厨房准备正餐。她是个娇小的红头发女人,有一双亮闪闪的绿眼睛,皮肤白皙。丈夫走进来时,她惊讶地转回身。 “弗兰克,你怎么会在中午回家了?” “只是想顺便进来,说声好。” 她审视他的脸:“不,有什么事发生了,是什么?” 他犹豫不决:“上次你去看你母亲,已隔多久了?” “我上个星期去看过她,怎么啦?” “怎么不再去看看她呢,甜心?” “有什么不对吗?” 他裂开嘴笑道:“不对?”他走到壁炉架前,“你最好着手抹掉这些灰尘,我们就要放一个‘普利策奖’和一个‘傻瓜奖品’在这里了。” “你在讲什么啊?” “我在讲的事将会把人赶走——我的意思是指身居高位的人——这是我曾经涉足的最令人兴奋的新闻。” “那你为什么想要我去看我母亲?” 他耸耸肩:“只是有一点极小的可能性,这可能会带来一点小危险,有些人不愿意这个新闻发布出去。我感觉最好是让你离开几天,直到这个消除。” “可是,你处于危险中——” “我不会有危险。” “你确信不会发生什么吗?” “肯定。包上几件东西,晚上我来叫你。” “好吧,”丽塔极不情愿地说。 沦念忌看看表:“我会送你到火车站。” 一个小时以后,沦念忌在惠顿地区一个普通的砖形屋前面停下。他下了车,走到门前,按响门铃。没有答应。他又按,等着。门突然摇动着打开了,一个体格魁伟的中年妇女站在门口,满怀孤疑地打量着他。 “什么事?” “我是国税局的,”沦念忌说,亮出一张证明,“我想见卡尔。戈曼。” “我的兄弟不在这里。” “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不知道,”过分快地回答。 沦念忌点点头:“那真惭愧,噢,你不妨开始把他的东西打包,我会有部门发送车来搬运。”沦念忌动身朝他的车走去。 “等一等!什么搬运?你要讲什么?” 沦念忌站住,转回身:“你兄弟不告诉你吗?” “告诉我什么?” 沦念忌朝屋子走回几步:“他有麻烦了?” 她不安地看着他:“哪种麻烦?” “恐怕我不能随意谈这事,”他摇摇手,“他似乎也像是个好人。” “他是,”她热诚地说,“卡尔是个极好的人。” 沦念忌点点头:“那是我的感觉,我们在局里对他提问时的。” 她惊慌失措起来:“提问他什么?” “他的所得税不诚实,那也糟,我本来想告诉他一个逃避困难的办法,可能对他有些帮助,可是——”他耸耸肩,“既然他不在这里……”他再次转身走。 “等等!他在——他在钓鱼旅馆。我——我不想告诉别人。” 他耸耸肩:“这样,那好吧。” “不……可是,这不一样,那是‘阳光钓鱼屋’,在维吉尼亚‘俪奇满’湖。” “很好,我会在那里与他联系。” “那就太好了,你确信他会都好吗?” “那是绝对的,”沦念忌说,“我会小心地去见他。” 沦念忌乘i-95,朝南走,“俪奇满”湖在略超出一百英里处。数年前的一次度假,沦念忌在湖里垂钓,很幸运。 他希望这次也会很幸运。 天上下起毛毛细雨,不过卡尔。戈曼并不在意,他推测鱼儿咬钩了。他把大大的鲤科小鱼放在活络的鱼漂上,远远地下在划艇后面,诱钓斑纹鲈鱼。水波荡漾,轻轻拍击着湖心小船,诱饵在船后漂流,远不可及。鱼儿并不匆忙,可那不要紧,他也不忙,他决不会飘飘然了。他就要富裕得超过他最狂热的梦想,那纯粹是好运——“你必须在对的时间,到了对的地方”——在秘密电梯门打开时,他刚返回到门罗。阿姆斯取一件忘在车库里的夹克,看见有人出来时,他正好坐在车里,一时间倒被吓得不知所措。他看到那个人返回去,擦拭指纹,又才驾车离开。 直到第二天,读到有关谋杀的事,他才把这事放到一块儿去联想。在一定程度上,他为那人感到惋惜:“我真地是一个他的狂迷。麻烦是,你既成了名人,你就绝对隐藏不了。无论去到哪里,世界都会知道你。他会为保持我的缄默而支付的,他没有选择。我要从十万开始,每次要他支付,他就必须保障支付。可能我会去法兰西购买一座城堡,或者在瑞士购买一座避暑农庄。” 他感觉钓鱼线末端有一股拖劲,钓鱼竿朝着他劈啪着响,可以感觉到鱼儿在力图逃窜。“你跑不到哪里去了,我已经把你钓住了。” 远处,他听见高速游艇逼近的巨大噪声。“他们不应该允许汽艇在湖上行驶,会把鱼儿全都惊跑了。” 高速游艇正在朝他冲过来。 “不要太靠近了,”卡尔大喊。 游艇像是要直接冲向他的。 “嗨!小心,瞧你走在哪里啊,看在上帝份上——” 高速游艇犁进小划艇,把它切成两截。水,把戈曼吸了下去。 “该死的醉鬼!”他设法从水中探出头来,气喘吁吁。高速游艇在湖面上旋绕了一个圈,再次向他直冲过来。最后,卡尔。戈曼感觉,在小艇前面穿破他的头骨的是他钓鱼的拖绳。 当弗兰克。沦念忌到达时,那个区域围着人群和警车、消防车,还有一辆救护车。救护车刚刚离开。 弗兰克。沦念忌走下车来,对一个围观者说:“都在激动些什么啊?” “有个可怜的家伙在湖里出了事故,刚走没多久。” 沦念忌明白了。 午夜,弗兰克。沦念忌独自在公寓里,正在电脑上工作,写他的将会摧毁美国总统的新闻故事。故事将会使他赢得一个“普利策奖”,这在他的心里是毫无疑义的,这将会使他比伍德沃德和伯恩斯坦更著名,当称世纪新闻。 他的工作被一阵门铃声中断。他站起来走到门前。 “是谁呀?” “有个莱斯丽。斯图尔特送来的包裹。” “她找到一些新信息啦。”他即刻打开门。一道金属的寒光闪过,一阵无法忍受的疼痛撕裂了他的胸膛。 接着,一切又陷入沉寂。

弗兰克。沦念忌的起居室看起来像是被缩微飓风袭卷过,所有抽屉和橱柜都被拉开,里边装的东西全被翻扯出来,遍地撒落。 尼克。里斯看着弗兰克。沦念忌的遗体被移走,转向史蒂夫。布朗侦探问:“有谋杀武器的踪迹吗?” “没有。” “你和邻居谈过了吗?” “是的。这栋公寓楼是一个动物园,满是猴子,看不到邪恶,听不到邪恶,讲不出邪恶。‘纳达’——沦念忌夫人正在回来的路上,她已从电台听到了消息。去年六月份,这里已经有过一对夫妇被抢掠,另——” “我不怎么确信这是一次抢掠。” “你的意思是什么?” “前些天,沦念忌下去总部查保罗。耶贝的事,我想知道沦念忌在致力于一个怎样的新闻。抽屉里没有文件吗?” “没有。” “没有笔记吗?” “没有。” “那么,要就是他非常简洁,要就是有人费心洗劫一空了。”里斯走近工作桌,有一根电线悬挂在桌上摇晃着,并不连接到那里。里斯拿起来:“这是什么?” 布朗侦探走过来:“是一跟连接电脑的电缆线,应该有一台在这里的,这意味着可能有备份放在哪里。” “他们可以拿走电脑,但是,沦念忌可能存有文件备份,我们来找找。” 他们在沦念忌的汽车公文包里找到备份磁盘。里斯把它递给布朗。 “我想要你把这个拿去总部,可能要有密码才能读,让克里斯。科尔比看一下,他是行家。” 公寓的前门打开了,丽塔。沦念忌走进来。她看上去脸色苍白,心神迷乱。看到这些男人,她停下来。 “是沦念忌夫人吗?” “你们是——?” “杀人部尼克。里斯侦探,这是布朗侦探。” 丽塔。沦念忌环视了一下四周:“这里——?” “我们已经把你丈夫的遗体移走了,沦念忌夫人,我非常抱歉,我知道这是一个坏时刻,可是,我还是想问你一些问题。” 她看着他,眼睛里突然间充满泪水。里斯已经料到这最后的反应:“她在恐惧什么?” “你的丈夫正在写一个新闻,不是吗?” 他的声音在她的心里发出回声:“我在讲的事将会把人赶走——我的意思是指身居高位的人。这是我曾经涉足的最令人兴奋的新闻。” “沦念忌夫人?” “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不知道他被分派做的工作是什么吗?” “不,弗兰克从不和我讨论他的工作。” 她显然是在撒慌。 “你没有想到谁可能会是杀他的人吗?” 她看看周围打开的抽屉和橱柜:“那——那一定是夜贼。” 里斯侦探和布朗侦探哑然相视。 “如果你们不在意,我——我想独自一个人待着。这多令人震惊!” “当然,有什么我们可以为你做的吗?” “没有,就是……就是走开。” “我们这就回去,”尼克。里斯答应。 里斯侦探回到警察总部,就打电话给马特。贝克尔。“我在调查弗兰克。沦念忌谋杀案,”里斯说,“你能告诉我他是在做什么工作吗?” “好的。弗兰克正在调查克洛伊。休斯顿死因。” “我知道,他琢磨出一个故事了吗?” “没有,我们正在等待,什么时候——”他停下。 “好,谢谢你,贝克尔先生。” “如果你得到什么信息,你会让我知道吗?” “你将是第一个,”里斯向他担保。 第二天早上,达娜。埃文斯走进汤姆。霍金斯办公室:“我想去对弗兰克的死做一个新闻,我想去看看他的遗孀。” “好主意,我会安排一支摄像队。” 下午稍晚些时候,达娜和她的摄像队被隔阻在弗兰克。沦念忌的公寓楼前面。伴着跟随她的队伍,达娜走近沦念忌的公寓门,按响门铃。这是那种达娜惧怕的访问,糟糕得足以把恐怖罪行的受害者在电视上做昭示,而且更恶劣地,似乎还把患难家庭的悲痛强加于她。 门开了,丽塔。沦念忌站在那里:“你们做什么——?” “我很抱歉打扰你,沦念忌夫人,我是‘wte’的达娜。埃文斯,我们想获得你的反应,对——” 顷刻,丽塔。沦念忌像被僵冻了一样,呆立着,过了一阵,她尖声叫喊起来:“你们,杀人犯!”她转回身,跑进房间。 达娜像受电击一般。她看看摄影师:“在这里等着。”她走进去,在卧室找到丽塔。沦念忌:“沦念忌夫人——” “出去!你们杀了我丈夫!” 达娜迷惑不解:“你在说什么啊?” “你们的人给了他一个任务,那么危险,得使他让我离开城区,因为他……他担心我的性命安危。” 达娜震惊地看着她:“什么——他在做个什么新闻?” “弗兰克不愿告诉我,”她极力克制着自己歇斯底里的情绪:“他说,那太——太危险,那是一些大事。他说起‘普利策奖’和——”她开始哭。 达娜走近她,伸手臂搂着她:“我多么抱歉,他还说了其他的什么事吗?” “没有,他说我应该出去,他把我送到火车站。他在以他的方式去找什么——什么旅馆职员。” “哪里的?” “门罗。阿姆斯。”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埃文斯小姐,”杰里米。罗宾逊抗议,“沦念忌许诺过我,如果我合作,将不会对旅馆做不利的公开。” “罗宾逊先生,沦念忌先生死了,所有我想的就是要些信息。” 杰里米。罗宾逊摇摇头:“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告诉给沦念忌先生什么了?” 罗宾逊叹了口气:“他问我要旅馆职员卡尔。戈曼的地址,我给了他。” “沦念忌先生去见他了吗?” “我不清楚。” “我想要那个地址。” 杰里米看了她一阵,又叹了口气:“好吧,他和他的姐姐住在一起。” 几分钟后,达娜拿到那个地址。罗宾逊看着她离开旅馆,然后,拿起电话拷到白宫。 他很奇怪,为什么他们都对此情况这么有兴趣。 克里斯。科尔比,部门电脑专家,举着一个磁盘走进里斯办公室。他兴奋得几乎在发抖。 “你得到什么了?”里斯侦探问。 克里斯。科尔比深深呼吸了一下:“这将会冲击你的心。这里是这个盘的一份打印件。” 里斯侦探开始读,疑惑地表情抓住了他的脸。“圣母啊,”他说,“我必须把它给谬佬队长看。” 奥托。谬佬队长读完打印件,抬起头来看着里斯:“我——我从来没有看到过任何像这样的东西。” “从来没有看到过任何像这样的东西,”里斯侦探也说,“该死的,我们该拿它怎么办?” 谬佬队长慢慢地说:“我认为,必须把它转交给美国司法部长。” 他们聚集在司法部长芭芭拉。格林的办公室,同她一起在屋子里的,是联邦调查局主任斯科特。布兰登,华盛顿警察局局长迪安。贝里斯罗姆,中央情报局局长詹姆士。弗里希,和最高法院院长埃德加。格雷夫斯。 芭芭拉。格林说:“我问你们,先生们,因为我必须要有你们的意见,坦白地说,我不知道要怎么往下进行了,我们所处的情况很特殊。弗兰克。沦念忌是《华盛顿论坛》的一名记者,在他被杀时,他正处于对克洛伊。休斯顿谋杀案的一项调查中。我将要给你们读的,是警察在沦念忌车上的磁盘中发现的抄本。”她看着手中的打印件,开始大声读: “‘我有理由相信,美国总统至少干了一起谋杀,牵涉进超过四起——’” “什么?”斯科特。布兰登大声叫起来。 “我们继续,”她又开始读。 “‘我从各种来源获悉下述信息:《华盛顿论坛》发行人和拥有者莱斯丽。斯图尔特,她愿意发誓,有一次奥里弗。拉塞尔试图说服她使用一种违法药品,叫做狂喜液。’” “‘在奥里弗。拉塞尔竞选肯塔基州长时,一个在州议会大厦工作的合法秘书利萨。伯内特,扬言要控告他性虐待,拉塞尔吩咐一个同僚,说他要和她做一次谈话,第二天,利萨。伯内特的尸体就在肯塔基河被发现,死于过量使用狂喜液。’” “‘之后,奥里弗。拉塞尔州长的秘书米里亚姆。弗里德兰德,深夜被发现在一张公园长椅上,不省人事,是因狂喜液导致了昏迷。警察在期待她醒来,以便可以找出是谁使她这样的。奥里弗。拉塞尔打电话给医院,建议他们撤去她的生命支持系统。米里亚姆。弗里德兰德去世了,没有从昏迷中醒来。’” “‘克洛伊。休斯顿因过量使用狂喜液被杀。我听说,在她死的那天夜里,有一个电话从旅馆套房拷到白宫。在我查看旅馆电话记录时,发现那天的记录页失踪了。’” “‘我被告知,总统在那天夜里有会见,可是,我获悉会见已经被取消,没有人知道总统在那个夜里的行踪。’” “‘保罗。耶贝被当做克洛伊。休斯顿谋杀案的嫌疑犯拘留,奥托。谬佬队长告诉给白宫耶贝被监禁在哪里,跟着那天早上,耶贝就被发现悬吊在他的监房里。他被假定是用自己的腰带吊死自己的,可是,我在警察局看过他的私人财物,他的腰带完整无损地放在那里。’” “‘通过一个联邦调查局的朋友,我听说,有一封勒索信被送到白宫,拉塞尔总统要求联邦调查局查出指纹。信件多半已经大白,不过,有下述情况的帮助,联邦调查局能做出解释。’” “‘信上的指纹被识别为属于门罗。阿姆斯旅馆职员卡尔。戈曼,或许,这是唯一的一个人,可能已经认出那个在女孩被杀的地方登记套房的人的身份。他远去了一个钓鱼营地,可是,他的姓名已经被白宫揭穿。当我去到那个营地时,戈曼已经在一场看起来像是一次事故中被杀害。’” “‘还有太多的关联,与这些杀人事件相吻合。我要继续调查,但是,坦白地讲,我很害怕,万一有什么发生,至少我还有这份记录。更多的稍后。’” “上帝呀,”詹姆士。弗里希大声喊叫起来,“这……真恐怖。” “我不能相信。” 司法部长格林说:“沦念忌认为,他可能会被杀害,以阻止消息泄露。” “我们现在该做什么?”法院院长格雷夫斯问,“你怎么问美国总统,问他是否杀过半打人吗?” “是个好问题,控告他吗?逮捕他?把他扔进监狱?” “在我们做什么之前,”司法部长格林说,“我想我们必须呈递这个抄本给总统本人,给他一个发表意见的机会。” 有一阵嘀呢咕噜赞同的低语。 “在这同时,我应该得到一个授权,以草拟对他的逮捕。以防万一是必要的。” 屋子里的其中一个男人在想:“我必须去知会彼得。塔吉。” 彼得。塔吉放下电话,想着刚刚被告知的事,呆坐了很长时间。他站起来,走进廊道,去到黛博拉。堪纳办公室。 “我必须见总统。” “他在会见,要是你能——” “我必须现在见他,黛博拉,很紧急。” 她看到他脸上不容置疑的样子,说:“那就一会儿。”她拿起电话,按了一个键:“我很抱歉打扰你,总统先生,塔吉先生在这里,他说必须见你。”她听了一阵:“谢谢你!”她放回话筒,转对塔吉:“等五分钟。” 五分钟后,彼得。塔吉一个人同拉塞尔总统在总统办公室里。 “什么事这么要紧,彼得?” 塔吉深深呼吸了一下:“司法部长和联邦调查局认为你卷入了六桩谋杀案。” 奥里弗微微一笑:“那是些玩笑……” “是吗?现在,他们正在来这里的路上,他们认为是你杀了克洛伊。休斯顿和——” 奥里弗脸色煞白:“什么?” “我知道——那真是疯了,我被告知的是,所有证据都是间接的,我确信你可以解释。那女孩死的那夜,你在哪里?” 奥里弗沉默不语。 彼得。塔吉等着:“奥里弗,你能解释,不是吗?” 奥里弗吞咽了一下:“不,我不能。” “你不得不要!” 奥里弗衰颓地说:“彼得,我想要一个人待着。” 彼得。塔吉去国会大厦见参议员戴维斯。 “这么紧急是为什么,彼得?” “是——是有关总统的。” “是吗?” “司法部长和联邦调查局认为奥里弗是杀人犯。” 参议员戴维斯坐在那儿,盯着塔吉:“该死的,你在说些什么啊?” “他们确信奥里弗干了几桩谋杀。我是从一个联邦调查局的朋友那里获悉的秘密消息。” 塔吉告诉参议员戴维斯有关证据。 在塔吉叙述时,参议员戴维斯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地说:“狗娘养的蠢蛋!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是的,阁下,意味着奥里弗——” “杂种奥里弗,我花了好几年功夫把他放在我想要他在的位置上。我不在乎他发生什么,现在,我还控制着,彼得,我有权力,我不会让奥里弗的愚蠢把它从我身边拿走,我不会让任何人把它从我身边拿走!” “我不明白,你能做什么——” “你不是说所有证据都是间接的吗?” “对。我获知他们没有确凿证据,不过,他没有不在场托辞。” “总统现在在哪里?” “在总统办公室。” “我已经为他获得好消息了,”参议员托德。戴维斯说。 参议员戴维斯在总统办公室面对奥里弗:“我听到一些非常令人烦躁的事情,奥里弗,非常愚蠢。当然,我不知道有谁可能会想到你——” “我没有,随便哪个,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托德。” “我确信你没有,不过,假如这话说出去,你居然是诸如此类恐怖罪行的嫌疑犯——噢,你会明白,那将会对政府机关有多大的影响,你说不是吗?” “当然,可是——” “你那么重要,怎么能让任何像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你身上,这个办公室控制着世界,奥里弗,你别想放弃。” “托德——我没有任何罪责。” “可是,他们认为你有。我告诉过你,克洛伊。休斯顿被杀那晚你没有不在场托辞了吗?” 奥里弗一愣:“没有。” 参议员戴维斯笑:“是什么在你的记忆中发作啦,儿子?那晚,你是同我在一起的,我们花了整个晚上在一起的。” 奥里弗糊里糊涂地看着他,梦寐一般:“什么?” “对,我就是你的不在场托辞,没有人会质疑我的话,没有人。我会拯救你,奥里弗。” 长长地一阵静默后,奥里弗说:“你想要什么回报,托德?” 参议员戴维斯称心如意,点点头:“我们就从与中东和平谈判开始,你要喊停。之后,我们要谈谈,我有我们的宏大计划,我们不会让任何事情把它们弄糟。” 奥里弗说:“我要继续和平谈判。” 参议员戴维斯的眼睛迷起一条缝:“嗯,你说什么?” “我决定继续向前,你看,重要的不是一个总统在这个办公室里待了多久,托德,而是他待在这里时做了些什么。” 参议员戴维斯脸色绯红:“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知道。” 参议员朝着他扑向桌子:“我不认为你知道,他们正在来这里的路上,要指控你谋杀,奥里弗,你将要在哪里实施你该受诅咒的密约——在监狱吗?你只是把你全部的生命抛弃了,你这个愚蠢的——” 一个声音从内部通信系统传出来:“总统先生,有一些人在这里要见你,是司法部长格林,联邦调查局布兰登先生,审判长格雷夫斯,和——” “送他们进来。” 参议员戴维斯粗暴地说:“看起来像是我该承认判断笨蛋了。我对你犯了个大错,奥里弗,而你,不过是对你的人生犯了个最大的错,我将要把你毁灭掉。” 门打开了,司法部长格林走进来,跟随着布兰登,法院院长格雷夫斯和贝里斯罗姆。 司法部长格林说:“参议员戴维斯……” 托德。戴维斯敷衍着点点头,大模大样走出屋子,芭芭拉。格林在他身后关上门。她走上桌台。 “总统先生,这是非常令人难堪的事,但是,我希望你会理解,我们不得不要问你一些问题。” 奥里弗面对他们:“我已经被告知,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了,当然,对任何一件死人的事,我都没有做过什么。” “我确信,听到这个,我们都会得到解脱,总统先生,”斯科特。布兰登说,“我向你保证,我们没有真地认为你可能会牵连进去。不过,已经做出一项指控,我们没有选择,只能执行。” “我理解。” “总统先生,你曾使用过药物‘狂喜’吗?” “没有。” 人群里面面相觑。 “总统先生,你是否可以告诉我们,十月十五日克洛伊。休斯顿死的那晚,你在哪里……” 沉默。 “总统先生?” “我很抱歉,我不能说。” “可是,你的确能回忆起那晚你在哪里,或者在做什么吧?” 沉默。 “总统先生?” “我——现在我想不清楚,我希望你们稍后再来。” “稍后多久?”贝里斯罗姆问。 “八点钟。” 奥里弗看着他们离开。他起来,慢慢走进小起居室,珍正在那里的书桌前工作。奥里弗进来时,她抬起头来看着他。 他深深呼吸了一下,说:“珍,我——我有个忏悔要招供!” 参议员戴维斯处于一种冷酷的狂躁之中,“我怎么会如此愚蠢?我选错了人。他在试图毁灭我苦心经营的一切。我要让他明白,受之于我的,必要设法双倍奉还。”参议员在桌前坐了很久,判定着将要做的事,然后,拿起电话拨号。 “斯图尔特小姐,你告诉过我,等我有更多的东西给你时拷你电话的。” “是吗,参议员?” “那我告诉你我的想法,从现在起,我希望全力支持《论坛》——捐献活动,炽热社论,等等。” “那么,我要做什么来交换这些呢?”莱斯丽问。 “美国总统——司法部长刚刚宣誓获得一项授权,对他的一系列谋杀施行逮捕。” 传出一声刺耳的重呼吸音:“继续讲。” 莱斯丽。斯图尔特说得那么快,马特。贝克尔一个字也听不明白:“喔,看在上帝份上,镇定一点,”他说,“你想说什么?” “总统!我们等到他了,马特!我刚刚与参议员托德。戴维斯谈过,最高法院院长,警察局长,联邦调查局主任,还有美国司法部长,都在总统办公室,就现在,还有一个指控他杀人的逮捕授权。有一堆证据在与他抗衡,马特,他没有不在场托辞。这是十足的世纪新闻!” “你不能印发。” 她吃惊地看着他:“你的意思是什么?” “莱斯丽,像这样的新闻太大了,所以只——我的意思是,对这个事实必须要查证,再核对——” “再核对,直到变成《华盛顿邮》的大字标题吗?不,谢谢你,我不会失去这一个。” “你不能谴责美国总统谋杀,如果没有——” 莱斯丽笑:“我不会,马特,所有我们不得不做的,是登出事实,有一个针对他的逮捕授权,那就足以摧毁他了!” “参议员戴维斯——” “——正在告发他的女婿,他相信总统是有罪的,他是这样告诉我的。” “那不够,我们先要查证,再——” “同谁去查证——凯瑟琳。格雷厄姆?你缺心眼啦?我们现在做,要么马上,要么就错过。” “我不能让你这样做,凡事不经查证——” “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这是我的报纸,我要做任何我喜欢做的事。” 马特。贝克尔站起来:“这不负责任,我不能让我的任何一个人写这篇报道。” “不必他们写,我自己写。” “莱斯丽,如果你那样做,我就要永远离开!” “别,你不能,马特,你和我正在分享‘普利策奖’,”她看到他转身走出办公室,“你会回来的。” 莱斯丽压下内部通话键:“让儒泰儿过来。” 她看着他说:“我想要知道我在此后二十四小时内的星运。” “是,斯图尔特小姐,我会很高兴做这个。”从他的口袋里,儒泰儿取出一本小小的星历书——占星术的《圣经》——打开,对恒星和行星的位置研究了一阵,他的眼睛睁得老大。 “怎么样?” 儒泰儿抬起头来:“我——有些非常重大的事情,似乎会发生。”他指着星历书:“看,火星将要用三天横越你的第九房冥王星,分开一个直角到你的——” “不用在意那个,”莱斯丽不耐烦地说,“开出追逐。” 他眨眨眼:“追逐?噢,是。”他又把书看了一遍:“有某种重大的事变发生,你在其中,你甚至会比现在还要著名,斯图尔特小姐,整个世界都将知道你的名字。” 莱斯丽充满了强烈的兴奋感,心驰神往——整个世界都将知道她的名字,她在颁奖典礼上,演说者在说:“现在,本年度‘普利策奖’授予报业史上最重要的新闻,获奖者,莱斯丽。斯图尔特小姐。”一阵经久不息的喝彩声,和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斯图尔特小姐……” 莱斯丽从梦幻中振动出来。 “还有什么事?” “没有了,”莱斯丽说,“谢谢你,儒泰儿,这就够了。” 晚上七点,莱斯丽在看她写的新闻校样,大字标题写着:“对拉塞尔总统宣读谋杀授权,在六桩致死案调查中总统也被质疑”。 莱斯丽浏览了她下面的报道,转交给总编辑莱尔。班尼斯特。“发出去,”她说,“做得像号外,我要它在一个小时内袭卷街道,电视台可以同时播放报道。” 莱尔。班尼斯特顾虑重重:“你不想想马特。贝克尔会怎么看——?” “这不是他的报纸,是我的,现在就发。” “是,夫人,”他伸手在莱斯丽桌上拿起电话,拨号,“我们就发。” 那晚七点三十分,芭芭拉。格林一行正准备返回白宫。芭芭拉。格林心情沉重地说:“我希望上帝不是必然要用它的,我提出总统的逮捕授权,只不过是预备一下。” 三十分钟后,奥里弗的秘书说:“司法部长格林和其他人在这里。” “送他们进来。” 他们走进总统办公室,奥里弗已等候着,脸色苍白,珍在他旁边,紧紧地握着他的手。 芭芭拉。格林说:“现在,你准备回答我们的问题了吗,总统先生?” 奥里弗点点头:“我是。” “总统先生,在十月十五日,克洛伊。休斯顿有一个见你的约定吗?” “她有。” “你见到她了吗?” “没有,我不得不取消了。” 那天,刚好在三点钟之前有电话拷进来:“亲爱的,是我,我因你而寂寞,我在马里兰旅馆,坐在池塘边,没有保护。” “那么,我们必须要做点什么。” “你什么时候可以过来?” “过一个小时我就会在那里。” 奥里弗转脸面对眼前这群人:“即使我跟你们说,永远离开这个办公室,将对任期和对我们与其他国家的关系造成不能挽回的损害,我正在做最不情愿做的,你们也不会同意我作选择。” 在这群人惊讶地看着他时,奥里弗走到通向私室的门边,打开门,森娃。毕可走进屋子。 “这是森娃。毕可,意大利大使的妻子,在十五日,毕可夫人和我在一起,在马里兰旅馆,她的下塌处,从下午四点直到凌晨两点钟。我知道,绝对与克洛伊。休斯顿的谋杀或者其他致死案没有关系。”

“死者,十六岁,确定为科罗拉多州州长的女儿”。 “警察羁押中的男朋友上吊自杀”。 “警察猎获神秘目击者”。 他盯着大字标题,突然间感到虚弱无力。十六岁,她看上去比这更大。他在心虚什么?谋杀?杀人罪,可能,还要加上法定强xx。 他看过她走出套房的浴室,带着无与伦比地羞怯的微笑:“我以前从来没有做过!” 他怀抱着她,抚摸着她:“我很高兴你的第一次是同我,甜心。”一开始,他已经同她分享了一杯‘狂喜’液:“喝掉这个,它会使你感觉很好。”他们做爱,之后,她诉说感觉不好,就下了床,绊倒了,把头摔在桌子上。一次事故,当然,警察不会明白那种情形。“不会有什么能把我和她牵联到一起,不会有什么。” 全部事件,笼罩着一种非现实的气氛,像是一个发生在某个其他什么人身上的梦魇,只是不知为什么,竟让自己在影像中看见它了,仿佛就构成真的了。 透过办公室的墙壁,他可以听到白宫外边宾夕法尼亚大街上交通的声音,这使他又恢复了对所处环境的知觉。有一个内阁会议安排在几分钟后开始,他深深地喘了口气:“让自己振作起来!” 在“椭圆办公室”,聚集着副总统梅尔温。维克斯、西默。伦巴多和彼得。塔吉。 奥里弗走进来,坐到他的桌子后面:“早上好,先生们!” 大家致意。 彼得。塔吉说:“你看过《论坛》了吗,总统先生?” “没有。” “他们把那个在门罗。阿姆斯旅馆死掉的女孩验明了,我恐怕那是坏消息。” 坐在椅子上的奥里弗无意中变得不自然起来:“什么?” “她的姓名是克洛伊。休斯顿,是杰姬。休斯顿的女儿。” “喔,我的上帝!”这些词语几乎无法逃脱总统的嘴唇。 大家全都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对这个反应感到十分惊讶。但他很快就恢复了,说:“我——我认识杰姬。休斯顿……很久以前,这——这是可怕的消息,可怕!” 西默。伦巴多说:“即使华盛顿的犯罪行为不是我们的责任,《论坛》这次也要抨击我们了。” 梅尔温。维克斯脱口而出:“有什么办法能让我们阻止莱斯丽。斯图尔特?” 奥里弗想起他同她一起渡过的那个充满激情的晚上。“没有,”他说,“新闻自由,先生们。” 彼得。塔吉转对着总统:“关于州长……?” “我会处理。”他轻轻按下内部对讲机键钮:“给我接丹佛休斯顿州长。” “我们已经着手一些伤害控制,”彼得。塔吉在说,“我就会获得在这个国家有多少犯罪记录的统计汇总。你曾请求国会要更多的钱用于我们的治安部门,以及其他方面。”这些词汇,甚至在他自己的耳朵听来都显得那么空洞。 “真是可怕的时刻。”梅尔温。维克斯说。 内部通信联络机响起来,奥里弗拿起电话:“喂?”他听了一阵,然后,放回话筒。“州长在来华盛顿的路上。”他看着彼得。塔吉:“去查明她乘坐的飞机,彼得,见到她,把她领过来。” “好。在《论坛》上有一条社论,非常粗暴。”彼得。塔吉递给奥里弗报纸中的社论页——“总统无能控制首都犯罪活动”——“从这里继续读。” “莱斯丽。斯图尔特是个婊子,”西默。伦巴多平静地说,“应该有人稍稍和她谈谈。” 《华盛顿论坛》马特。贝克尔办公室。弗兰克。沦念忌走进去时,马特。贝克尔正在读抨击总统对犯罪活动温和的社论。沦念忌,四十出头,是个热情奔放潇洒时髦的新闻记者,曾经在警察部门工作过,他是公司里边最好钻研的一个新闻记者。 “是你写的这篇社论吗,弗兰克?” “是的。”他说。 “关于在明尼苏达州犯罪率降低了百分之二十五这一段,更让我心烦。你为什么只谈明尼苏达州?” 沦念忌说:“那是冰公主的意思。” “多荒谬,”马特。贝克尔猛然严厉地说,“我要和她谈谈。” 马特。贝克尔走进来时,莱斯丽。斯图尔特正在打电话: “我会留给你安排详情,不过,我想,我们要尽可能为他筹集大量资金。事实上,明尼苏达州的参议员依百利正在等着今天的午餐,我会得到一份他那里的姓名列表。谢谢你。”她放回话筒:“马特!” 马特。贝克尔走近她的桌子:“有关社论,我想和你谈谈。” “那很好啊,不是吗?” “很恶劣,莱斯丽,那是宣传。总统对控制华盛顿d。c。的犯罪并没有责任。假使有谁做了那个,我们有市长,还有警察部门。那又是什么废话,说明尼苏达州犯罪率降低百分之二十五?你是在哪里拿出那些统计数字的啦?” 莱斯丽。斯图尔特起身靠在椅背上,平静地说:“马特,这是我的报纸,我要讲任何我想讲的事。奥里弗。拉塞尔是一个污秽的总统。格雷戈里。依百利会成为一个伟大的人,我们要帮助他进驻白宫。” 她看见马特脸上的表情,就柔和地说:“来吧,马特,《论坛》将会是胜利的一边,依百利会对我们好的。现在,他正在来这里的路上。你愿意加入我们用午餐吗?” “不,我不喜欢嗟来之食。”他转身离开办公室。 在外边走廊上,马特。贝克尔碰上参议员依百利。这个参议员五十开外,是个自恃尊大的政客。 “噢,参议员!祝贺!” 参议员依百利看着他,困惑不解:“谢谢你,呃——是为什么啊?” “为了你的州犯罪率降低百分之二十五。”马特。贝克尔随即走开,留下参议员一脸盲然的表情看着他的背影。 午餐在莱斯丽。斯图尔特以古朴风格布置的餐厅里。莱斯丽和参议员依百利走进来时,一位厨师正在厨房准备午餐。领班赶快向他们致意。 “午宴随时为您准备着,斯图尔特小姐,您想要些饮料吗?” “不用管我,”莱斯丽转向客人,“参议员呢?” “噢,白天我通常不喝,不过,就来点马提尼吧。” 莱斯丽。斯图尔特知道,参议员依百利在白天也喝得很多,她备有他的全部档案材料。他有一个妻子和五个孩子,还有一个日本情妇。他的业余爱好是在他的家乡对一个准军事团体进行秘密投资,这对莱斯丽倒没什么要紧。问题是格雷戈里。依百利是一个渎信出租大独资公司的男人——“《华盛顿论坛》社”可是个大企业,莱斯丽打算做得更大,等依百利成为总统,他就会帮助她。 他们到餐桌坐下,参议员依百利呷着他的第二杯马提尼酒:“我要为基金募捐者感谢你,莱斯丽,那是美好的姿态。” 她热情地笑笑:“那是我的快乐,我会尽所能帮你做每件事,只要能击垮奥里弗。拉塞尔。” “噢,我认为我处于一个极好的机会。” “我也这么想,人们将会厌倦他,还有他的丑行。我推测,如果在选举之前再有一个更大的丑闻,他们就会把他扔出去。” 参议员依百利认真地打量了她一阵:“你认为会有吗?” 莱斯丽蛮有把握地点点头,平静地说:“我不会感到奇怪。” 午餐是美味的。 电话从验尸官办公室的助理安东尼奥。瓦尔迪兹处打来:“斯图尔特小姐,你说你想要我给你留着有关克洛伊。休斯顿情况的信息吗?” “是的……” “警官要我们不要透露,不过既然你已经是这么好的朋友了,我想——” “别担心,你会得到照顾的,告诉我有关尸体解剖的情况。” “好的,夫人,致死原因是一种叫着‘狂喜’的药物。” “什么?” “‘狂喜’,她使用了药物的液体状态。” “我有一点令人惊奇的东西给你,我想让你试试……这是‘狂喜’液……是一个朋友给我……” “在肯塔基河里被发现的女尸,死于过量使用‘狂喜’液。” 莱斯丽一动不动地坐在那儿,心激烈狂跳。 “上帝啊!” 莱斯丽叫来弗兰克。沦念忌:“我想要你去追查克洛伊。休斯顿死因,我认为总统有牵连。” 弗兰克。沦念忌迷惑不解地盯着她:“总统?” “在发生着一种掩饰,我对此确信无疑。他们逮捕的那个男孩,正当其时地自杀了……深挖下去。我要你去查查她死的那天下午和晚上总统的活动,你要作秘密调查,非常机密,只向我报告。” 弗兰克。沦念忌深吸了一口气:“你可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去着手啊!弗兰克?” “行吗?” “查查互联网,那种叫着‘狂喜’的药物,找一下同奥里弗。拉塞尔有没有关联。” 到医药互联网站对药品赌了一把,沦念忌发现了米里亚姆。弗里德兰德的新闻——这个奥里弗。拉塞尔从前的秘书,还在肯塔基州法兰克福的一家医院里。沦念忌打电话去询问她的情况,一个医生说:“弗里德兰德小姐两天前去世了,她一直没有从昏迷中醒来。” 弗兰克。沦念忌把电话拷到休斯顿州长办公室。 “我很抱歉,”她的秘书告诉他,“休斯顿州长正在去华盛顿的路上。” 十分钟后,弗兰克。沦念忌已经在去国家机场的路上,可他已经太迟了。 旅客们从飞机上走下来,沦念忌看到彼得。塔吉正在向一个有魅力的金发碧眼的四十岁女人逼近,向她致意。他们两人交谈了一阵,然后,塔吉领着她上了一辆等待着的豪华轿车。 从远处观察着,沦念忌想:“我必须去告诉夫人。”他向城里返回,开始在他的汽车电话上拷拨。电话响到第三次时,他获悉休斯顿州长想住到“四季旅馆”。 杰姬。休斯顿被引进“椭圆办公室”隔壁的私人书房,奥里弗。拉塞尔正在等着她。 他拉起她的手放在自己手里,说:“我多么多么地抱歉,杰姬,找不到什么可以说的。” 自从上次见过她,几乎过去十七年了。他们是在芝加哥的一个律师大会上相识的,她刚刚从法律学校出来,年轻,热切,富有魅力。他们有了一段短暂地,炽热的风流韵事。 十七年前的了。 克洛伊都是十六岁了。 他不敢问杰姬在他心中的那个疑团,“我不想知道。”他们注视着对方,沉默着。过了一阵,奥里弗以为她要说过去,就把眼光移开。 杰姬。休斯顿说:“警察认为保罗。耶贝对克洛伊的死做了什么。” “是那样的。” “不对。” “不对?” “保罗爱着克洛伊,他决不会伤害她!”她的声音嘶哑,“他们——他们有一天将会结婚。” “据我所知,杰姬,他们在她被杀的旅馆房间发现了那男孩的指纹。” 杰姬。休斯顿说:“报纸上说,那……发生在‘门罗。阿姆斯旅馆’皇帝套房。” “是的。” “奥里弗,克洛伊只有一小点津贴,保罗的父亲是个退休职员,克洛伊从哪里来钱住皇帝套房?” “我——我不知道。” “必须要找出这个人来,直到知道是谁造成了我女儿的死,我才会离开。”她蹙紧眉头,“那天下午,克洛伊有个来见你的预约,你见到她了吗?” 一阵短暂的犹豫:“没有,我但愿有,真不幸,遇到一个突发事件,我必须取消我们的预约。” 在城市的另一端,一个公寓里,他们赤裸着,躺在床上,相互爱抚着,他感觉到她的紧张。 “你感觉好吗,乔安娜?” “我很好,亚历克斯。” “你像是很遥远喔,宝贝儿,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乔安娜。麦克格兰弗说。 “真没什么吗?” “哦,说真的,我在想旅馆里被杀害的可怜的小女孩。” “是啊,我读过那篇,她是某个州长的女儿。” “是啊。” “警察知道是谁对她做的了吗?” “不知道,他们已普遍查问过旅馆的每个人了。” “你,也被查问过?” “是啊。所有我能告诉他们的,只有电话拷叫。” “什么电话拷叫?” “有个在套房的什么人拷到白宫。” 他突然停下来,又若无其事地说:“那并不意味什么,难道个个拷了白宫的人就解雇啦。再来,宝贝儿,再多些槭糖浆好不好?” 电话响时,弗兰克。沦念忌刚从机场回到办公室。“沦念忌。” “你好,沦念忌先生,我是浅娄。息陋特。”亚历克斯。箍坯尔,一个卑贱的食客,虚构着可以贩卖的“水门”级内幕消息。这是他的嬉皮主意:“你还会偿付热辣的小费吗?” “那要看有多热。” “这一个会烧了你的屁股。为这个,我想要五千美元。” “再见。” “等一下,不要挂,是关于那个女孩在门罗。阿姆斯被谋杀的。” 弗兰克。沦念忌猛然来了兴趣:“有关她的什么?” “你能和我在某处见见面吗?” “半小时后,我会在‘里蔻’。” 两点钟,弗兰克。沦念忌和亚历克斯。箍坯尔在“里蔻”的一个售货摊相见。亚历克斯。箍坯尔是个瘦瘦的,贼眉鼠眼的男人,沦念忌很讨厌和他打交道。他没把握箍坯尔是在哪里获得消息的,不过,这已经对他了解过去的情况非常有帮助了。 “我希望你不要浪费我的时间,”沦念忌说。 “噢,我不认为是在浪费时间,要是我告诉你,有一个‘白宫’,牵连到那个女孩的谋杀里,你会感觉怎么样?”他的脸上露出自鸣得意地笑。 弗兰克。沦念忌设法掩盖激动:“继续说。” “五千美元?” “一千。” “两千。” “你有得卖了,讲吧。” “我女朋友是‘门罗。阿姆斯’的一个电话接线员。” “她叫什么名字?” “乔安娜。麦克格兰弗。” 沦念忌做了笔记:“然后?” “在‘皇帝套房’,有人拷了一个电话到‘白宫’,那时,那个女孩在那里。” “我认为总统有牵连,”莱斯丽。斯图尔特说过。“这个你能确信吗?” “马嘴。” “我会查出来,如果是真地,你就能得到你的钱。你对其他人讲过这件事吗?” “没有。” “好,不要讲。”沦念忌站起来,“我们会保持联系。” “还有件事,”箍坯尔说。 沦念忌停住:“什么?” “你不要把我牵连进去,我不想让乔安娜知道我和任何人谈过这件事。” “没问题。” 亚历克斯。箍坯尔独自留下,盘算着要怎样花他的两千美元,而不让乔安娜知道。 门罗。阿姆斯接线总机在大厅接待台后面的一个小房间里。当沦念忌携带一个留言板走进去时,乔安娜。麦克格兰弗正在当值,她对着话筒说:“我就为你拷。” 她拨通一个号,转身对着沦念忌:“我能帮助你吗?” “‘电话公司’的,”沦念忌说,亮了一下证明,“我们在这里有个问题。” 乔安娜。麦克格兰弗惊讶地看着他:“哪种问题呀?” “有报告说,他们被投诉拷不到他们。”他佯装查阅留言版,“十月十五日,他们投诉,说他们拷到德国,而他们根本就不认识任何一个在德国的人。他们极懊恼。” “哦,有关这个,我什么都不知道,”乔安娜愤怒地说,“我甚至不记得在上个月有过任何拷到德国的电话。” “你有十五号的记录吗?” “当然有。” “我想看一下。” “很好,”她在一堆纸底下找到一个文件夹,递给他。接线总机又响起来。在她去留意电话时,沦念忌快速翻阅了一遍文件夹,十月12日……13日……14日……16日…… 十五日不在。 在“四季”旅馆大厅里,弗兰克。沦念忌等着杰姬。休斯顿从白宫回来。 “是休斯顿州长吗?” 她转朝他:“嗯?” “我是弗兰克。沦念忌,我在《华盛顿论坛》,我想告诉您我们都很抱歉,州长!” “谢谢你们!” “我想知道,我是否可以和您谈一会儿?” “我真地不——” “我可能会有些帮助,”他朝远处主大厅里的休闲室努努头,“我们可以去那里坐一会儿吗?” 她深吸了一口:“好吧!” 他们走进休闲室坐下。 “我知道您女儿是在做一次白宫观光旅游,那天,她……”他的沉重无法让自己讲完这句话。 “是的,她——她是在和校友做一次旅游。就要见到总统了,她非常兴奋。” 沦念忌保持着声音里的不经意状态:“她正要去见拉塞尔总统吗?” “是的,我安排的,我们是老朋友。” “那么,她见到他了吗,休斯顿州长?” “没有,他没能见到她。”她的声音哽噎,“有件事我有把握,” “是的,夫人。” “保罗。耶贝不会杀她,他们在相爱。” “可是警察说——” “我不管他们说什么,他们逮捕了一个清白的男孩,他——他是那么揪心,以至于绞杀了自己,那多可怕。” 弗兰克。沦念忌打量了她一阵:“如果保罗。耶贝没有杀您的女儿,您认为会是谁有可能做的呢?我的意思是,要在华盛顿会见什么人,她说过什么吗?” “没有,这里的人她谁都不认识。她是如此渴望……期盼着……”她的眼睛溢满泪,尴尬地说:“我很抱歉,请你务必要原谅我!” “当然,谢谢您的时间,休斯顿州长!” 沦念忌的下一步是到太平间。海伦。泉刚刚走出尸体解剖室。 “喔,看谁在这儿呀!” “嗨,博士!” “什么风把你吹到这儿啦,弗兰克?” “我想和你谈谈有关保罗。耶贝。” 海伦。泉叹息道:“真是该死的丑行,那些孩子,两个都还那么年轻。” “怎么一个男孩会愿意干自杀?” 海伦。泉耸耸肩:“谁知道?” “我的意思是——你确信是他干的自杀吗?” “如果他没有,那么,他就是做成了一个伟大的伪装,他的腰带勒在他的脖子上,那么紧,以致于他们不得不把它剪断成两截才能把他放下来。” “在他的尸体上,有没有其他印迹或者什么事,可能暗示着不正当行径?” 她不解地注视他:“没有。” 沦念忌点点头:“好了,很感谢,你不想保持等待的耐心的。” “你真有趣。” 在外边走道上,有一个电话棚,从丹佛的电话接线员那里,沦念忌获得了保罗。耶贝双亲的号码。耶贝夫人接了电话,她的声音听上去有气无力:“你好!” “是耶贝夫人吗?” “是。” “我很抱歉打扰您。我是弗兰克。沦念忌,我在《华盛顿论坛》,我想——” “我不能……” 过了一阵,耶贝先生来到线上:“我很抱歉,我妻子……报纸烦扰了我们整个早上,我们不想——” “只占用一分钟,耶贝先生,在华盛顿有人不相信您的儿子会杀克洛伊。休斯顿。” “当然,他不会!”他的声音猛然变得强硬起来,“保罗决不会,决不会做任何像那样的事。” “保罗有什么朋友在华盛顿吗,耶贝先生?” “没有,他不认识那里的任何人。” “我明白了,好吧,如果有什么我能做的……” “有些事您可以为我们做,沦念忌先生,我们安排了要把保罗的遗体运回来,只是,我没有把握可不可以得到他的所有物,我们希望凡是他的……如果您可以告诉我要找谁去谈……” “这个我能为您处理。” “我们很感激,谢谢您!” 在“杀人分部”办公室,值日警官打开一个装有保罗。耶贝私人财物的硬纸盒:“里边没有多少,”他说,“只有孩子的衣物和照相机。” 沦念忌把手伸到盒子里,拿起一条黑皮带。 没有被剪断。 当弗兰克。沦念忌走进拉塞尔总统约会部长的办公室,黛博拉。堪纳正准备去午餐。 “我能为你做什么,弗兰克?” “我有个难题,黛博拉。” “又有什么新问题啦?” 弗兰克。沦念忌佯装去看记录:“我得到消息说,十月十五日,总统这里有个秘密会晤,是同一个中国来使谈西藏问题。” “我不知道有这样的会晤。” “那你可以帮我查一下吗?” “你说是哪天啦?” “十月十五日。”沦念忌看着黛博拉从一个抽屉里取出一本约会登记簿浏览。 “十月十五日吗?估计会晤是什么时间?” “晚上十点,在总统办公室。” 她摇摇头:“没有,晚上十点钟总统在会见惠特曼将军。” 沦念忌蹙蹙眉:“那不是我所听到的,我可以看一下登记簿吗?” “抱歉,这是机密,弗兰克。” “或许我得到的是错误消息,谢谢了,黛博拉。”他走了。 三十分钟后,弗兰克。沦念忌就与史蒂夫。惠特曼将军在交谈。 “将军,《论坛》想就你与总统在十月十五日的会晤做一些报道,我了解一些讨论要点。” 将军摇摇头:“我不知道你是在哪里获得信息的,沦念忌先生,会见被取消了,总统有其他约会。” “你确信吗?” “是啊,我们将要重新做安排。” “谢谢您,将军!” 弗兰克。沦念忌返回白宫,又走进黛博拉。堪纳的办公室。 “这次又为什么啦,弗兰克?” “还是那件事,”沦念忌愁眉苦脸地说,“给我提供消息的人发誓说,在十月十五日晚上十点钟,总统是在这里会见中国使者,讨论西藏问题。” 她生气了,看着他:“我都不得不告诉你多少次了,没有那样一个会晤!” 沦念忌叹了口气:“坦白地说,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办了,我的老板真地想要发那个新闻,那是个大新闻,我估计,我们只好就这样发了。”他开始朝门口走去。 “等一下!” 他转回身:“什么?” “你不能发那个新闻,那不真实,总统会被激怒的。” “那不是我的决定。” 黛博拉顾虑重重:“要是我可以向你证实他是在会见惠特曼将军,你会放弃吗?” “的确也是,我不想惹出什么问题来。”沦念忌看着黛博拉再一次取出约会登记簿,翻开:“这里是总统那天的约会名单,看,十月十五日。”名单有两页,黛博拉指着晚上十点,记载:“有,在黑和白。” “还是你对。”沦念忌说着,匆忙整页扫视了一遍,在三点钟有一个条目: 克洛伊。休斯顿。

本文由澳门皇家赌场网址-澳门皇家赌场最新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奥里弗想,沦念忌想

关键词:

上一篇:Lucia对她说,阿科卡中校平静地说

下一篇:达娜正在说,你会永远地需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