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皇家赌场网址-澳门皇家赌场最新网站『欢迎您』 > 文学资讯 > 金超对纪小佩说,金超手指着金家凹村大声说

原标题:金超对纪小佩说,金超手指着金家凹村大声说

浏览次数:199 时间:2019-10-06

第三章:刚栽下的树有大阴凉 七、故乡!故乡! K省洛泉地区崤阳县谷庄驿乡金家凹村在金超上大学那一年是这样一个地方:假如你对老乡说有一种靠两个轮子旋转就能带上人跑的东西,他们会认为你在日哄人──“胡毬说哩!哪会有这号东西?那就不可能站定在地上么,还跑啥哩跑?” 现在已经不一样了,乡间公路从十五里开外的谷庄驿修到了村前,从村西头刘拐子家院墙外面逶逶迤迤往北去了。由于当地政府的引导,农民开始种植收益很高的苹果,并且有了外销通道,从来没吃饱肚子的庄稼人终于不再挨饿,庄稼人现在面临的事实上是营养过剩的问题,由于本地有吃猪油的习惯,中风的人直线上升,还有的干脆就得了城里人得的糖尿病!金家凹全村六百三十四口人,就有七个拄树棍挪着走路的人,比例也实在是高了一点儿。要是再算上不可救治当时就死去了的人,比例还要高一些。谷庄驿乡政府有一年专门发了一个文件:《关于在全乡人民中间宣传不吃猪油的决定》。现在政府文件对农民已经不具备绝对的约束力,况且以前很少见到荤腥的庄稼人无法抵御大肉和猪油的诱惑,所以情况没有什么改变。谷庄驿村中央大槐树下面卖猪肉的摊档照样成天围拢着从附近村庄赶来买肉的人,每天竟然能够消耗两个整猪!有的精明人开始把肉拉到偏远的村庄去卖了,而且也卖得相当不错。 金超在对纪小佩讲着这些事情的时候,从长途汽车右侧玻璃窗已经可以看到散散漫漫在一片向阳坡地上的金家凹村。 “你看你看,那就是我的故乡!”金超手指着金家凹村大声说。 纪小佩怪难为情地看了看车上的人,就像金超说了一句不得体的话一样。车上坐的大部分是农民,即使穿工装的也是一些刚刚当上煤矿工人的农民,这些人有一种朴素的情怀,不会挑剔什么人,他们也没在意金超咬着京腔说的那句话。他们看着小佩,喜爱地笑,为这么漂亮的一个北京姑娘来到“哦们这里”感到高兴。他们也给她指指点点,说西面那片莽莽苍苍的大森林一到秋天就变成金黄的了,所以这里叫金家凹———其实完全不对,这里是因为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家都姓金才叫金家凹的。 金家凹轰动了! 金超和纪小佩刚一进村子,乡亲们就从各个窑院里跑出来了,惊呼着金超的名字,站定在他们面前,看纪小佩。垴畔上下,娃娃们、后生女子们都嚷嚷着:“金超带婆姨回来哩!”有两个胆大一些的女娃娃,接住小佩伸过来的手,一直让她领着,脸上充满了自豪,把纪小佩作为一个值得她们骄傲的人。纪小佩身前身后都是人,说着一些她听不懂的话。当年在北京火车站,金超说的就是这样的话。 金超已经把心爱的小佩完全忘了,和儿时的伙伴捅着拳头问候,蹦跳上一个塄坎,大声叫着后生或女子的名字;被叫的人很为他记得他们感到荣耀,答应的声音出奇的大,为的是让旁人听到。 早有人把消息飞报给金超的父亲金喜财老汉和他的母亲了。 金超的妹妹金秀先跑了来。这是一个脸色红润的胖女子,她高叫一声“哥!”然后就忸怩地站在原地不动了———她看到了纪小佩。 “这是你嫂。”金超说。 金秀脸红红的,叫道:“嫂!”然后就来拉扯纪小佩手里的提包。 纪小佩非常喜欢这个突然而至的妹妹,拉住她的手,一边说着话一边往前走。当金超、小佩和金秀在人们的簇拥下来到家门前时,两位穿戴得齐齐整整的老人已经站在门口,眼巴巴望着,并且在埋怨儿子为什么不事先打一封信过来。 现在他们见到了儿子,见到了漂亮的儿媳妇,不知怎的,竟有些不好意思:父亲装得很严肃,严肃得甚至有些过头了;母亲的目光不是落在儿子或儿媳的脸上,有时还朝他们身后跳一下。跟随着的人这时候一下子安静下来了。 纪小佩垂下长长的睫毛,第一次叫道:“爸,妈。” 爸、妈赶紧往里让他们。窄窄的院门里面却有一个硕大的院子,三孔匝了青石窑面的窑洞赫然出现在眼前,窑窗上贴了金秀和母亲剪的窗花。院子里一棵梨树郁郁葱葱,叶片正在变得沉重起来。树底下,一只蓬蓬绒绒的大黄狗扬着脸朝金超和小佩叫了两声。父亲喝道:“虎!”虎就不叫了,来到父亲脚下,偎着,蹭着,像磨人的孩子一样呢呢喃喃。 “这是虎子?”金超惊喜地问。 父亲表情轻松了,说:“噢嘛!” “它长这么大?”金超蹲下身子,捧住虎的脸,对小佩说:“我上大学那年,它就像小猫一样,我还把它揣在怀里呢。” 母亲说:“你想都几年了?它咋不长呢?” 是啊是啊,已经整整五年了啊,金超五年没回家了啊! 窑里满满当当的全是人,都是来看新媳妇的。金家凹村正在流传着一种说法,说是金超把中央电视台最漂亮的女播音员娶回来了,而且即使了面也还是深信不疑,说女播音员比在电视上还漂亮。 金超哑然失笑,一再辩解说小佩不是女播音员。 乡亲们就感叹:“天光光!世上咋会有这样像的人?!” 金秀不离纪小佩左右,一会儿给她抓一把花生大枣,一会儿偏过头问她累不累?要不要喝水……纪小佩按住她的手,表示她不需要这样照顾。她和金秀已经完全熟悉了,好得就像是亲姐妹。别人乱哄哄的时候,她们两个人压低了声音,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金秀笑得几乎倒在炕上。 村长金秋明亲自到金喜财老汉家来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金家凹头号人物现在显得灰头土脸,完全不是金超在家里时的那种样子,不知道是金超在变还是金秋明在变。 金秋明见到金超就像见到乡长那样恭顺,说着奉承话。 金超看着这个曾经天神一样影响和决定他家命运的人,态度有些冷漠,说话没油没盐。 金喜财老两口忙不迭伺候在金秋明左右,为他点烟倒水,脸上堆满恭顺的表情。 村长只坐一会儿就走了,金超尾随在父母亲身后送他出来。 金超已经调整好了自己的姿态,变得很客气,请村长多关照。 金秋明满脸堆着笑意说:“金超你放心。”并且毫无必要地握住金超的手,说:“咋你们回喀!” 他们回到窑里的时候,欢笑又开始了,纪小佩滚在那些婆姨女子们中间。 纪小佩的心情非常好。她完全被这里浓浓的乡情打动了,她也深深地爱上了不言不语的两位老人。她大大方方地和人说话,给人讲述他们想知道的事情。她也在观察金超。在这块土地上,金超流露出的纯真本性让她的心充满了惬意和爱的感觉,她好像重新发现了那个已经成为丈夫的人的内在价值……她暗暗地下决心:一定要好好待他,他值得她好好待他。 当她的思绪在某个空档往前回溯的时候,她想到了她在金超的笔记本里夹的三百元钱,他们在颐和园后山一个僻静地方的第一次亲吻,不久前他们在新房里“一起”犯的错误……她觉得这都是她生命的期望,是她在出生前就命定要发生的事情。 说笑间,金超突然问:“哎?我怎么一直没见金耀呀?” 说笑声马上停止了,一下子静得厉害。乡亲们说天不早了,该回去了,纷纷从炕上下地,找各自的鞋,然后就脚步纷乱地走了。 站在小院里,纪小佩看到太阳正隐没到群山之中,西面的半个天空,显出一种藕荷的色泽。虎跑过来蹭她的腿,讨好她。 她知道乡亲们是因为金超那句问话走的,这里面显然有一些原因。她无心关照虎的情绪,也随后回到窑里来了。 “日他妈金耀这娃是活撂了。”金喜财很激动,忘了跟在身后的刚刚见面的儿媳妇,对金超说。母亲用唉声叹气加强着老汉那句话的真实性。他们又在刚才各自的位置坐下来。 金喜财老汉在烟荷包里挖烟,这时他才看见纪小佩,短暂地想了一下,他刚才的骂人话有些不妥。他决定不再用那样的口气说话。 “这娃是活撂了。不务正业呀!先是说去当煤矿工人,他下不了那个苦,就离了队伍,又不回来,在矿上胡逛。矿上啥人没有?咋能不学坏?吃喝嫖赌,狗日……撂了撂了。” 金喜财老汉摆着手,面部扭曲,像是忍受很大精神痛苦似的不愿再说下去。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金超语气很严厉。他很不满意父亲当着小佩的面说弟弟“吃喝嫖赌”,即使有那样的事也不应当说。这不光彩。 母亲胆怯地看了看已经成为大人物的儿子,替父亲回答说:“乡上来人把他抓去了。两天了。” “为什么事?”金超从炕上跳下来站到地上,声音很大地直冲着父亲问。 小佩试图拉他重新坐下来,他甩脱了她的手。 “告诉我,怎么回事?”现在,金超身上已经有了当家人的色彩。 两位惊恐而内疚的老人相互补充着总算把事情对儿子说清楚了: 金耀在崔家沟煤矿逛了一年半之后,有一天突然回到家里来了,说是哪儿也不去了,要在承包土地上种药材。但是他一次也没到地里去,总是心神不定地在窑里蹴着。原来他是把乡卫生院给撬了,偷了电视机、显微镜、投影仪和七百四十三元现金,连夜用卫生院的自行车驮到崔家沟煤矿销赃。电视机卖了三百元;显微镜比电视机值钱得多,但一般人用不上,只卖了二十五元,买主说是“拿回家给娃耍喀”;谁都不知道投影仪是做什么用的,也就没卖出去,金耀把它扔在一座石桥下面了。 崔家沟煤矿人虽然很多,但金耀在那里已经晃荡了一年半,所以能指认他的人不在少数,案子很快就破了。听说谷庄驿乡政府马上就要把他送到县公安局──当地人都知道,一个人要是被送县公安局,这个人必定是完了:一定会被判刑的。如果不送县,村长金秋明对可怜的金喜财老汉说,只有一个办法:给乡领导送上一万元钱,人马上就会放回来。 金喜财争辩:“我哪里就有一万块钱?” 金秋明说:“你家金超在北京挣大钱哩嘛!你金喜财是大能人,能有这样一颗好儿哩嘛!” 金喜财老汉恨恨地说:“我一分钱不送,把狗日的枪毙了才好!” 窑里又安静下来,可以听到喘息的声音。 金喜财偷看了儿子一眼,希望他对这件事情的性质做出品评。但金超抿着薄薄的嘴唇不说话,带着一脸的愠色。母亲又要往儿子的茶杯续水,纪小佩接过来,先给不知所措的父亲面前的泥壶里续了水,然后才给金超续上。金超用一个动作做了会意的表示。眼下他对纪小佩比对自己的父母亲要客气一些。 纪小佩低声问金超:“有什么办法么?快说一说。” 金超冲父母亲怒目圆睁,就好像这话是他们问出来的,他像父亲那样叫道:“没办法!我能有什么办法?狗日的蹲大牢去吧,没三五年不得出来!” 父母亲马上长吁短叹起来。

九、收获在耕耘中 金超和纪小佩在县城找了一家干净一些的饭馆吃了饭,金超本想带纪小佩去看崤阳禅寺,纪小佩说累了,以后再去。这样,他们到商店买了些东西,就到南关汽车站坐上了返回金家凹的汽车。 在汽车上,金超由于办成了金耀的事情而兴高采烈,不断说这说那。 纪小佩对那些东西也很感兴趣,但在她心灵深处,已经不像几个小时以前那样干净了。过去几个小时里发生的事情使她心里产生一种杂乱无章、无以名状的感觉。她觉得生活出了毛病,却又说不出具体部位。她当然不能说金超解决问题的方式不对,她也是那样期望把金耀放出来的。但是……就这样把人放出来了?一个电话?她觉得生活出了常轨,这是超越经验世界之上的事情。她忽然在金超身上发现一种以前未曾了解的东西。她怔怔地看着他,不知道那东西原来就在还是新生长出来的? 她的心情沉重起来。她眼睛里没有了听自己热爱的人讲述过去事情时的那种光亮,她显然是在应付他。这一点就连金超都感觉出来了,但是他做了完全不同的解释,他认为她有理由对弟弟的事情以及他为此做的一切感觉淡漠,毕竟,她只是一个刚刚接触到这个家庭的“外来人”。他不会计较她。事实上,在内心深处他是感激她的。她已经在客观上为解决弟弟的事情帮了忙。他注意到了张柏林看纪小佩时的那种目光,甚至可以说,他正是因为正确地估计到别人会怎样看她才带她去县城办这件事情的,否则他出现在张柏林面前时就不会那样自信。当张柏林竭力表现办事能力的时候,他知道那是做给纪小佩看的。男人都有要在漂亮女人面前展示才能的弱点。金超为巧妙地利用了张柏林的这一弱点而对自己赞叹不已。 下午五点钟,他们回到金家凹家里的时候,金耀已经站在院门口了。 这是一个由于长久过不正常生活而面色灰暗的年轻人,个头高大,穿一身在当地正时髦的深蓝色煤矿工人制服,制服上有一些渍迹,很皱。在生人面前常有的羞涩之感,他是以站不直、斜肩膀、目光粗野的方式表现出来的。不知怎的,见第一面纪小佩心里对这个人就有些害怕,尽管他先叫了一声:“嫂。” 金喜财老汉到地里去干活了,还不知道金耀回来;母亲正在院子里收拾金耀从街心大槐树下面的肉摊上买来的一颗猪头,手都被热水泡白了。三个晚辈进来,这个没有文化的妇女就像见了公家人一样从矮木墩上站起来,完全没有必要地打招呼说:“回来了?” 纪小佩要帮她收拾猪头,她客气地说:“臭。”不让纪小佩动,让她歇着去。 金超说:“算了,你去歇会儿吧。” 纪小佩没有动窝。 纪小佩从直觉上不喜欢金耀,不是因为他的偷盗行为,主要是他给她的印象不好。但是刚和这个已经成为弟弟的人见过面就躲起来,又不合适,她就借口帮母亲做一些舀水倒水之类的事情,留在了人们面前。虽然这样一来反倒使得母亲手忙脚乱起来,但老人的心是暖的,这个背负着家庭全部家务重担的妇女,是很少有人伸出手帮一帮的。她一万次在心里感叹说:儿子找了多好的一个媳妇! 在院子里一丛花椒树旁边,金超教训开了金耀。虎卧在花椒树下面的土地上,懒洋洋地看着很久没有见过面的兄弟俩,觉得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把头又埋到两条前腿中间去了,只用眼睛余光留心着院子里的人和事。 金超问金耀怎么就会被扣住?这时候他的语气中更多的是关心。 金耀,这个经常用拳头说话的人,语言表达能力很差,呜哩哇啦说了半天,总算把大致意思说清楚了,那意思是:如果不偷那些东西,他就对不起全乡人民。 金超的目光逐渐变得尖锐起来,截断金耀的话头:“你这是胡说八道。” 金耀翻眼看着五年不见、突然强大起来的哥,好像在纳罕这个人为什么竟敢这样对他说话?小时候俩人打架,金耀经常把金超打哭。金耀看出来了,金超现在显然是要把事情颠倒过来,把金耀打哭。金耀当然不愿意被打哭。 金耀说:“你说谁胡说八道?” “你……你刚才的话全都是胡说八道。” 金耀咄咄逼人地盯住金超,忽然无耻地笑了,笑着在院子里转圈儿,就像一个重要人物在嘲笑一个微不足道的人:他已经不屑于再和这个哥哥说什么了。 金超说:“我就不该去县。” 金耀像是回答这句话似的,把轻蔑的笑变成了哈哈大笑。 金超气极了,也不怕被惊呆了的纪小佩听到,轻轻骂了一句:“日你妈的……” 金耀就像训练有素的狗听到命令一样,“噌”的一下在原地打一个转儿,面向了金超。这个粗野的人不做任何表示,就像黑色闪电一样扑向了金超。 金超猝不及防,仰面倒在地上,试图反抗;金耀已经骑到了他的身上。 两个这么大体积的人发生武力冲突,把纪小佩吓得几乎哭出来,把手里的铝盆一下子抛得远远的,尖声叫起来。倒是母亲很冷静,见打起来了,随手抄起一根碾棍,没容纪小佩想她要干什么,那根手腕粗细的碾棍已经呼啸着落到了金耀的肩上。纪小佩又发出一声惊叫。 与此同时金耀也倒在地上了,一抽一抽地动,没有一点儿声音。金超掀开压在身上的一条大腿,站起来,“呸呸”地吐嘴里的泥沙,拍打着衣服,看都不看躺在地上的那个人。 母亲拣起纪小佩扔掉的铝盆子,把猪头重新放在里边,平静地对纪小佩说:“我看再洗一遍就行了。”没有听到应答,她抬起头看站立在一旁的纪小佩。纪小佩的脸像炕席一样没有血色。突然,她的腿一软,瘫倒在了地上。 母亲扑过去想扶没扶住,冲着儿子惊呼:“她这是咋了?!” 金超也急了,赶忙抱起小佩,一声声叫她。她不醒,浑身软绵绵的。金超简直要哭起来,摇撼她,呼唤她。她缓缓睁开眼睛──最初全是眼白,后来才露出瞳仁。她嘴唇微微动着,表情很急切。金超把耳朵放到她嘴边,听到她在说:“让我……一个人呆一会儿……” 金超和母亲把她抱到他们住的那孔窑里。母亲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昏过去,还以为北京的大家闺秀都有这个毛病;金超意识到她突然休克与他和金耀打架有关,但他绝没想到这会给她这样大的刺激…… 三年以后,纪小佩和金超一道去街道办事处办理离婚手续的时候,纪小佩想到了在精神世界里留下深深创痕的那件事情,她对那个家庭的信念就是那个时候崩溃的,而她对于深深爱着的丈夫的信念崩溃,仅仅是几个小时以后的事情。 大地正在变得苍茫起来,太阳像汪着油儿的腌鸭蛋黄一样红艳,在几条金色小蛇的缠绕下,一跳一跳地向大山谷地沉降下去。正是播种时节,庄稼人都很惜时,直到看不清土垅了才吆上牲口回家。窄窄的发白的小路上,已经疲累了的人和畜默默地走。有人叫喝:“噢──我日他妈妈哟!”声音在岩壁间跳来跳去,像是有许多人在呼应。一群群白脖鸭在新翻过的土地上找虫子吃,不时停下来侧过脸看着从田地边走过的人,亲热地打着招呼。远山浸淫在灰白色暮霭之中,已经有了浓浓的睡意,再打上一个哈欠就要沉沉地睡过去了。 虎踞蹲在村口土坎上沉思,眼睛里有一种对生活心满意足的安详。当金喜财老汉扛着镢头出现在大杜梨树下面的时候,它就迎上去,在他的腿上蹭,一绊一绊地跟着往家走。 金耀已经从地上爬起来了,现在正坐在锅灶前烧火,窑里氤氲着浓浓的水气和炖肉的香味。金喜财已经听人说金耀放回来了,什么都没说,像以往那样先坐在炕上抽一袋烟。母亲放下菜刀,给老汉倒一碗开水,放到他面前,然后又拿起菜刀切洋芋。金喜财问金超哪去了,母亲说在哩。 金超静静地坐在纪小佩身边,看着她。窑里差不多完全黑下来了,小佩的脸显得很白。她闭着眼睛。 在这之前他曾经试图向她说明这一切很正常,农村人就是这样……她突然睁开眼睛,严厉地看着他,无力地说:“你让我一个人呆一会儿,行吗?”他只好什么都不说,就这样看着她白皙的面庞。他想握握她的手,她推开了他。 小佩没吃晚饭。 在没有小佩的另一孔窑洞里,一家四口人吃得十分热烈。刚才发生的那件事情,就像是一个人随手把挡路的石头踢到路边一样,根本就没有形成记忆。金耀挥舞着筷子说着他在煤矿的见闻,金超则吹嘘开了他在北京和中央首长一起吃饭的情形。他说:“现在有一个领导,特别赏识我,要提拔我……” 金耀说:“哥你要是有权了,把我也弄北京去咋样?” 金超瞥了金耀一眼,没说什么———他本来想说:“都去北京了咱爸咱妈咋办?”想到他离家这么远,金耀再没出息也比他尽了更多的责任,这话就没说出口。 现在金超有一种多少年来没有体会过的轻松感觉──终于可以在说话前不用想这话该不该说了。人就是这样一种东西,只有在生他养他的土地上才是自由的。上大学,在单位,甚至于在纪小佩面前,他的心永远是紧缩的,只有在这里,他才真正以本来面目说着、笑着。这是多么美好的境界啊!生活只有在这样的时候才真正是一种享受。 父母亲为两个齐刷刷的儿子感到骄傲。他们意识到金超这次回家会给他们带来尊严。以前依仗金耀的“混”谋取的东西,今后就会以金超的“能”来谋取了,而且后者比前者更有力量。谁能跑县上把被抓起来的人放回来?是我家金超!谁家的儿子能跟中央的人一搭里吃饭?我家金超嘛! 纪小佩断断续续听到的话,足以刻划出她心爱的丈夫另一副嘴脸:浅薄、虚荣、对权势畸形的渴望……人难道竟然可以以这样截然相反的两副面孔活人么?更为严重的是:这么多年来她竟然对他这方面一无所知……她觉得自己深深地陷在了一张网里。她不能肯定这张网是金超有意罗织的,但她可以肯定她是陷在这张网里的惟一猎物。 她感到毛骨悚然。 ……夜深了,他来了,他很有理由地要搂抱她,把一只手从前胸伸到她的衬衣下面,通常这是他要她的一种方式。她觉得他的手冰凉冰凉的。她惊恐地坐起来,护住自己,说:“不!不!” 她没想到他会不由分说地向她的身体压过来……

八、一棵树,随后是森林 自以为强大起来了的金超又一次感受到了自己背后的虚弱。在这块土地上,他仿佛被某种力量钉在一个位置上了,无法挣脱。 以往的岁月,历历在目地重新出现在眼前,使他感受到一种生理的痛苦:每天只能吃半个窝窝头;熟知所有吃了可以不死的野菜;饿昏在放学的路上;他和金耀半夜潜伏到大队牲口棚里,从草料底下抠摸几颗高粱玉米,拿回家交给等米下锅的母亲;突然看见可怜的妹妹躲在窑后面大杜梨树下面偷吃有毒的蓖麻籽,背上金秀没命地往公社卫生院跑;金秀吐出的带有强烈蓖麻味道的呕吐物,那张没有血色的脸;公社干部在供销社旁边的小食堂喝酒吃肉,等他们走了,他溜进去喝光了盘子里所有的菜汤,把两个掰开的馍馍揣在怀里;身后的叫骂,金秀由于虚弱颤抖的手,她抓住馍馍的时候,眼睛里闪烁着的像某种动物似的奇怪光亮;金家凹村党支部书记金秋明带一帮村干部,夜深人静的时候在大队部用柴锅炖村西头刘拐子家的大黑狗……还有,为了让金超把学上下去,弟弟金耀主动说他不再上学了,他要挣钱去呀,就是那一年,金耀走了,谁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后来隔三岔五回来一趟,他也一分钱没有挣来,人已经完全成了蓬头垢面的乞丐。他能怨这个弟弟吗?他能怨吗?还有金秀,也是为了他,只上完小学就不上了,就开始和父母亲一道在土地里刨食…… 本来,这一切都随着他离开这块土地而消失在遥远的记忆深处了,现在,却异常清晰地展现了开来,就好像这些东西从来没有消失过一样。 少年金超曾经严肃地对含辛茹苦供他上学的父亲、母亲起誓:“我要让你们过上好日子,不让我弟我妹受委屈……” 现在他才突然发现,他没有履行那个誓言。每个月往家里寄上百十块钱那不是履行誓言,他肩负着让他的亲人过上有尊严的生活的责任。从这个意义上说,他什么都没有改变。那是一个无责任的誓言。 而且,就是从自己这方面说,在北京上了大学,娶回来一个天仙一样的妻子,在赫赫有名的邱小康手底下工作……这一切只能引起人的艳羡,也同样没有改变他作为一个农民的儿子无权无势的状态。 目前要解决和处理弟弟的问题,他需要的是权势。他很清楚农村的事情,如果他在县上有人,哪怕是某个部门的一般负责人打一个电话给乡长伍俊德,都会从根本上扭转事情的方向。 他眼望着黑黢黢的窑顶,脑子里想的就是这些。 纪小佩也没睡着。 金秀真是一个懂事的孩子,晚上吃毕了饭,她就忙着刷锅洗碗,用刷锅水煳猪食喂猪,做完这一切,她又过来往金超和纪小佩住的窑洞炕洞里塞了一把柴禾,把炕烧得热乎乎的。金秀给铺得平平整整的被褥都是新的,散发着清新的气味。用金超母亲的话说,自从金超上了大学,她就准备了新的被褥,一年一年等他回来。 老人捏着儿媳的手,笑得合不拢嘴,说:“谁想他五年不回来,一回来就给我带回这么好一个闺女呢?”她说她一辈子都在盼这个闺女。这是吃过晚饭以后,老人怕小佩累,拉她到为他们准备好的这孔窑洞。金秀扶着嫂子,怕她被门槛绊倒。进到窑洞,老人执意让小佩躺下。她怎好意思躺下呢?就坐在炕上说话。 “你看这家里啊,就是这多事……”老人觉得对不住儿媳,反复说。她尽量说一些高兴的事,好让小佩不至于感到烦乱。这一切小佩都感觉出来了。她攥着老人粗糙的双手,说:“妈,别着急,我想弟不会怎样的……” “不说这了……让他们说去。” 纪小佩问金秀多大了,金秀说二十。纪小佩没问为什么没像她大哥那样考大学,因为金超曾经和她说过家里的事情,她知道弟弟妹妹为金超做了怎样的牺牲。 金秀看小佩累了,就说:“让我嫂歇着吧!”老人这才停止了唠叨,又嘱咐睡觉的时候把被子盖好,这才离开。 纪小佩听到,金超和他父亲在隔壁窑洞里说着父子间的话题。金超的嗓子不时高一下,好像还在说金耀的事情。金耀的事情使纪小佩很迷乱,偷盗当然是不好的,但是……她试图从嫂子的角度看这个问题。这个家虽然不愁吃不愁穿,但是它的贫穷仍然是可以直接感受到的。在这样一个需要不断通过劳作维持的家庭里,金耀的行为在多大程度上是该谴责的呢? 金超过来的时候蹑手蹑脚,怕惊扰了纪小佩。小佩说:“我没睡着。” 金超摸到了她,亲了她一下,亲爱地问:“在等我?” “我睡不着。” 农村气温低,虽然已是五月天气,晚间仍然很凉了,早晨甚至还能够看到冰碴。金超没有掀开他自己的被子,直接钻到小佩身边来了。小佩不说话。金超很近地看她的眼睛,发现她是睁着的。他搂住她。 “在想什么?” 小佩动了一下作为回应,但是她没说话。 金超支起身子问:“小佩,你怎么了?” 纪小佩在被窝里转过身子,几乎就在他耳边,说:“你对爸妈要好点儿。” 金超很奇怪:“我不好了吗?” “我是说,”小佩向他偎了一下,“我是说你说话不要那样凶。他们盼五年才把你盼回来,他们把你当成主心骨……” 金超欠起身子从炕头摸到香烟,回过身子的时候仅仅保持着与小佩身体上的接触。他为自己点了一支香烟,深深吸了一口。 夜如水。 小佩没有问金超是不是和父亲商量出了办法;金超也没有为小佩刚才的嘱咐为自己做一些辩解,他认为以后有的是时间辩解;他现在必须为解决弟弟的问题找到一个办法,而这个问题又不是可以和小佩商量的———他脑子里已经大致有了那个办法的轮廓。 小佩的呼吸均匀起来了。 世界包裹在浓浓的夜色之中。虎听到了什么,试图叫又觉得没有必要叫,只在喉咙里呜呜着,传达着威慑之意。山下的小河汩汩地流淌着,愈发衬出夜的静谧与安详…… 第二天早晨,金超对纪小佩说:“我要到县城去一下。” “去县城?”纪小佩有些惊讶。 “那里有我的一个中学同学,他考上省上的大学了,后来分到县委组织部工作……” 小佩明白了。 “昨天我硬是没想起这个人来,”其实昨天他想到这个人了,“我是刚才突然想起他来的……” 金超没向父母亲说这样仔细,只是说去找一个熟人。吃过饭,要走的时候,他装做突然想到似的,对小佩说:“你在家反正也没事,还不如跟我去一趟──你应当看看县城。” 小佩不假思索就答应了。 崤阳县城在东北方向,离金家凹五十华里,金超和纪小佩坐的客运汽车出现在县城西南山梁上时,已近中午。从这里可以俯瞰县城。 太阳高悬在天空,宽阔的川道蒸腾着春天特有的带着水汽的雾霭,雾霭在阳光照耀下正在消散。县城附近没有特别险峻的高山,映入眼帘的都是一些不太高的黄土丘陵,县城北面的崤阳山略显高大一些。缺少植被的黄土丘陵此时仍然光秃秃的,只是在靠近河道的地方,才可以见到绿色。沿川道西侧向南蜿蜒的河流发出悦耳的响声。让人吃惊的是,在一些回湾处的崖壁上,还悬挂着巨大的冰凌,只是线条已经不像冬天那样硬朗,变得比较柔和了。冰凌下面溶化出的水洇湿了路面,形成许多细小水流;有时还可以看到巨大的冰凌从崖壁上坠落到河水里,激起很高的浪花。天是那样高,那样蓝,空气是那样新鲜,金超和纪小佩都有一种身心被沐浴了的感觉,就连眼前那件棘手的事情,也仿佛远离了他们。金超兴奋地指着崤阳山上的寺庙,介绍说那是著名的崤阳禅寺,始建于唐代,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他介绍说,崤阳禅寺背倚崤阳山,上载危岩,下临深谷,楼阁悬空,结构奇巧,寺内有“九窟十八洞”,洞窟里面曲廊相连,虚实相望,独具匠心,内绘藻井图案及佛教艺术壁画,塑立各种佛尊神像,正殿里还有一尊清代高僧的坐化肉身……纪小佩听得入了迷,嚷叫着说要到那里看看。 金超驻足而立,看着向县城延伸过去的大路,心情很不平静。五年前,他就是顺着这条路走向北京,结束他家世世代代农民的历史的。人生从一种状态走向了另一种状态,世界突然向他打开了……和五年前相比,他现在是那样自信,一种类似于成就感的那种东西鼓荡着他,就好像他过去什么也不是而现在已经是什么了一样。 是的是的,现在他已经成熟了,从某种意义上说,现在的金超已经不是那个胆怯地看世界的金超了。他有充足的理由为自己骄傲,为不断吸引人们目光的漂亮的妻子骄傲。 崤阳县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贯穿县城的马路原来是用本县特有的青石条子插成的,现在被铺上了柏油,平整如镜;原先散落在街道两旁的低矮房屋,现在变成了一家挨一家的商店,商品显然比过去丰富多了,在北京买到的东西在这里几乎都可以买到。硕大的“××酒楼”字样格外引人注目。街上人很多,从衣着上看,显然是比以前富裕了。尽管言谈举止还脱不了小地方人的俗气与不讲究,也已经同五年前大不一样了,金超甚至听到很多年轻人说话的时候捣的是“京腔”,而这在以前是要遭骂的。 离开商业街,拐进窄窄的街巷,县城则是另一种永恒不变的姿态,它就像是一个对什么都很满意的庄稼人一样,坐在暖洋洋的阳光下享受着满足与幸福。就连这一段河流也是那样沉静,仍旧一往情深地偎着这座存在几百年了的县城,仿佛还在喃喃低语着几百年来一直在诉说着的话题。猪和狗照旧带着人一样的表情和尊严漫步在街头,不时互相交谈几句。看样子它们对这个世界印象不坏。 原来的县委大院是一片青灰色的瓦房,有很多树木,前院还有一个篮球场,现在被一座没有什么特色的大楼取代了,原来做篮球场的地方,成了停车场,停着很多小汽车。 在县委组织部,没怎么费力就找到了张柏林,这个人的门楣上挂着“办公室”的标牌。金超敲门进去时,张柏林正在低头看文件。那文件显然很重要,以至于他明明说了“请进”、明明知道人进来了,还不抬起头来。 金超已经认出他了──这个人脸颊消瘦,面色粉红,长着稀疏的、几近于红色的头发,很容易让人记住。纪小佩也马上记住了他。 金超问:“是张柏林吧?” 张柏林愤怒地抬起头,想看一看是谁敢于这样直呼其名。他没看到金超,先看到了纪小佩,并且马上被她的美丽端庄惊呆了。 “你是……” 金超说:“你不认识我了么?” 张柏林把目光转向金超,草率判断了一下,说:“不认识。” “我是金超呀!”金超提高嗓音说,“你忘了在县中……你我是同学了么!” 金超和张柏林在同一个年级,但不在一个班。 “哦哦哦,”张柏林站起来一边摞文件一边惊喜地说,走到写字台前面来。“你不是考到北京去了么?请坐请坐。”他又看了纪小佩一眼。 三个人都坐下了。 “这位……” 金超笑笑,说:“我爱人──我们刚刚结婚,回来看看。” “哦……”张柏林总爱像官员一样拉长声说这个“哦”字。他再一次意识到纪小佩非常漂亮。就像所有面对漂亮女人的男人一样,这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他谈论问题和考虑问题的方式。 “怎么样,你好吗?”金超环顾办公室,“我想你就会干得不错的。” 张柏林对有机会说一下自己感到高兴,长叹一声,道:“嗨,瞎忙。当个办公室主任,你不知道有多少烂淤事情……你知道吧,组织部是个红火地方,想当官的都指望我们这里,所以找你的人就不断……” 金超奉承说:“这说明你手里有权哪!” “权……”张柏林意味深长地说,但是他马上醒悟到不宜和几乎不曾相识的金超深谈这个问题,他同时也看到纪小佩并没有因为他刚才说过的话对他表现出钦佩,他拨转了话头:“说说你吧,北京是个大地方。到底是咋了?” “瞎闹。”金超对与己无关的话题不感兴趣。“到什么时候都有这种闲得没事干的人。” “你说的对。” “所以我从来不关心这些事情。” “对。国家的事情不是我们关心的事情。” 金超看了张柏林一眼,好像很奇怪他的话。接着,他不无炫耀地介绍了一下到北京上学以后的经历,尤其说到Z部,说到邱小康。 “你经常能见到邱小康?”张柏林几乎要站起来。 金超说:“他是我的顶头上司。” 张柏林再不拿腔拿势了,浑身都表现出谦恭,就像见到县长一样。 金超又说到他的婚事,说到纪小佩:“人家可是有本事,马上就要出版一本历史研究专著了。”纪小佩的脸红了。 “天光光!”张柏林惊呼,“比起你们来,我才是活了个啥么?这小地方把人能害死……”他开始抱怨这个地方。 金超不想让张柏林把自己说到一钱不值,到了这个程度,他可能就有理由不帮忙了。金超适时拦住他的话头,又给他戴了几顶高帽子。张柏林果然又找到了自以为是的感觉。 “哦……”他说,“县上的工作吧,其实是有它的特殊性儿的,你比方……”张柏林用县长的口气谈了十几分钟“县上的工作”。小佩有些坐不住了,金超用眼色暗示她再坐一会儿。好在张柏林这时接了一个电话,接完电话他已经记不得说到哪里了,就转了话题。 “我还没问,你们找我该是有什么事情吧?” 金超说:“还真是有一点儿事情。” 他说了弟弟金耀的事,张柏林的脸变得严峻起来。 “这事还要你给说个话,我想你要是和谷庄驿乡政府说个话,他们是不敢不听的。” “你想咋?” “我……” “我是问你想咋处理这事?” “我当然是希望把我弟放回来……” 张柏林考虑了一会儿,果断一挥手,说:“行!”说完就起身拨了一个电话。 “嘿嘿嘿,”张柏林先冲电话冷笑,“伍俊德乡长,咋?连老同学也听不出来了?当然是我!算了吧,你可是说过要在‘上九天’请我吃鳖宴的。我等你多长时间了?你说我等你多长时间了?哦嘛!咱县上不算个啥……哼哼哼,我知道你想来县上。我知道。那我可就得看你表现了。别别别,我不爱吃那玩艺儿。别。真的。你想啊,到时候我能不替你说话吗?你放心。你放一百个心。我知道。哎,你那儿是不是抓了一个人?叫啥?” 张柏林捂住话筒问金超:“你弟叫啥?” “叫金耀。” “叫金耀,说是偷了什么东西。你打算咋办?我怎么说?那是你手里的事情。行。我看这样行。退赃还是要退赃的,咱不能坏了原则。行,反正你看着办吧。你什么时候来?来吧,别让一个鳖宴把你吓得连县城也不敢来了。你出不起没关系,我组织部再穷,一碗饭钱还是掏得出来的。行,就这样。我知道你办事干脆。” 放下电话,张柏林用双手搓了搓窄窄的脸,说:“行了,放人。” 金超张嘴要表示感谢,张柏林挥挥手没让他说。 送金超、纪小佩走的时候,张柏林攀住金超的肩头让他落后一步,悄声说:“你是干大事业的,我到北京一定去看你。” “你来,真的,我等你,柏林。”金超真诚地说。 “哎,”张柏林从后面看着纪小佩好看的身段,耳语道:“我去北京,你能不能带我见一下邱小康?” 金超不知道他为什么提出这个要求,但是他果断地表示没有问题:“柏林,这事好办。” 张柏林握住金超的手,说:“我今儿特别高兴。” 张柏林一直送到楼梯口。

本文由澳门皇家赌场网址-澳门皇家赌场最新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金超对纪小佩说,金超手指着金家凹村大声说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