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皇家赌场网址-澳门皇家赌场最新网站『欢迎您』 > 文学资讯 > 武林各路英豪分别张开劫宝行动,萧半和、袁杨

原标题:武林各路英豪分别张开劫宝行动,萧半和、袁杨

浏览次数:177 时间:2019-10-17

鸳鸯双刀联手,一使开「夫妻刀法」,果真是威不可当,两人并肩打到哪里,哪里便有侍卫或是镖师受伤,六十路刀法没使得一半,来袭的敌人已纷纷夺门而逃。只是这路刀法却有一桩特异之处,伤人甚易,杀人却是极难,敌人身上中刀的所在全非要害,想是当年创制这路刀法的夫妻双侠心地仁善,不愿伤人性命,因此每一招极厉害的刀法之中,都为敌人留下了馀地。打到後来,敌人中只剩下卓天雄一个兀自顽抗。袁冠男和萧中慧双刀倏至,一攻左肩,一削右腿。卓天雄从腰里抽出钢鞭一架,铮的一声,将萧中慧的短刃鸳鸯刀刀头打落。夫妻刀法那一招「喜结丝萝在乔木」何等神妙,袁冠男长刀幌处,嗤的一声,卓天雄小腿中刀,深及胫骨,鲜血常流。卓天雄小腿受伤不轻,不敢恋战,向萧中慧挥掌拍出,待她斜身闪避,双足一登,已闪入天井,跟著窜高上了屋顶。本来袁萧二人双刀合璧,使一招「英雄无双风流婿」,便能将卓天雄截住,但萧中慧刀头既折,这一招便用不上了。萧半和见满厅之中打得落花流水,幸好己方各人只有七八个人受伤,无人丧命,当下大声道∶「各位好朋友,官兵虽然暂退,少时定当重来,这地方是不能安身的了。咱们急速退向中条山,再定後计。」众人轰然称是。当下萧半和率领家人,收拾了细软,在府中放起火来。乘著火焰冲天,城中乱成一片,众人冲出东门,迳往中条山而去。在一个大山洞前的乱石冈上,萧半和、袁杨二夫人、袁冠男、萧中慧、林玉龙夫妇,二十来个家人弟子,三百馀位宾客朋友团团围著几堆火。火堆上烤著獐子、黄,香气送入了每个人的鼻管。萧半和咳嗽一声,伸手一摸?子,这是他十多年来的惯例,每次有什麽要紧话说,总是先摸?子。可是这一次却摸了个空,他下巴光秃秃地了,一根?子也没有了。他微微一笑,说道∶「承江湖上朋友们瞧得起,我萧义在武林中还算是一号人物。可是有谁知道,我萧义是个太监。」众人耸然一惊,「我萧义是个太监」这句话传入耳中,人人都道是听错了,但见萧半和脸色郑重,绝非玩笑。袁杨二夫人相互望了一眼,低下头去。萧半和道∶「不错,我萧义是个太监。我在十六岁上便净了身子,进宫服侍皇帝,为的是要刺死满清皇帝,给先父报仇。我父亲平生跟满清鞑子势不两立,终於惨被害死。我父亲的七个结义兄弟歃血为盟,誓死要给先父报仇,但满清势大,我这七位伯父叔父无一能得善终,不是在格斗中被清宫的侍卫杀死,便是被捕到了凌迟处死,这一场冤仇越结越深。我细细思量,要练到父亲和这七位伯叔一样的武功,便是竭一生之力也未必能够做到,便算练成了,也未必能报得了血海深仇,於是我甘心净身,去做一个低三下四、为人人瞧不起的太监。」众人听到这里,想起他得苦心孤诣,无不钦佩。萧半和接著道∶「可是禁宫之中,警卫何等森严,实非我初时所能想像。别说走进皇帝跟前,便是想见皇帝一面,那也是著实不容易。在十多年之中,虽然每日每夜我在等待机会,始终下不了手。十六年前的一天晚上,我听得宫中的两名侍卫谈起,皇帝得知世上有一对『鸳鸯刀』,得知者可无敌於天下,这对刀分在一位姓袁的和一位姓杨的英雄手中。於是皇帝将袁杨两人全家捕来,勒逼二人交出宝刀,两位大英雄不屈而死,两位英雄的夫人却被逮入了天牢。」他说到这里,袁杨二夫人珠泪滚滚而下,突然间相抱大哭。袁冠男和萧中慧对望了一眼,心中又悲又喜。只听得萧半和说道∶「当时我心中细一琢磨,替死人报仇,实不如救活人要紧,於是混进天牢,杀了几名狱卒,将二位夫人救出牢来。狱官以二位夫人是女流之辈,本来看守不紧,又万万料不到一个太监居然会去相救钦犯,因此给我一举得手。只是敌人势大,仓皇奔逃之时,袁夫人的公子终於在途中失落。这件事我生平耿耿於怀,想不到袁公子已长大成人,并且学得一身高强武艺,当真是天大的喜事。至於中慧呢,你今年十八岁啦,我初见到你时,还只两岁。你爹爹姓杨,乃是名震当世的三湘大侠杨伯冲杨大侠。」袁冠男和萧中慧分别抱著自己母亲,想起复仇时不胜悲愤,想起萧半和的义薄云天,又是感激无已。萧半和又道∶「我们逃出北京,皇帝自是侦骑四出,严加搜捕。为了瞒过清廷的耳目,我老萧留起了胡子,又委屈袁杨两位夫人做了我的夫人。好在老萧是个太监,这一时权宜之计,也不致辱了袁杨两位大侠的英名。」袁冠男和萧中慧相视一笑,心道∶「谁说咱俩是亲兄妹啊?」萧半和一拍大腿,道∶「老萧是太监,羡慕大明三宝太监郑和远征异域,宣扬我中华的德威,因此上将名字改为『半和』,意思说盼望有郑和的一半英雄,嘿嘿,那是老萧的痴心妄想。这些年来,倒也太平无事,那知鸳鸯刀出世,老萧一心要夺回宝刀,以慰袁杨两位英雄之灵,没再小心掩饰行藏,终於给清廷识破了真相。事到如今,那也没有什麽了。只是鸳鸯刀只剩下一柄鸯刀,慧儿那柄短刃鸯刀,自然是假的,否则怎能折断?定是给卓天雄这奸贼调了去,只可惜咱们没能截住他。」这时烤獐子的香气愈来愈浓了,任飞燕取出刀子,一块一块的割切。林玉龙忽地向杨中慧大声道∶「我说的不错麽?你说你爹爹妈妈从不吵架,我说不吵架的夫妻便不是真夫妻,定然有些儿邪门,你林大哥可不是料事如神,言之有理?」任飞燕刀尖带著一块獐肉,一刀送进了他的口中,喝道∶「吃獐子肉,胡说八道什麽?」林玉龙待要反驳,却满口是肉,说不出话来。众人正觉好笑,忽听得林外守望的一个弟子喝道∶「是谁?」跟著另一人喝道∶「太岳四侠!」杨中慧噗哧一笑。只见太岳四侠满身泥泞,用一根木棒抬著一苹大鱼网,鱼网中黑黝黝地一件巨物,不知是什麽东西。杨中慧笑道∶「太岳四侠,你们抬的是什麽宝贝啊!」盖一鸣得意洋洋的道∶「袁公子、萧姑娘,咱兄弟四个到那污泥河中去捉碧血金蝉,想给两位送一分大礼。那之金蝉还没抓到,一个人闯将过来,这人腿上受了伤,口中哼哼唧唧,行路一跛一拐。太岳四侠一瞧,嘿,这不是卓天雄麽?咱们悄悄给他兜头鱼网一罩,将他老人家给拿了来啦。」众人惊喜交集。袁冠男伸手到卓天雄腰间一摸,抽出一把短刀来,精光耀眼,污泥不染,自是真正的鸯刀了。袁夫人将鸳鸯双刀拿在手中,叹道∶「满清皇帝听说这双刀之中,有一个能无敌於天下的大秘密,这果然不错,可是他便知道了这秘密,有能依著行麽?各位请看!」众人凑近看时,只见鸳刀的刀刃上刻著「仁者」,鸯刀上刻著「无敌」两字。「仁者无敌」!这便是无敌於天下的大秘密。

  萧半和伸手在椅背上一按,喀喇一响,椅背登时碎裂,笑道:「卓大人望重武林,今日却如何这等糊涂?鸳鸯刀既不在小人手中,这位姑娘更不是小人的女儿。难道练童子功混元气的人,还能生儿育女麽?」说著衣袖一拂,一股急风激射而出。卓天雄侧身避开,心道:「半点不假,这果然是童子功混元气。」

搭救英雄家眷

萧半和入宫为太监后,方知禁宫之中警卫何等森严,别说走近皇帝跟前,便想见皇帝一面,也着实不容易。在十多年之中,虽然他每日每夜都在想刺杀皇帝,始终找不到一个机会。一天晚上,萧半和听得宫中的两名侍卫谈起,皇帝得知世上有一对“鸳鸯宝刀”,得之者可无敌于天下,这对刀分别在一位姓袁和一位姓杨的英雄手中。于是皇帝将袁杨两人全家捕来,勒逼两人交出宝刀。其中姓杨的英雄,乃名震当世的三湘大侠杨伯冲。两位大英雄不屈而死,两位英雄的夫人却给逮进了天牢。萧半和心中细一琢磨,为死人报仇,实不如救活人要紧,于是混进天牢,杀了几名狱卒,将两位夫人救出牢来。当时袁大侠的儿子冠南三岁,杨大侠的女儿中慧只两岁。敌人势大,萧半和仓皇奔逃之时,袁公子竟在途中失落了。为了瞒过清廷耳目,萧半和装上了一大丛大胡子,又委屈袁杨两位夫人做了他夫人。好在他是个太监,这一时权宜之计,也不致辱没了袁杨两位大侠的英名。

  ,便能将卓天雄截住,但萧中慧刀头既折,这一招便用不上了。

寻回鸳鸯刀

袁、杨两位大侠被捕遇害后,鸳鸯刀下落不明。十六年之后,川陕总督刘于义终于查获了这一武林至宝,请威信镖局总镖头周威信护送上京,面呈皇上。皇上派大内侍卫、周威信的师叔卓天雄专程接应。隐居多年的晋阳大侠萧半和得讯,决心要夺回宝刀,以慰袁杨两位英雄之灵,撒下英雄贴,拜托秦晋冀鲁四省好汉,务须将这对宝刀劫夺下来。“太岳四侠”逍遥子兄弟、“夫妻刀”传人林玉龙夫妇等武林人物闻风而动。杨大侠的女儿中慧瞒着养父萧半和和母亲杨夫人,加入了劫宝行列。袁大侠的儿子冠南已经长大成人,一路尾随周威信的镖队而来。

武林各路英雄各自展开劫宝行动,押送鸳鸯刀的威信镖局镖队险情迭出。大内高手卓天雄暗中保护镖队,袁冠南、萧中慧等人迟迟不能得手。两位少侠之后在劫宝行动中暗生情愫,又得到“夫妻刀法”的真传,联手险胜卓天雄,夺得鸳鸯刀。三月初十萧半和五十寿诞,袁冠南与袁夫人母子相认,袁冠南和萧中慧喜结连理,卓天雄被“太岳四侠”用鱼网所擒,失落了十六年的鸳鸯刀完璧归赵。

鸳鸯刀完璧归赵,萧半和将自己身世和鸳鸯刀的渊源原委和盘托出,鸳鸯双刀上一柄刻着仁者,一柄上刻着无敌,原来,“仁者无敌”!这便是鸳鸯刀无敌于天下的大秘密。

以上内容来自百度百科

  萧中慧初时听说袁冠男是自己同胞兄长,已是心如刀绞,这时见父亲为了相救自己,更咬定了不肯认是父女,忍不住叫道:「爹爹!」

2主要义举

  卓天雄白眼一翻,笑道:「那无价之宝嘛,便是令爱千金,有价之宝却是那柄长刃的鸳刀。兄弟跟萧大侠无冤无仇,只求能在皇上御前交得了差,保全了这许多兄弟们的身家性命,还盼萧大侠高抬贵手,救一救兄弟。」说著拱了拱手。他的话说得似乎低声下气,但神色之间却极是倨傲。

书中描述

盖一鸣道:“今年三月初十,是晋阳大侠萧半和的五十诞辰……”那少女听到萧半和的名字,微微一怔,道:“你们识得萧老英雄么?”盖一鸣道:“我们不识萧老英雄,只是素来仰慕他老人家的英名,算得上是神交已久,要乘他五十诞辰前去拜寿。说来惭愧,我们四兄弟少了一份贺礼,上不得门,因此……便……所……以……这个……”那少女笑道:“原来你们要抢我坐骑去送礼。嗯,这个容易。”说着从头上拔下一枚金钗,说道:“这只金钗给了你们,钗上这颗明珠很值钱,你们拿去作为贺礼,萧老英雄一定喜欢。”说着一提马缰,那骏马四蹄翻飞,远远去了。

原来这少女姓萧名中慧,她爹爹便是晋阳大侠萧半和。

萧半和威名远震,与江湖上各路好汉广通声气,上月间得到讯息,武林中失落有年的一对鸳鸯刀重现江湖,竟为川陕总督刘于义所得。这对刀和萧半和大有渊源,他非夺到手中不可,心下计议,料想刘于义定会将宝刀送往京师,呈献皇帝,与其到西安府重兵驻守之地抢夺,不如拦路截劫。岂知那刘于义狡猾多智,一得到宝刀,便大布疑阵,假差官、假贡队,派了一次又一次,使得觊觎这对宝刀的江湖豪士接连上当,反而折了不少人手。萧半和想起自己五十生辰将届,于是撒下英雄帖,广邀秦晋冀鲁四省好汉来喝一杯寿酒,但有些英雄帖中却另有附言,嘱托各人竭尽全力,务须将这对宝刀劫夺下来。当然,若不是他熟知其人的血性朋友,请帖中自无附言,否则风声泄漏,打草惊蛇,别说宝刀抢不到,只怕还累了好朋友们的性命。

萧中慧一听父亲说起这对宝刀,当即跃跃欲试。萧半和派出徒儿四处撒英雄帖,她便也要去,萧半和派人在陕西道上埋伏,她更加要去。但萧半和总是摇头说道:“不成!”她求得急了,萧半和便道:“你问你大妈去,问你妈妈去。”萧半和有两位夫人,大夫人姓袁,二夫人姓杨。中慧是杨夫人所生,可是袁夫人对她十分疼爱,和自己亲生的女儿一般无异。杨夫人说不能去,中慧还可撒娇,还可整天说非去不可,但袁夫人一说不能去,中慧便不敢辩驳。这位袁夫人对她很是慈和,但神色间自有一股威严,她从小便不敢对大妈的话有半点违拗。

三月初十,这一天是晋阳大侠萧半和的五十寿诞。

萧府中贺客盈门,群英济济。萧半和长袍马褂,在大厅上接待来贺的各路英雄,白道上的侠士、黑道上的豪客、前辈名宿、少年新进……还有许多和萧半和本不相识、却是慕名来致景仰之意的生客。

袁杨二夫人心急着要瞧瞧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位人物,居然能令女儿如此神魂颠倒,相互一颔首,一同走到大厅的屏风背后,只听得一人结结巴巴的道:“小人名叫盖一鸣,外号人称八步赶蟾、赛专诸、踏雪无痕、独脚水上飞、双刺盖七省,今日特地和三个兄弟来向萧老英雄拜寿。”二位夫人悄悄一张,见那人是个形容委琐的瘦子,身旁还坐着三个古里古怪的人物。萧半和抚须笑道:“太岳四侠大驾光临,还赠老夫金钗厚礼,真是何以克当。”盖一鸣道:“好说,好说!”袁杨二夫人满心疑惑,难道女儿看中了的,竟是这个矮子?两位夫人见多识广,知道人不可以貌相,那人的外号说来甚是响亮,想来武艺必是好的,既然称得上一个“侠”字,人品也必是好的。

鼓乐声中,门外又进来三人,齐向萧半和行下礼去。一个英俊书生朗声说道:“晚辈林玉龙、任飞燕、袁冠南,恭祝萧老前辈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薄礼一件,请老前辈笑纳。”

说着呈上一只开了盖的长盒。萧半和谢了,接过一看,不由得呆了,三个字脱口而出:“鸳鸯刀!”

冠南和中慧用心记忆,但要他们这时专心致志,实是大不容易。因为萧半和问明了得刀经过之后,跟两位夫人一商量,当下将女儿许配给了袁冠南,言明今晚喜上加喜,就在寿诞之中,给两人订亲。两个人心花怒放,若不是知道这一路刀法威力无穷,也真的无心在这时候学武习艺;再说,若不是武学之士不拘世俗礼法,未婚夫妻也当避嫌,不该在此日还相聚一堂。

这时客人拜寿已毕,寿星公萧半和抚着长须,笑容满面的宣布了一个喜讯:他的独生爱女萧中慧,今晚与少年侠士袁冠南订亲,请列位高朋喝一杯寿酒之后,再喝一杯喜酒。

众宾朋喝彩声中,袁冠南跪倒在红毡毯上,拜见岳父岳母。萧半和笑嘻嘻的摸出了一柄沉香扇,作为见面礼,袁冠南谢着接过了。袁夫人也笑嘻嘻的摸出了一只玉斑指,袁冠南谢着伸手接过……

卓天雄哈哈大笑,叫道:“威信,先收一把!”周威信应声而上,解下了萧中慧腰间挂着的短刃鸯刀。卓天雄道:“萧半和名满江湖,今日五十寿辰,府中高手如云。威信,你有没有胆子去取那一把长刃鸳刀?”周威信道:“弟子有师伯撑腰,便是龙潭虎穴,也敢去一闯。江湖上有言道:‘路大好跑马,树大好遮荫。’”卓天雄哼的一声,笑道:“没出息,先得把师伯拉扯上!”他生平自负,罕逢敌手,但被袁冠南和萧中慧以“夫妻刀法”联手击败后,不禁心怯气馁,此时无意间与萧中慧相遇,暗想他男女两人双刀联手固然厉害,但我既已擒住了一人,只剩下袁冠南这小子一人,就不足为惧。何况萧中慧落入自己手中,萧府上人手再多,也不怕萧半和不乖乖的将那柄长刃鸳刀交出。

那“卓天雄”三字的名刺递将进去,萧半和矍然一凛,叫道:“快请!”过不多时,只见卓天雄昂首阔步,走进厅来。萧半和抢上相迎,一瞥眼,见女儿双手反剪,一名大汉手执短刃鸯刀,抵在她的背心。

萧半和心中虽然惊疑不定,却是丝毫不动声色,脸含微笑,说道:“村夫贱辰,敢劳侍卫大人玉趾?”

卓天雄在京师中久闻萧半和的大名,但见他躯体雄伟,满腮虬髯,果然极是威武,当下伸出右手,说道:“萧大侠千秋华诞,兄弟拜贺来迟,望乞恕罪。”萧半和笑道:“好说,好说。”伸手与他相握。两人一运劲,手臂一震,均感半身酸麻。

两人之中,却以卓天雄更加惊异,他以“震天三十掌”与“呼延十八鞭”称雄武林,那“霸天三十掌”惟有“混元气”可与匹敌,适才萧半和所使的,正是“混元气”功夫。但“混元气”必须童子身方能修习,不论男女,成婚后即行消失,因其练时艰辛,散失却又极其容易,因此武林中向来极少人练。他来萧府之前,早已打听明白,知道萧半和一妻一妾,女儿也已是及笄之年,怎么还能保有这童子功的“混元气”功夫,岂非武学中的一大奇事?

卓天雄道:“萧大侠,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兄弟今日造访尊府,一来是跟萧大侠磕头拜寿,二来是想以一件无价之宝,跟萧大侠换一件有价之宝。”萧半和道:“小人愚鲁,不明卓大人言中之意。”

萧半和伸手在椅背上一按,喀喇一响,椅背登时碎裂,笑道:“卓大人望重武林,今日却如何这等胡涂?鸳鸯刀既不在小人手中,这位姑娘更不是小人的女儿。难道练童子功混元气的人,还能生儿育女么?”说着衣袖一拂,一股疾风激射而出。卓天雄侧身避开,心道:“半点不假,这果然是童子功混元气。”

卓天雄听得“莫走了反贼萧义”这句话,心念一动,立时省悟,喝道:“好啊!什么萧半和?原来你便是皇上追捕了十六年的反贼萧义。”只见大门口人影晃动,抢进来四名清宫侍卫,当先一人叫道:“卓大哥,这便是反贼萧义,还不动手么?”

.........

  众人正觉好笑,忽听得林外守望的一个弟子喝道:「是谁?」跟著另一人喝道:「太岳四侠!」杨中慧噗哧一笑。只见太岳四侠满身泥泞,用一根木棒抬著一只大鱼网,鱼网中黑黝黝地一件巨物,不知是什麽东西。杨中慧笑道:「太岳四侠,你们抬的是什麽宝贝啊!」

1姓名的由来

萧半和本名萧义,他的父亲萧老英雄萧适平生跟满清鞑子势不两立,终于惨遭杀害。萧老英雄的七个结义兄弟歃血为盟,誓死要为他报仇,但满清势大,这七位结义兄弟无一能得善终,不是在格斗中为清宫的侍卫杀死,便是给捕到了凌迟处死。这一场冤仇越结越深,萧老英雄十六岁的儿子萧义细细思量,要练到父亲和这七位伯叔一样的功夫,便竭一生之力也未必能够,便算练成了,也未必能报得了血海深仇。于是萧义甘心净了身子,进宫服侍皇帝,为的是要伺机刺死满清皇帝,为先父报仇。改名“半和”,是羡慕大明三宝太监郑和远征异域,宣扬中华德威之意。

  「刀光掩映孔雀屏,喜结丝罗在乔木……碧箫声里双鸣凤,今朝有女颜如玉……」

萧半和

萧半和是金庸武侠小说《鸳鸯刀》中的人物,清朝康熙年间到雍正年间江湖威名显赫的晋阳大侠,绝技混元气。他本名萧义,是清朝康熙年间的一个太监。十六岁上便净了身子,进宫服侍皇帝,其目的是为父萧适报仇。

  卓天雄小腿受伤不轻,不敢恋战,向萧中慧挥掌拍出,待她斜身闪避,双足一蹬,已闪入天井,跟著窜高上了屋顶。本来袁萧二人双刀合璧,使一招「英雄无双风流婿」

  这时袁冠男的书僮提著两只书篮,从内堂奔将出来,说道:「公子爷,快走!」袁冠男心念一动,从书篮中抓起一本书来,向外一扬,只见金光闪闪,飘出了数十张薄薄的金叶子。众镖师和官兵只见黄金耀眼,如何能不动心?何况那金叶子直飘到身前,各人伸手便抓。袁冠男扬动破书,不住手的向周威信打去,大厅上便如穿花蝴蝶一般,满空飞舞的都是金叶。周威信倒想著「鸳鸯刀」不可有失,心想:「江湖上有言道:『光棍教子,便宜莫贪。』」虽见金叶飞到,却不去抓。袁冠男一运劲,拍的一声,一本数斤重的夹金破书掷去,击中了他的面门。

  打到後来,敌人中只剩下卓天雄一个兀自顽抗。袁冠男和萧中慧双刀倏至,一攻左肩,一削右腿。卓天雄从腰里抽出钢鞭一架,铮的一声,将萧中慧的短刃鸳鸯刀刀头打落。

  原来瞬息之间,萧半和竟尔变了一副容貌,本来浓髯满腮,但手掌只这麽一抹,下巴登时光秃秃的,一根胡须也没有了,便是连根拔去,也没这等光法。

  当下萧半和率领家人,收拾了细软,在府中放起火来。乘著火焰冲天,城中乱成一片,众人冲出东门,迳往中条山而去。

  林玉龙和任飞燕教完了,让他们这对未婚夫妇自行对刀练习。两夫妇居然收了这样一对徒弟,私心大是欣慰。

  盖一鸣得意洋洋的道:「袁公子、萧姑娘,咱兄弟四个到那污泥河中去捉碧血金蝉,想给两位送一分大礼。那知金蝉还没抓到,一个人闯将过来,这人腿上受了伤,口中哼哼唧唧,行路一跛一拐。太岳四侠一瞧,嘿,这不是卓天雄麽?咱们悄悄给他兜头鱼网一罩,将他老人家给拿了来啦。」

  萧半和见满厅之中打得落花流水,幸好己方各人只有七八个人受伤,无人丧命,当下大声道:「各位好朋友,官兵虽然暂退,少时定当重来,这地方是不能安身的了。咱们急速退向中条山,再定後计。」众人轰然称是。

  当下卓天雄押著萧中慧,知会了知县衙门,与周威信等一干镖师,迳投萧府而来。

  三月初十,这一天是晋阳大侠萧半和的五十寿诞。

  萧府中贺客盈门,群英济济。萧半和长袍马褂,在大厅上接待来贺的各路英雄,白道上的侠士、黑道上的豪客、前辈名宿、少年新进……还有许多和萧半和本不认识、却是慕名来致景仰之意的生客。

  「仁者无敌」!这便是无敌於天下的大秘密。

  林玉龙悄声问妻子道:「怎麽?袁相公是萧太太的儿子?我弄得糊涂了。」任飞燕道:「袁相公不是说出来寻访母亲麽?他还托咱们帮他寻访,说他母亲每只手的小指头上都有一根枝指。这萧太太不也认了他麽?」林玉龙搔头道:「怎麽他姓袁,他爹爹又姓萧?任飞燕道:「蠢人,袁相公说他三岁时就跟他母亲失散,三岁的孩子,怎知道自己姓什麽,胡乱安个姓,不就是了。」林玉龙道:「这麽说来,萧姑娘是他妹子了。兄妹俩怎能成亲?」任飞燕道:「既是兄妹,怎麽还能成亲?你这不是废话?」林玉龙怒道:「呸!你说的才是废话。」

  在後堂,袁夫人、杨夫人、萧中慧也都喜气洋洋,穿戴一新。两位夫人在收拾外面不断送进来的各式各样寿礼。萧中慧正对著镜子簪花,突然之间,竟中的脸上满是红晕,她低声念道:「清风引佩下瑶台,明月照妆成金屋。」

  冠南和中慧用心记忆,但要他们这时专心致志,因为萧半和问明了得刀经过之後,跟两位夫人一商量,当下将女儿许配给袁冠南,言明今晚喜上加喜,就在寿诞之中,给两人订亲。两个人心花怒放,若不是知道这一路刀法威力无穷,也真的无心在这时候学武习艺;再说,若不是武学之士不拘世俗礼法,未婚夫妻也当避嫌,不该在此日还相聚一堂。

  太岳四侠一直在旁边瞧他们练刀,逍遥子和盖一鸣不断指指点点,说这一招有破绽,那一招有漏洞。林玉龙心头有气,抹了抹头上的汗水,道:「盖兄,咱夫妇以一路刀法,送给袁兄夫妻作新婚贺礼。你们太岳四侠,送什麽礼物啊?」太岳四侠一听此言,心头都是一凛,一时无话可对。要知说到送礼,实是他们最犯忌之事。

本文由澳门皇家赌场网址-澳门皇家赌场最新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武林各路英豪分别张开劫宝行动,萧半和、袁杨

关键词:

上一篇:青衣剑士还剑入鞘,吴国有这等铸剑高手

下一篇:没有了